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帝王蛊,妾本无心

帝王蛊,妾本无心

帝王蛊,妾本无心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11-10 21:21

评语:叙述紧凑,委婉动人,故事更是离奇曲折,扣人心弦,作者实力显而易见,实力推荐,很赞。

《帝王蛊,妾本无心》作者残月倾力创作,作者把主角姬澈,叶凝之间发生的故事描述的很是细腻。乱世之中,谁人都想觅一场心安,得一世白首,可三千浮华之下,已事事疮痍。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有这样一个人,她生来不死,却容颜甚陋,没有人待见她,背负着一颗不死的心,却生来就是个诅咒,凡接触到她的人,都不会有好的下场,抚得一手琴曲,却谱出一段段人世荒凉,画得一副山水,却留不住一缕墨香,本以为人生就此,然而一场不死心的争夺却令她陷入一段亡命天涯的旅程。救她的那个人,给了她一张假的但却很美的容颜,也给了她一个假的名字。当她随着他踏上那一段逃亡路,她心里就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自己除了他,就没有再可以相信的人,她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他一直都很爱惜。纷争的天下,叵测的人心,谁会踏上权力的最高处,当机关算尽,回首一望,那些已经被自己紧紧握在手里的东西,到底哪一个才是最珍贵的?是权力?地位?还是人心?一曲帝王蛊,倾尽世事沉浮,说是无心,却也有心,一日君临天下,谁人陪我看尽天涯?

精彩章节

银江两岸似有花色绽放,因船驶在江中,只见浓绿之中片片桃花色,开在银江两岸的群山上,似有花香飘来,淡淡的,和着银江水汽一并嗅到鼻子里,很提神,我忽然响起之前羽华给我摘来的那朵桃花,还有给他画的扇面,不知那被我扔下高空的扇子还能不能找到?

远处像是一幅水墨画,连绵群山中有染染雾气升起,视线朦朦胧胧,只见着一江江水岸,薇薇如灼的粉红色,闻得一缕清香,日头遥遥的挂在群山翠绿之间,放着红光,大片的红光色撒在江面上,摇摇晃晃,漾着片片磷光。

小船稳稳的驶在江中心,两岸群山在雾色里慢慢的往后退去,黄昏渐进,江中升起的雾气越发的浓郁,群山完全隐在了雾色里,红红的日头一半露在江面上,一半沉到水底下,晕着红光,在水天相接之处,天色渐渐的昏暗下去,一江**晚来风急。

姬澈的本事着实令我很佩服,黄昏的最后一缕红光消失在江尽头的时候,我原以为这大好的天气必然会有大好的夜色送别那红红的晚霞,迎来银色的新月,可惜,一阵微风带着寒意夹着群山的云雾,不多时就压满了江中夜色,飘下霏霏夜雨。

天色还未完全黑下来,半明半暗里浑浊的空气,没了那一缕清香,细雨如丝如线,黄昏的雨不知能否算得上是烟雨霏霏,我坐在船头吊着双脚,做着凌空踏步的姿势,姬澈在烟雨中撑船,阿狼则被他叫进了乌蓬里躲雨。

我不敢同阿狼同处一处,便只得撑开姬澈为我备好的油纸伞,雨滴顺着伞骨滴滴滑落,像是断了线的珍珠,紫裙被雨水打湿,在浑浊的暮色里似被染成了墨色,平静如水镜的江面在雨水落下的时候漾出细小的波纹,雨滴敲打乌蓬哗哗啦啦的直响,却并未让我觉得吵闹,一江烟雨下一只孤船,四下只得淅淅沥沥的雨声。

白色的油纸伞上画着的梅枝染了雨珠,朱砂点的梅花娇艳欲滴,像是活了过来,在粗壮的梅树枝上欢喜那雨水,我微微旋转这手中的油纸伞,转过头对姬澈笑道:“姬澈,你蒙的很准嘛,你看这雨,下的多好。”

虽然姬澈暴露在细雨里,可是却不见着一滴雨水落在他身上,雨水都在靠近他身体的时候乖巧的绕了个弯儿,本该直直落在他身上的雨滴像是在有意的避开他,很神奇。

他停下撑船的动作,一手靠在篷子上,一手拿着湿漉的竹篙,白色的头发在烟雨里依旧丝丝飘动,他笑了一声:“你好像很欢喜下雨?”

我微微抬高手中的油纸伞,笑道:“银江**两岸静,晚来风雨暮色沉,微微灼色雾迷离,一江烟雨只见卿。”我依旧带着微笑的看着他:“这暮色烟雨,云雾笼山,两岸灼红,只得我俩相看,你不觉得,很有意境?”

他撑着篷子的手抽出来摸了摸鼻子:“微微灼色雾迷离,一江烟雨只见卿……”思索了一会儿微微点头,看了看笼在雾色和烟雨里的银江两岸,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是很美的景致,很美的句子。”

得了姬澈的夸奖,我乐得不行,伞柄在手心儿里转的更加欢快,甩出去一连串的水珠儿,姬澈见我这幅模样,抿嘴笑着摇头,手中的竹篙猛地往江水里一插,精准无误的插了条三五斤的鲈鱼上来。

“别乐了,先填填肚子吧。”他弯身走进篷子里,跨过阿狼走到船头并肩和我坐在一起,我把油纸伞朝他的位置靠了靠:“来,别淋湿了!”

他又笑着摇头,“没事的,把伞收了吧,这雨,落不到你身上。”

我连连摇头,“你见过哪个下雨天不打伞的?”

我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奈:“随你吧。”

他拿了剑蹲在船头理鱼鳞,就着银江**将鱼洗干净,然后插在剑尖上,我巴巴的把他望着,指了指那条肥硕的鲈鱼:“这,这鱼就这样生吃么?”

“放心,不会让你吃生肉的。”他刮了刮我的鼻子,笑道:“你看……”

他缓缓伸出空着的右手,一层薄薄的光晕包裹着,凌空在那条鲈鱼上一抹,像是滚油锅里捡进了一滴清水,发出滋滋的声音,冒出一股白烟和鲈鱼香……

“怎样?”他将鲈鱼递到我面前,原本还生生的鲈鱼就像是被烤过了一样的金黄,我深吸了一口气,真香啊。

“你怎么做到的?”我把伞塞到他手里,抢过他手中的鲈鱼,毫不客气的就啃了起来。

姬澈往我这边挪了挪,一把伞完全遮在了我的头上,自个则暴露在了绵绵春雨里,但雨水依旧近不得他身,一叶孤舟在江水里随意的飘着,我和他坐在船头,依旧还是把双脚都吊在半空上,一边吃着鲈鱼,一边还不忘凌空踏上几步,摆摆小腿。

他就坐在我的身旁,为我撑伞,看着满江烟雨,缓缓说道:“练武之人真气分阴阳两种,当然了,也不排除一些不男不女的人练些诡异的童子功,真气不阴不阳,真气至阴之人可点水为冰,真气至阳之人,就可想我这般。”

他指了指我真啃着的鲈鱼,我顿时心领神会,头也不抬的点了点头,嘴里包了满嘴的鱼肉不清不楚的哦了一声,差点没让我呛着。

我给姬澈留了个鱼头和鱼尾巴,递给他:“你也饿了吧,尝尝自个手艺?”

他觑了一眼只剩下的鱼头鱼尾:“你吃吧,知道你很能吃的,不够的话,我再抓一条。”

“多谢款待!!”我冲他做了个鬼脸,着急忙慌的继续啃起来。

一江**,茫茫烟雨,天色完全暗了下来,下雨的夜空没有一颗星子,漆黑如墨,船似乎依旧在随水而飘,一晃一晃。

偌大一条银江,只余一条孤船,伸手难见五指的黑。

我和姬澈并肩坐在一起,闲散得很,他转过脸笑道:“叶凝,不早了,躲到蓬子里歇歇吧。”说着就要收伞。

我赶忙制止了他:“才不要呢,我还想再坐一会儿。”说着很不争气的打了个哈欠。

其实,我是怕蓬子里的阿狼,我怕它趁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一口把我吞了。

姬澈摸了摸我的头发,声音温柔的很:“好吧,随你,我陪你坐。”

雨滴敲打着伞面,滴滴答答,夜幕那样黑,什么也见不着,我从未经历过这般黑暗,紫竹苑虽然是王城里最僻静的地方,但沐沐每晚都会在苑子里各个角落都点上宫灯,因为紫竹苑里就我和她两个,有些光亮心底便踏实些,就算是和姬澈在河滩上睡的那三天,他也都点着篝火照我入眠的,若是我孤身一人置身于这般黑暗之中,一定会惶恐不安,很好,很幸运的是,这下雨夜里,船头上,有姬澈陪着我,我很心安。

船,不知会飘向何处,无尽的黑暗笼罩着,油纸伞的竹骨滴下连成串的小水珠,像是水做的珠帘子,姬澈拉了拉我的胳膊,将我的脑袋摁在他的肩头上,轻柔的声音合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响在耳畔,“叶凝,睡一会儿吧,这船,偏不了方向的。”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现代言情小说 虐恋小说 古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一般有很多的种类,这里为你提供现代短篇言情、总裁现代言情、现代都市言情、现代灵异言情等多种言情小说,总有一种你喜欢的,给您推荐最好的现代言情小说大全!

查看更多>
虐恋小说
虐恋小说

虐恋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虐恋小说大全,打造虐恋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虐恋小说免费阅读。看虐恋小说,就上北苑创意小说网。

查看更多>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

古装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古装小说大全,打造古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古装小说免费阅读。看古装小说,就上北苑创意小说网。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