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 乱世剑皇

乱世剑皇

乱世剑皇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0-26 20:11

评语:《乱世剑皇》难得看到这么好看的小说,情节构思巧妙,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非常难得的好文,值得阅读,大力推荐。

标签: 虐恋情深小说
《乱世剑皇》是由若夜W创作的武侠小说,主角是刘风,叶儿小说讲述了剑!江湖!酒!过客!他!活在人杀人的江湖,身怀绝技拔剑术,却一生坎坷。历经千难万险的磨砺,人才能成长。

精彩章节

——有缘!

天上仍然飘着雪花,但是相比昨晚,明显小了许多。不过换来的却是银装树裹,白雪皑皑,正如诗里所说:“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刘风此刻任然在山头矗立着,就像是一个雪人,一动也不动,清晨没有鸟叫,只听到些许操练的声音。声音虽小,刘风却从梦中醒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昨晚的风雪很大,偶尔压断树枝噼噼啪啪的声音一直困扰刘风,天亮了,对于刘风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

同昨日一样,人们再次走在相同的大道上,不过今日的议论话题,不在是谁最厉害,谁能获胜。而是昨晚谁又去偷吃了厨房那么多的食物。可是谁也没有抓住那个盗食者,只能吃着难也噎下的食物,发着满腹的怨恨。

“民以食为天。”这句话一点儿都不假,每个人显然都无精打采的,至于刘风嘛!昨日一夜未归,当然也是无精打采了。

生活中,有的人晚上是一个人,白天却又是另外一个人。有时候谁也搞不清楚自己是晚上的那个还是白天的那个,刘风就这这样的一个人。

“生活中,该来的人会来,该走的人会走。”

今天与昨天最大的不同就是最上面一层的三个位置是空的,没有人在上面观看,还有的不同就是,对战的人换了。

刘风并不担心自己的比武,因为他不会输,也不能输,这是昨天他总结的。“只有赢,才能更快的提高自己实力,才有机会改变自己现在的现状,才能从一个职业杀手蜕变成为一个普通人。”

段水流显然没什么精神:“对于昨晚的厨房食物被盗一事我十分抱歉。”

“不过。”从开始声音突然提高,引得众人不得不关注他。

“我相信不是在场的各位所盗,定是那个不知死活的,从今天起我们将派人日夜坚守,给为且放心修炼。”说了这些,段水流仍然觉得不满意,继续加深语气,也是带着警告的说到:

“若是让我知道这是你们中有人做的,定然让他不得好死。”

台下各人听了,不禁唏嘘,各自议论起来,不过要说议论,最厉害的莫过于刘风后面昨晚一起去抓盗贼的人了,真可谓是又吵又闹,都十分后悔自己没有坚持到最后。

段水流看见各人胡乱的吵着闹着,自己终于看不下去了,大声吼到:

“接下来是第一场比赛,刘风对战木贵。”

“喔”

一声唏嘘,众人都开始议论起来,大多都说着,上次木贵就没有打赢刘风,这次肯定输定了。刘风觉得也很是巧合,每次怎么都是第一个上啊,而起今天还是对战木贵。

也有的说到:“那可不一定,据我观察木贵对剑谱的体会早已经到纯熟,而刘风我却没看他在进步什么了。”

听着人们的议论,刘风不用去发表任何感想,木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安静的走上台去。

两人站在比武场上,寂静的气氛再次笼罩在整个空气,雪不是很大,不过地上早已结冰,光滑无比,两人站在场地上,冰块都被自己踩的很深,致使自己不易滑倒。

四周的四个大柱子上的雕画,早已被冰覆盖的差不多,只剩下模糊的轮廓。木贵并没有害怕刘风,他深知,在战场上,如果因为看到敌人就害怕,那么自己肯定会输,如果自己比对方勇敢,那么狭路相逢勇者胜。不过刘风并不是那种害怕的人,作为一个暗杀刺客,最不害怕的就是黑暗。作为一个“御剑者”,就不会怕每一个拿剑的人,如果害怕,那么他就不陪“御剑者”的称号。

木贵脚上运转力道,在足足两寸的冰上踏出几个深深的脚印,身体已经到了刘风边上,剑随身走,剑随手动。

“砰”

两柄铁剑碰撞的声音,伴随着的是火花蹦出,夹杂着雪花,火花碰撞雪花,两者早已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了。

刘风剑招更是从剑谱,到石壁上所学,剑走偏锋,刀刀克制着木贵的剑法,看似两人不分高低,实则刘风并没有出招,只是一味的抵当木贵的剑招。

“木师兄,我们何不化干戈为玉帛,这场比武也不用比了。”刘风尝试的说到,刘风实在不愿意自己让木贵难堪。

木贵并不愿意领情,恶狠狠的说到:“我木贵,今天在这场上不是站着胜,我便躺着死,谁愿意和你这个下等贱民一起。”

刘风见木贵不但不领情,还如此这般,自己也是很无奈,但出手仍然只是一味闪躲和避让。木贵见刘风没有和他对战的意思,觉得无比羞辱,跟加恶狠狠道:

“你这是侮辱我?”

刘风随即说到:“我并没有侮辱你!”

刘风也是很无奈,自己主动要求不在比武,可是他又要比,自己不愿意伤了他,他却说是什么侮辱。

木贵再次用了上次和刘风比武的哪招“震”字决,剑在冰上拖着,伴随着木贵快速移动,绕着四周柱子砰砰的摩擦,一股无形的闪电形成。刘风见状,自己上次用的是“巽”字决,这次便不用了,让他见识什么是真正的“震”字决,也好让木贵死心,不在找自己麻烦。

刘风拖着手里的铁剑,口决在心中默默念,剑身不再和木贵一般,在地上摩擦带动产生电弧,而是将宝剑向地上一插,这一插,不光穿过厚厚的冰层,直直的插在地板上。刘风此时慢慢盘坐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念着口诀。

木贵见了,心想,难道是等死,手里的电弧伴随着鞭炮般的震鸣,冰被炸出一块块的,形成一个个的坑洼。众人见了,更是大呼好功夫,包括陆清风,段水流也是感叹,江山待有人才出。

眼见木贵宝剑飞同人飞过来,刘风突然睁大眼,口诀念完,一跃而起。

“轰”

剑从地上拔出来,地板,冰块齐齐四散飞开,如炸弹爆炸一般,非同一般,宝剑更是拖着数尺的电弧。木贵见如此这般,可是自己已经飞了出去,不可能收招。

两人的剑招对在那一瞬间,竟不在是铁剑碰撞的铛声,而是那雷鸣炸裂声音。这时候的雪花被电弧和火花湮没。两人这一招对下来,木贵又一次的惨败了。这次刘风用的是相同的“震”字决,可两人体会不同,不能说木贵方法不对,毕竟阴阳剑派的弟子都是这么练的。也不能说刘风是对的,只能说刘风所学的更加高明。

陆清风,段流水,台上的人,和台下的秋山一鸣,耶律齐山以及少林,武当派弟子齐齐惊讶。

木贵此刻并没有倒下,而是用剑撑着受伤的身体,他还能战,可是他现在动不了丝毫。疲惫不堪的身躯,加上精神上的打击,早已让木贵感受到自己的软弱与不堪。

“刘根生,你给我记着,这个仇我迟早有一天会报的。”木贵虽然心里承认自己输了,输得一览无余。

刘风没有回答他,只是简单的收回自己的剑,足以表明自己的态度,自己已经赢了,赢了就是赢了,我不怕你的报复。

伴随着锣声落下,刘风获胜,成为一个合格的外门弟子!

接下来的铁青青对战余虞姬,两人都是女子,不过当两人站在比武场上时,人们不禁为铁青青担心。因为他的对手余虞姬,一个身高将近九尺,手里的剑足足五尺长,相比而下,铁青青手里的剑不过只有一尺左右,可以说两人相差甚远。

余虞姬看着她眼前相比矮小的铁青青,不禁浮现一脸的讽刺。

“你认输吧!我不想伤害你?”这是余虞姬见了对手的第一句话,哪怕对手是个男子,听了这句话,他也会忌惮三分,何况只是一个娇生惯养的铁青青。

铁青青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女子,自己也不禁为眼前的怪物而感到害怕。不过却没有认输,如果就这么认输了,她觉得很没有面子。

人也许就是那么奇怪,有的会为了这么一个不复存在的面子,拼着到死也不认输。有的人会为了它,错过不该错过的人和事。也有的人会为了它,成就不可能成就的成就。

铁青青显然就是这么一个人,她手里的短剑没有认输,而是获胜,虽然很艰苦,虽然偏体凌伤,但她很有成就。

江湖是一群人的厮杀,那么比武就是两个人的较量,不光是武技高低,更比的是勇敢。

显然秋山澪完全没有自己的体验度,这次和自己比武的人又是一个大家都知道弱的人,以至于两人连面都没照一个,对方就认输了,也至于来也没来。自己抽的签,他也找不到秋山一鸣,然后再用眼睛去瞪他了。而此时的段水流也是感到自己很无辜,可是自己又一次歪打正着的让秋山澪颜面全无。

“你们说,秋山澪是不是有内幕啊?虽然他武功高强,怎么会是不战而胜,成功的成为一个外门弟子呢?”台下的人又开始议论着秋山澪了,秋山澪此刻早已发狂,双眼通红,跳到比武台上,吼道:

“柳长青,出来,我要和你比。”

这么一吼,立刻所有人都不在讨论着秋山澪,而是向武当派弟子站的地方看去。

过了一会儿,不见柳长青,武当派弟子说到:“我师兄没心思观看你们这一群小丑比武!”

“啊啊啊”

秋山澪内心就快要崩溃了,武当派弟子更是说到:“你是看柳师兄没来,这才如此猖狂,我成安道来会你一会。”话音刚落,一个弟子一跃而上,在台上正欲和秋山澪一笔高低。

两人站在台上,杀气笼罩,雪花都不敢在他们两人身上停留,而选着绕道而行。

段水流吼道:“大家住手。今天我派挑选外门弟子,还请各位不要在此捣乱。”

段水流发话了,第二台上坐着的一个武当老道对着台上的成安道吼道:“段堂主都说了,还不下去。”成安道这才转身下去,不过心里却是十分不满。

秋山澪也没有发作的机会,丛台下走了下来,不过不是走到队列中,而是回到自己的房间,他不想再听到这些个的谣言了,他太累了。

——塞北!

比武仍然在继续着,不过在一密闭屋子里,秋山一鸣,玉虚子,空智禅师三人都面带着沉重的表情。

“大师,您说这次有人来捣乱?”秋山一鸣此刻正是一筹莫展,若是有第四个人在他们身边,就对能够看到三个人的苦瓜脸。

“阿弥陀佛”空智双手合十,手里的佛珠在手里转了转。

玉虚子紧接着问到:“这次敌人在暗,我们在明,不知道该如何才好。”随即摆了摆手,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

秋山一鸣继续说到,“如今江湖战乱不看,有人下手也是常事,我们且不慌,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心里却在暗暗想到,难道这次厨房被洗劫一空是早就安排好的。

而此时,满天黄沙,路上没有一个人在路上走,只微微看到枯黄的草。风一卷,黄沙随着风卷起来,荒草也随着风卷起来,留下的不过只是那么一快快的岩石。

“驾,驾,驾。”

数十个。

不。

准确来说是十一个人,整整十一个人,个个身材魁梧,头顶一顶牛仔帽,穿的是皮革衣服,油亮亮的反射出太阳光。马匹体膘肥壮,铁蹄的声音传出百里之外,马背上清一色挂着一柄弯刀和几个皮质水袋。马儿飞快的速度就如天上飞翔的雄鹰,就像那草原上疾驰的野狼。

“十一飞狼”

没错,他们就是塞外的十一飞浪,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传奇,个个都是精英,个个都能以一敌百。他们为了生存,促织起来,不去占山头,称王称霸,而是选择为愿意出钱的人卖命。而起每次他们都能收到自己的那份钱,因为他们在塞外,就没有失败过。这次他们收到了可观的奖赏金,所以这次行动,他们十一个人一起出动。

“大哥,我们这次去中原是吧!”一个脸上刀疤的大汉说到。

“嗯”

这时一个中年人,一张枯黄的脸,就像一颗老树一般,精神却很好,中年男子转过身,跳跃式的声音从口中传出:“中原武林卧虎藏龙,大家不要小看了他们。”

一青年说到:“我们十一兄弟一起出发还有什么害怕的,管他卧虎藏龙,我们便是那屠龙的狼。”

“哈哈哈”

众人哈哈大笑,

又一个青年说到:“大哥你别长他人志气,灭了自己威风。”

中年男人听了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话,这才说到:“走吧,大家。”

十一个人就这样驾马走着,不一会儿,几人便来到塞外的边境,黄沙虽然强悍,却还是抵挡不了人类的发展。一座巍峨的城墙就这样矗立在黄沙的边上,就像一个巨人站在那里。

假如它不倒,意味着抵抗没有停歇。假若它没踏,也意味着战争从来没有停过。

十一个人并没有立刻进城,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去,看着墙上三个大字“雁门关”。中年男子心里很忐忑,他得为手下十个兄弟着想。

“镗”

伴随着一声铁锣响,耶律齐山获胜。胜利的人,失败的人都已经渐渐的离开。人们的离开,场上的比武也渐渐落幕。

“镗”

“石霸虎获胜”

“镗”

“余成获胜”

当最后一个说完,段水流也是松了口气,见到人们走的差不多了,这无聊的比赛也差不多结束了。

紧接着,段流水说了说接下来明天的比赛。

“明日将是三大派的比试,每个派分别出站九个个人,武当对少林,少林对阴阳,阴阳对武当,以此类推。最后每个派淘汰三个人,剩下的十八人将进入剑派圣地。”

虽然没多少人听,段水流还是把流程说了一遍,在这之前,各派之间早就知道比赛流程,也真的为难段水流再说一遍。

刘风回到住处,休息是他最重要的任务,昨晚几乎一夜未眠的他,就这么进入了自己梦乡。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虐恋情深小说
虐恋情深小说
虐恋情深小说

虐恋情深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虐恋情深小说大全,打造虐恋情深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虐恋情深小说免费阅读。看虐恋情深小说,就上北苑创意小说网。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9954号-2联系QQ:268052358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