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今侠在

今侠在

今侠在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7-15 16:52

评语:立意较高,内蕴丰富,文风帅气,超级喜欢作者的构思,每个人物都被作者写的活灵活现,太棒了!

主角是顾石运,苏南的小说_《今侠在》是由作者孤独的老帅霸创作。血镇山河刀剑笑,洗月轻盈云飞绕。古道西风,一剑封喉,谁有美酒送姑娘。夜未央,天道凉,君老我独少。何为道,人间繁华是沧桑,但求无愧心不老。下面更多精彩内容期待你的阅读!

精彩章节

在云丹回来后,聂云茜已经走了。

顾石看着云丹,说道:“此次回去后,你就呆在家里,不要再跟着我出来了。”

云丹一愣,有些压抑,但她又不想低声下气,于是答应了。

离开客栈,走到城门口,苏南牵着两匹千里马在那儿等候。

顾石走过去,问道:“我交代你的事安排好了?”

“自然。”苏南摸出三千两的银票,说道:“这是聂云茜和黄龙的悬赏。”

顾石接下银票,然后上马。

苏南目送两人离去,随后她也回去了。

阴阳谷。

这个势力坐落在黑水郡,它是金沙国最大郡邑。

黑水郡在东阳和天阳,以及开阳的背面,被三郡环抱,又与北洛、雪岳相邻,同样也是临海郡邑。

不过黑水郡的环境可要比东阳恶劣,坐落在中原东北部的它,每年秋冬十分就要下雪,并且那里常有野兽闯入郡邑的村落吃人。

阴阳谷就坐落在黑水郡与雪戎接壤的大峡谷之中。

由于阴阳谷处于非常寒冷的环境中,所以其门人弟子个个皮肤皆是雪白,男女无一例外。

“终于到了!”阴朝誓看着那巨大的峡谷入口,感叹一句。

离开开阳郡也有十日左右,他终于回到自己的师门,心中还是有些激动。

他从峡谷中走进去,一路向前。

峡谷入口有许多冰块,四周的山岩峭壁上还有厚厚的一层雪。

越往峡谷深处行走,看到的古怪事物越来越多,并且这峡谷中的路竟然是由上而下,是有坡度的。

峡谷中还能感受到阳光,只是这阳光也只是能看,却感受不到,由于峡谷冷冽的环境,也就感受不到太阳照射的温和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阴朝誓终于来到一处花海,那花海中有几座别院,在这几座别院山,他就像一只蚂蚁一样。

“师兄!”花海中走出一个带着面纱的少女。

她的穿着和普通阴阳谷弟子不同,应该也是核心弟子。

阴朝誓看她一眼,有些羞愧,但又立马兴奋的说道:“朝雪师妹,好久不见。”

他出去历练一年,上次得到阴阳谷的命令,他才去开阳找顾石的,因此才对自己的师妹说好久不见。

阴朝雪过去搂着他的手臂,笑道:“师兄,听说你和薛忘联手也没有胜过七剑山的关榷,这不会是真的吧?”

阴朝誓面色冷漠下来,想要抽手摆脱阴朝雪,却被某人仅仅攥住,脱不得身。

他有些哭笑不得,心想。

肯定是那个不长眼睛的弟子回来禀报师尊他们了!

这下可好,又要被朝雪这丫头嘲笑好久。

阴朝誓也只能忍住心里的烦躁,然后不再说话,一步步的走向阴阳谷掌门所在的别院。

阴朝雪见自己师兄不愿意搭理自己,不由哭闹起来。

“师兄都不疼我了,一定是在外面有人了,这才出去一年,就找到了媳妇,不要妹子了!”

她的声音在这幽静的谷底显得格外响亮,四周的弟子都听见了,忍不住噗呲一笑。

阴朝誓嘴角一抽,心里叫苦不迭。

这个混账东西,越来越没有长幼尊卑了!

不过这丫头这一年的变化还真大,女大十八变吗?

阴朝誓感叹,在他看来,自己虽然和阴朝雪都是阴阳谷核心弟子,一个是阴天子,一个是大日圣女,但两人却亲如兄妹,除了亲情,无剩其他。

他伸手想要抚摸阴朝雪的头发。

“干嘛?”阴朝雪躲开,有些不爽。

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十三、十四的傻丫头了,她不喜欢别人摸她的头,这让她感觉自己很小。

阴朝誓有些恍惚,他没想到自己一直疼爱的师妹会躲开,他陷入回忆,随后却只能苦苦一笑。

长大了。

是啊!我们都不是从前的孩子了,如今我们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阴朝誓取出一缕发带,握在手里,说道:“还记得一年前我离开阴阳谷时,你对我说了什么吗?”

阴朝雪抢过发带,吐了吐舌头,说道:“早就忘了,师兄,你还是赶紧去见师傅吧,他老年痴呆犯了,脾气不好,恐怕要罚你。”

说完,这小姑娘就缓缓地走向另一处别院了。

阴朝誓苦笑,随后整理心情,准备面见掌门。

当他踏进主殿的那一刻,几双眼睛都落在他的身上。

“师尊!”阴朝誓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他的师傅就是阴阳谷掌门,名叫阴适山,乃是这阴阳谷武功最高的人,实力接近宗师,却迟迟突破不到宗师级别。

“这次不怪你,遇到年轻一辈最强的关榷,你的确没有胜算。”阴适山无奈的叹息一声。

他实在没想到七剑山直接派出关榷,这并非让他一人始料未及,其他一等势力也是如此。

风裳!你年轻时压着我们,现在你徒弟还压着我们的徒弟。

简直是老不要脸!

阴适山在心里痛骂,他将阴朝誓扶起来,说道:“关榷的实力你恐怕也见识到了,若不是他手下留情,你和镇星门的薛忘早成两具尸体了,你能回来,需得记人家一个人情。”

阴朝誓答应下来,在师傅面前,他显得非常的乖巧,没有任何嚣张跋扈。

只是他有一个不可说的事情,就连他师傅也不能说,因此他有些羞愧,不敢去看自己师傅。

阴适山点头,示意他退下。

阴朝誓离开主殿,准备回自己的房间看看。

但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耳朵已经红了,因为这里的温度比外面要高许多,再加上他刚从外面回来,因此他感受不到自己耳朵的热度。

“师兄,你在想谁呢?”阴朝雪突然跳出来,调皮一笑。

啊!

阴朝誓被吓了一跳,看见是师妹来了,责怪道:“师妹,不要随意揣度我的心思,我这才出去一年,你就不把我当师兄了。”

他做贼心虚,被阴朝雪猜到心思,所以才有些慌乱。

阴朝雪盯着他,仔细看着他的眼睛,最后狡黠一笑。

“师兄,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阴朝雪和自己师兄生活在一起也有十年左右了,师兄的心思瞒不住她,相处太久,一眼就能看出自己师兄心里有人了。

她有些想笑,心想。

师兄这个娘娘腔,竟然也有心上人了,不知是谁?

阴朝雪在自己师兄身上戳来戳去,似在让他快些回答。

而阴朝誓此时此刻的心情,如同滚滚江河水,难以平复。

他想起这十几日脑海里不断出现的人,仅仅是想到那人的身影,他就会心跳加速,不能自已。

如果可能,他希望自己是个姑娘。

因为他爱上了一个男人!

这恐怕是天下最荒唐的事了,是前无古人的笑话。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他的确是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当他想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会觉得心跳加速,不自觉会傻笑,等他回过神来,又会觉得失落。

阴朝誓很讨厌这种复杂的心情,他恨不得杀了心里的那个男人,但却又舍不得。

他明知道自己喜欢这个男人是没有结果的,但心里却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他很懊悔,懊悔见到这个男人,甚至懊悔出去历练,这坏了他的武道之心。

他渐渐的陷入这种感情,却没有察觉到身边的师妹正注视着他。

“果然,师兄思春了。”阴朝雪一笑,蹦蹦跳跳的走了。

她以为自己师兄心里装着的是一个姑娘,却不曾想过自己师兄就像一个绝美的姑娘。

一个绝美的人,声音且像大姑娘,又怎么会轻易喜欢上一个姑娘呢?

虽然这让阴朝雪有些吃醋,不过她也是很高兴的,因为在她眼中,她的师兄就如同兄长一样,这十年来从来没有改变过。

她不知道的是他的师兄,那个如同兄长的师兄,出去历练一次,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阴朝誓陷入纠结之中,他看着自己的影子,不停的劝诫自己。

阴朝誓,你是疯了吗!

为什么要喜欢他,难不成你是一个乖张之人?

快忘了他,快忘了他!

阴朝誓一动这些念头,就会想起心里那个少年的身影,然后又会陷入傻笑中。

疯了!

他这是疯了!

阴朝誓也觉得自己疯了,但是他就是无法自拔,这怎么能怪他,毕竟喜欢这种情感是突来产生的。

至于他为什么喜欢那个男人,他怎么会清楚?

难不成男女之间的喜欢也是有迹可循的?

他不太懂这些,但他实在想不到自己为何会喜欢那个人,索性就不想了,喜欢就喜欢吧。

就这样,他回阴阳谷的第一天结束了。

第二天清晨,阴朝誓就差点没被自己气死。

昨晚他做梦了,梦里的他变成了姑娘家。

这还不算什么,让他害臊的是,梦里的他竟然和他喜欢的那个男人成亲了。

这还不算什么,更让他面红耳赤的是,他在梦里竟然给那个男人生了三个孩子。

这他娘的是什么事?

这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吗?

阴朝誓也是这样认为的,他安慰自己这是因为白天自己想太多的原因。

所以第二天他重拾心情,去阴阳谷藏书阁查阅典籍,增长见识。

他在查阅典籍的时候,不禁回想起昨晚的那个梦,这又让他羞愧难当,最后根本一本典籍都没看进去。

而这个时候,一向神出鬼没的阴朝雪又出现了。

她看着自己的师兄,打趣道:“师兄这么在意那个人吗?为何不去见见她呢?”

阴朝誓一愣,有些激动,但下一刻他又冷静下来。

他怎么可以去见那个人呢?

或者说他见了那个人应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呢?

在他心里,喜欢一个男人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

再说,这也是他单方面的念想而已,那个男人也不是乖张之人,不可能喜欢一个男人的。

阴朝誓看着自己的师妹,似笑非笑的说道:“师妹,我的心事并不是你能揣度的,我看不进去书是因为我辜负了师傅的期望,还有就是败给关榷的事情。”

阴朝雪笑道:“关榷?他的本事真有如此厉害吗?镇星门的薛忘和你联手也胜不过他。”

对于镇星门的薛忘,江湖中人都是知道的,镇星门的核心弟子,实力不容小觑,也算武林中的高手了。

阴朝誓同样也是如此的少年高手,但他和薛忘联手也没有胜过同辈的关榷。

这代表什么?

这说明关榷的实力已经和武林中一等势力的掌门相差无几了,或者稍低一些,但差距不大。

“早就听闻七剑山乃是最古老的一等势力,并且它的核心弟子皆是同辈中最强的,最为耀眼的那一代弟子,出了两位剑道宗师,便是方剑离、风剑初。”阴朝雪嘀咕几句,说出自己听到的秘闻。

对于这些秘闻,武林中有许多人都不太相信,因为是秘闻的原因,很多人都不知道,凭什么相信?

不过只有那些和七剑山弟子打过交道的人,才知道七剑山的核心弟子到底有多恐怖。

百年前的风剑初、方剑离,八十年前的太初羡,六十年前的离无邪,四十年前的风裳,以及如今的关榷,这些人都是历代武林中最耀眼的武者。

而这些人,无一不是剑道宗师。

和关榷交过手的阴朝誓,他作为年轻一辈,最能感受到关榷的恐怖。

在其他人面前,他是无时无刻都闪耀的星辰,而在关榷面前,他就是夜晚的星星,因为当太阳出来的时候,其他星辰连发光的机会都没有。

他师傅给他的感觉是一座大山,他还能凭借自己的努力去攀登,但关榷给他的感觉,那就是一座无形的大山,根本无法攀登,只能望其项背。

阴朝誓摇摇头,说道:“师妹,你该出去走走了,顺便去接触一下那个顾石。”

阴朝雪皱眉,她虽然很想出去历练,但她并不想去监视其他人。

“师兄,这个顾石为何让你们如此重视?”她虽然也是阴阳谷的核心弟子,但接触到的东西不多,所以才不明不白。

阴朝誓拿出一张画像,那是昨日探子送来的,是顾石的画像。

“他的出现让中原很多势力都很紧张,这些势力曾经都与方剑离为敌过,当然也有我们阴阳谷,他很有可能是来复仇的,需得监视。”

阴朝誓想到当年中原武林驱逐方剑离,还有推翻云梦国的事情,他不敢想,如果方剑离的传人要来复仇,这中原武林要死多少人。

并非是说方剑离的传承无敌,而是方剑离背后指不定有哪些势力呢。

阴朝雪点头,对于这种事情的严重性,她是明白的,于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她看着自己师兄,说道:“既然如此,我这就去找师傅,让他放我出去历练。”

阴朝誓受用的点点头,看着阴朝雪离去。

在阴朝雪走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他的目光落在顾石的画像上,若有所思。

这画像是昨日送来的,既然阴阳谷的人已经知道顾石相貌,那么其他势力也差不多收到同样的画像了。

那么如此一来,对这方剑离传人的争夺也会更加激烈。

他忽然想到一个人,然后心跳加速,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去,只是我暂时离不开这阴阳谷了。”

他的叹气声消失在静谧的藏书阁。

很快,阴朝雪回来了,她笑着坐到自己师兄面前,一脸得意的晃了晃手里的内甲。

“星炎内甲!”

阴朝誓看着那古怪的黑色内甲,有些激动的说道:“师傅竟然把这星炎内甲都给你了,看来是同意你出去历练了。”

阴朝雪点头,可别说有多高兴了,当她跑去给师傅说自己要去监视顾石的时候。

阴适山非常欣慰,立马答应她出去历练,并且还拿出这阴阳谷最为珍贵的内甲给她防身。

并且还千叮万嘱,让她小心,若是不想历练了,随时回来。

她得到这件宝物,怎么可能不得意呢?

当然,阴朝誓就有些失落了,心想。

我出去历练的时候,屁都没有,话也没说。

他娘的!我是捡来的?

呃…我的确是捡来的,但朝雪也是捡来的啊,这差距?

阴朝誓愤愤不平,不过他很快就释怀了,因为朝雪可是他的师妹,还是一起长大的,这有什么好嫉妒的。

“嘿嘿,师兄,你可不要羡慕我,谁让你没我这么听话,懂事呢,还自称阴天子呢,还是叫太阴圣衣多好。”阴朝雪抢回星火内甲,又开始嘚瑟起来了。

这丫头…

刚才我还说不生气,这个臭丫头真是没把我当师兄对待。

阴朝誓忽然想到什么,又嘱咐道:“若是遇到关榷,不要去挑战他,你不是他的对手。”

他知道自己的师妹有些争强好胜,这次历练恐怕就会找关榷比试比试,但他了解关榷的强大,这才嘱咐一声。

阴朝雪撇撇嘴,说道:“我偏要!”

阴朝誓无奈的摇摇头,继续阅览典籍了。

阴朝雪离开了,她迫不及待的离开这谷底,走到外面的驿站,那是阴阳谷建立的,在那里她才能骑马。

这偌大的冰天雪地里,就只看见一个少女的身影。

她从裂谷中走出,到了驿站,然后就策马扬鞭,朝着青云的方向而去。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玄幻仙侠小说 热血爽文小说 逆袭小说
玄幻仙侠小说
玄幻仙侠小说

玄幻仙侠小说是属于男频小说的一种,这里为大家提供好看的玄幻仙侠小说、仙侠玄幻小说完本推荐,玄幻仙侠小说是一种热血修仙玄幻类的小说,喜爱玄幻小说的书友不要错过了哦!

查看更多>
热血爽文小说
热血爽文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热血爽文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热血爽文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逆袭小说
逆袭小说

逆袭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逆袭小说大全,打造逆袭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逆袭小说免费阅读。看逆袭小说,就上北苑创意小说网。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