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彗炽昭穹

彗炽昭穹

彗炽昭穹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6-15 09:36

评语:很有意思很好看的小说,小说内容新颖,足够吸引读者好奇心,美好的文章就要推荐大家分享!

《彗炽昭穹》主角是林雪崚,燕姗姗是由网络大神旌眉最新完结的一本佳作,彗炽昭穹讲述了:彗星,本类星,末类彗,小者数寸,长或竟天,见则兵起,大水。【林雪崚】衢园公务员。莫名成为离奇凶案的经手人,踏上荆途只为真相,不知暗中漩涡搅覆山河。她在这漩涡里,层层激进,无路回头。【叶桻】衢园公务员。盛世渐衰,战乱漂零,忍得住一生心痛,当得起铁血先锋。【江粼月】青龙寨匪首。喜欢泡温池,爱喝王八汤,享乐至上,却为一见倾心的女人赴汤蹈火。【李烮】边区部队总司令。叱咤风云,力挽倾穹。为他出生入死的尖刀连长,是有半局之缘的棋友,余生有没有机会,与她续完?【易莛飞】衢园水利工程师。洪水泛滥,虎狼入侵,书呆理工男,可以扭转乾坤?【邝南霄】拔仙绝顶,太白宫主。倾一

精彩章节

一场磅礴大雨倾天而下,横扫瞿塘峡口。

浩荡长江奔流万里,行至此处,逼入窄峡,被暴雨一激,戾怒叠起。

白帝城下的鱼复码头背山临涛,磐稳不惊的忍受着雪白密集的雨鞭子,大小船只急急靠埠,桅樯参错。

船郎们搏雨系稳船缆,码头百步梯漫着古绿的苔色,蜿蜒伸上雨云笼罩的山腰。

几个菜农鱼贩被淋在半途,挑着担子甩开泥脚,三踏五踏,奔向山腰的一家店铺。

这铺子青杨木搭建,上下两层,沿着山势拐了两个角,檐伸六尺,仿佛专门为避雨的人准备,檐下“唐十卤”的幡子半淋在外,没了往日的招摇,然而卤食的香气并没被大雨冲淡,反而在清新的潮湿中更加浓郁。

檐下各色避雨的过客,多两文钱的都已按耐不住,溜进铺里解馋,铺外余下的多是纤夫苦役、贫民乞丐。

店中伙计手托菜盘,走至檐下:“各位,唐老板说啦,今日大雨聚财,门里门外均是客,这是小店的红卤油鹅肠,白卤松鸡脚,先来者先尝,只需在江上给小店传个口彩,便不算赊账!”纤夫乞丐们一拥而上,将盘子一抹而空。

唯有一个背着包袱的少年,眼光透过乱哄哄的人群,在卤食上流连片刻,抿了抿唇,低头看回自己的脚,没有挪动。

唐十卤名号响亮,每卤必经十道工序,美味入骨,穷友们贪上这等口福,更加蹲门倚墙的赖在檐下。唐老板也不怪,往卤菜单子下又多挂了两块牌子,堂中客立即报名抢点,就连泊船之上也有人专门前来点菜。

伙计们手腿勤快,小店的香腾热闹将避雨的无聊驱逐得一干二净。

铺外雨势正烈,铺内喧哗鼎沸,百响千声,忽被一道嘹亮遥远的嗓音刺破,汹涌的江上有人冒雨放歌:

有女莫嫁驾船郎哎——,朝朝暮暮在他乡,有朝一日“翻了身”哎——,只落一身烂衣裳!

有女莫嫁驾船郎哎——,年年月月斗龙王,有朝一日“翻了身”哎——,乌龟王八笑断肠!

这嗓子,雨天响震四方,晴天还不把瞿塘峡唱塌了。

靠窗的客人们探头张望,卤铺位居白帝山腰,地势极好,即便有浓雨遮着,也可见长江宽波银练,横贯天野,直扑川蜀咽喉,仰首向东,两山刺霄壁立,悬陡逼仄,正是锁扼川水雄甲天下的夔门,俯首向西,夔州环雾,宛若仙城。

在这烟波弥漫的壮阔图景之中,一叶乌篷小舟拨雨戏浪,贴着翻蛟似的江面飘掠起伏,越靠越近,高旷豪迈的歌声就从这船上传出,直唱得痛快淋漓,天地无物。

鱼复码头密泊着避雨搁行的船只,已经没什么空位,那小舟却轻而易举的滑进一个窄缝,一篙点稳,也不放缆,跳板便直接搭上痕印深深的岸石。

船上不紧不慢的走下一个撑伞的年轻人,上岸之后回身拱手:“霍舵,多谢你高歌相送!”

掌船之人亮笑回应,勾起跳板点篙离去,小舟顺水而下,一眨眼就消失于夔门雨幕。

卤铺里有看客议论:“这会儿下峡,是不要命了吧!”

旁人回应:“那也得看谁,那掌船的是神鬼不怕的霍青鸟儿,阎王听见他的嗓子也要绕十里。”

议论尚未止歇,年轻人已经拾级而上,收伞入铺时,与檐下背包袱的少年刮蹭了一下,连声致歉。

唐老板从后厨出来,招手道:“怎么这刻才来,快上去,老桌等着。”

年轻人呵呵一笑。

不少人都好奇,七江会汉水舵主霍青鹏亲自操舟相送的是个什么人物,见这年轻人不过十七、八岁,普通书生一个,并无出奇,只是笑容昭朗,一瞬间好似雨散日出,令人顿生亲切。

唐老板拾辍了几个拿手卤味,拎酒上了二楼,走进拐角垂帘的小阁间,桌子空着,不见人影。

年轻人和悦的声音一本正经的从桌下传来:“小鼓,你是哥哥,怎么能欺负妹妹,小锣,和哥哥一起玩儿,不是更有趣儿?”

唐老板伸手到桌下,拎出两个正在怄气的小娃,“小锣小鼓,你们娘刚做了醪糟,再闹没得吃。”两个小娃一听醪糟,立刻忘了瓜葛,欢叫着跑开。

年轻人爬出桌底笑道:“老唐好福气,两个娃儿越长越灵光。”

唐老板铺开酒菜,眯眼一乐,“莛飞,你娘没给你说亲?”

易莛飞连连摆手,“她倒得有空给我说啊!”

“怎么,园里忙不得闲?”

易莛飞用衣襟揩揩手,“可不是,笃淳院搬迁之后,她成日前前后后的跑,上了年纪,身子骨反而结实了,也就没人拦她。”

两人临窗坐定,莛飞见那些小碟个个精致,鸽脯兔腰,鸭舌牛肚,鹌鹑鳝鱼,鲜虾猪喉,一碟碟红白亮泽,好不**人,他也不客气,伸筷倒酒,二人边饮边食。

唐老板见莛飞有了些许饱意,才又问道:“你爹爹和园中诸位都还好么?”

莛飞点点头,“除了我妹妹那个疯丫头,各个都好,只是大伙时不时奔波在外,聚齐的时候倒稀罕了。”

唐老板微笑,“那便还是老样子,几时你转告丁老三,我欠他两盅,让他顺路时,莫忘了来饮。”

“哈,丁三哥别的忘干净,酒可是忘不了的!”

老唐眼睛一闪,“林姑娘呢,还不急着出嫁么?我听闻,秦岭太白宫主邝南霄几个月前亲自前往白阁求婚,可是真的?”

莛飞微微惊讶,“老唐,你好灵的耳目!这江上的消息果然日传千里,没错,邝宫主的确来过,可林姐姐婉拒未应,我看她懒人做惯,一点儿也不急着相夫教子。”

想起林雪崚在吊藤chuang上边晃边睡的样子,莛飞不禁摇头一笑。

两人聆雨闲谈,唐老板又热了一壶酒,“你现在替你爹爹出头跑腿的时候越来越多,好多人叫你‘小兰溪’,再过两年,怕是要把你爹爹‘兰溪先生’的名号抢过来了吧。”

左看右看,易莛飞行为举止、神色腔调,和他父亲易筠舟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说到此,唐老板好奇起来,“莛飞,这次你爹爹让你匆匆入川,到底有什么急事?”

易莛飞笑意一敛,“还不是为了云门堰!”

“云门堰,不就是云门镇的拦江坝?”

莛飞放下酒杯,叹了口气,“说来话长,这云门镇是合州北面的门户,渠、涪、渝三水在合州交汇,所以合州极易洪涝。三江之重,以渝水为最,几年前,合州刺史乔兴邦呈书剑南督治梁安,欲在渝水之上修建云门堰,蓄洪排涝,造福利民,做再世李冰,梁督治欣然应允,上报工部水司,筹得库银。”

“我爹爹当时途径蜀地,乔兴邦手下的司田参军听说他精通水事,便将云门堰的宏景向我爹爹描述一番,我爹爹一听,就知不妥。”

“渝水源出荒原,上游多土,中游纵穿川北丘陵,两岸紫岩松散,若论水中泥沙之最,除黄河以外,渝水首当其冲,所以决不能以寻常方法治理,倘若急功近利,轻易筑堰拦洪,只会适得其反,一旦坝成,泥沙沉积,河道淤塞高升,难保不决堤!即使勉强维系几年,中游滑山塌石也不可免,何况水缓藻生,疾病蔓延,水蒸地碱,禾田受损,实在害多于利。”

“我爹爹让那司田参军引见,苦劝乔兴邦,说宜缓不宜急,宜谨不宜险,乔大人只想自己名垂千古,哪里听得进去,我爹爹见他一意孤行,不可更改,便提出筑堰之前深挖河chuang、多开孔道,那是十分耗力费时的办法,乔大人急于求成,半应不应,我爹爹只好悻悻而回。”

“回来之后,他越想越忧,于是独上西京谒见工部尚书,董尚书还算客气,满口承诺,会遣水司郎中亲往云门镇仔细监管,不容差漏,结果呢,那水司郎中和乔大人很快成了酒肉知己,哪有监督之利?坝成才两年有余,便已河chuang高淤,漏洞百出,梁督治瞒上责下,令乔兴邦设法改善,乔大人这才想起我爹爹。”

“我爹爹年初到云门镇一看,果不其然,那云门堰外表光鲜,排沙洞却堵了十之八九,河藻腐臭,血虫滋生,两岸患病的人逐月累增。他废寝忘食的画了三天三夜的图,指明疏通之法,如何扩洞增排,如何加修分洪道,在何处增筑防沙坝,如何定期分段冲淤、整治河chuang……”

“本以为可以亡羊补牢,谁知前些日子乔大人一封信递到园中,说银资不足,弥补之策有一半无法实施,让我爹爹再想些更简便的法子,我爹爹气得摔信大骂。”

“我这回来合州,将爹爹苦口婆心的回信和所绘的第二卷堰工图交到乔大人手中,告诉他图中画的增主堤、砌子堤、加鱼翅、挖决水囊等等方法,都是紧要关头的救命之策,万事仍该以第一卷中的法子为先,防患于未然。”

“乔大人抿着玉茶盏子,只说了一句会视人手和工时酌情而定,就遣人将我送了出来,看他的样子,何曾把这当成事关苍生的举措,唉,只盼以后都是好年景,别有什么暴雨山洪。”说到此,望望窗外,不禁苦笑。

唐老板摇摇头,“一到这时候就银资不足,活见鬼,什么银资不是老百姓的血汗,都被做官的打着各种旗号中饱私囊,用来往脸上贴金,比喂了狗还不如,这貌似护民的云门堰一朝成了害民的阎王堰,不知要堵进多少性命!只怕灾患越大,他们越有由头揽更多的银钱,便是竭天下府库之力,又怎能填得满?”

两人默然,连画一般的窗景都似失了意境。

这日是长兴七年四月中旬的一天,大盛开国近两百年,当今天子广成帝李桀是野心勃勃的雄主,继位仅四年便灭乌澜国,设北庭都护府,广成十五年灭月鹘国,打通漠北天山,设陇昆都护府,疆域直至碎叶水,奉宇年间收南疆及诸海岛,因士兵水土不服,短驻而撤。

十三年前,广成帝以六十高龄亲征百丽,历时一年零八个月,不料遭遇惨败,次子阵亡。

常年穷兵黩武,徒耗国力,朝臣纷纷进言,广成帝最终放弃了举国再攻百丽的决心,却也厌倦了指摘他过失的逆耳忠言,连罢三相,变得骄横自逸,自此纳谏、用人、执法皆不如前。

奉宇十九年,广成帝大兴营建,构筑神庙陵墓,各级官员跟风效仿,报功求赏。边关武将亦不示弱,不断挑衅滋战,要求增军加饷,于是朝廷高税重赋,敛财于民,百姓怨声载道,盛太祖李钺创下的雄厚江山,底子越刮越薄。

然而天子早已失去了得知民情的途径。朝中奸臣妒贤嫉能,抵制官员流通进京,各域督治长驻属地,自握募兵,权大自专。

如今的大盛江山外重中空,只有广成帝遥遥在上,案头的折子写满各方政绩捷报,内忧不知危,外患不觉难,坚信不移的活在盛世明君的幻象里,不知一席锦绣之下,早已遍布蝼蚁。

莛飞拍案打破沉默,“一介书生,尽己所能。我可不能因为那云门堰,辜负了你唐十卤的手艺。”三下五除二,将碟中所余扫荡一空。

再抬头时,发现一层淡金阳光涂抹窗棂,此刻大雨未央,云却疏散不少,午后斜阳驱光而下,半钩彩虹连接阴晴,映得夔门**焕然生辉。

这**北名赤甲,多铁微红,如人袒背,南名白盐,多钙石,晴时亦笼霜罩雪,双山双色,浮云连水,美如蜃景。咆哮的江面也有所收敛,阳光着处金波万缕,雨云遮处银暗幽深,长江呈现出少有的斑斓迷幻。

莛飞深叹:“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我途径此处不止一次两次,仍是回回惊叹。老唐,你这红卤、白卤鲜得绝无仅有,莫不是沾了红白**的什么灵气秘诀儿?”

两人大笑,忽听楼下一阵吵闹,唐老板探身出窗,只见一个大汉将檐下背包袱的少年追到街上。

大汉骂骂咧咧,“碰掉了爷的食,屁也不放一声,你是死人嘴么?给爷认个错,也算替你娘教你个礼!”

那少年头戴斗笠,身上衣衫旧得分不出灰蓝,裤腿破烂,草鞋糊泥,背上的包袱形状特殊,又长又扁。他对大汉的话充耳不闻,自顾自的站在雨中,小心翼翼用袖子擦掉包袱上的卤油油渍。

大汉更怒,“什么物事这么宝贝,正好用来赔爷的鸭脖子!”伸手去捉少年背上的包袱。

少年举步跳开,两人沿百步梯上上下下兜了几个来回,那大汉粗手长臂,人高马大,却始终差了一截。

唐老板蹬蹬下楼,到门口呼喝:“麻六,你长长出息,跟小孩子较什么劲!那鸭脖子算我的,再补你一碟!”

拖住麻六的膀子,将他拽进铺来,“我再白添你两壶酒,喝暖了回家去,省得又讨婆娘骂。”将麻六按在角落,去寻炭火盆来给他烤衣服。

莛飞在楼上看得清楚,他进门时不小心刮蹭的便是这少年。现在麻六被拖走,少年仍站在雨里,斗笠破漏,衣衫透湿,捞了一通责骂,带着疏隔自省的警惕,不愿再向铺子靠近,店中人声嘈杂,更显得他委屈孤单。

不知为何,莛飞看着少年的时候,忽然冒出十分奇怪的感觉,眼前的情景似曾相识,有种飘渺的亲切,飒飒的雨声里,好象有人弹琴奏乐,他竖耳凝神,又听不到什么琴声,只有心头缠着一团说不出的微痛,七分伤戚,三分欣喜,空空落落。

少年立了片刻,抬头看看雨势,迈步向码头走去。

莛飞怔过神,脱口叫道:“小兄弟,拿着这个,别淋坏了!”从桌下抄起自己的伞,抬手掷了下去。

少年听到呼喊,仰首回头,接伞一愣,尽是尘色的脸上一双漆黑的眼睛,湛湛目光向莛飞所在的窗口照了一照,似在犹豫要不要上楼把伞送回,看看店中众人,终于作罢,生涩的向莛飞躬了躬身,以示谢意,撑伞下阶而去。

唐老板安置了麻六再出来时,只见一个单瘦孤僻的灰蓝背影打着雨伞,背着包袱,越行越低。

唐老板回到莛飞桌旁,咕哝道:“真是怪人,昨日在码头坐了一整天,既不上船,也不吃喝,我问他要到哪儿去,他摇头不答,我还以为他是哑巴,叫他来铺里吃点东西,说明了不收银子,倒象要毒他似的。”

“天黑以后,我叫你嫂子整了chuang铺让他来睡,他照样不肯,直到下雨之后,才来檐下躲雨,店还是死活不肯进。我悄悄下码头打听,只有一个船哥说这孩子在找下江南的船,却没有船资,如果有人肯载他一程,他在船上做什么脏活杂活都愿意,那船哥不缺人手,因此回拒了。”

莛飞担心道:“小小年纪出远门,说不定吃了什么亏,才如此提防,我这两日横竖要回园子去,干脆叫他同行好了!”

唐老板按住他的肩,“那孩子拒人千里,硬帮他只能碰个大冷脸,你放心,我今早给了赶筏子的窦老头两吊钱,窦老头会想法子载他走,等雨小了就能上路了。我看你倒不用着急,反正办完了差事,不如多转两天,你来来往往总是匆忙,那云龙洞百里暗河,天坑地缝,将军岩,八阵图,都没去过吧?川蜀奇险,无穷无尽,只馋这点红卤白卤可不够。”

莛飞听到好玩儿的去处,两眼生光,“倒也是,那就多叨扰你和嫂子几日。”

黄昏时分,雨尽云开,耽搁了行程的船只纷纷起碇解缆,鱼复码头恢复了帆樯蔽日的繁忙。

莛飞还是不放心,下码头去看那少年究竟走了没有,在一片吆喝嘈杂中找了两个来回,不见少年的影子,应该是随窦老头下江去了。

莛飞想起一事,转身问跟着的唐老板:“你还看出那孩子什么古怪没有?他躲麻六的步法奇异之极。”

唐老板笑道:“瞧你说的,好象你是个会家子。”

莛飞晃晃脑袋,“呵,我虽然是个书痴,可周围全是能人,园子里光丁三哥一个,就不知熟通多少拳脚路数,他和叶哥哥、林姐姐比划的时候,我也瞧瞧热闹。”

唐老板咂咂嘴,“你爹爹真是,换了我在那园子里,早让你学成了不知什么厉害本事,他却偏偏由着你,让你成了跟他一模一样的书呆子。”对着暮山金水叹了半晌,“不过话说回来,你爹爹虽不是什么显赫人物,可这世上想必有很多人跟我一样,一世都记得他的好。”

莛飞并没听见,望着百舸下江,千帆争流,只觉暮天水长,满心宽畅,衣袂被风一鼓,荡起豪情,忍不住学着霍青鹏的歌喉,对江高唱:“有女莫嫁驾船郎哎——”

“哗啦”一声,一尾烂鱼凌空砸来,“还咒我们跑船的讨不上媳妇!”

莛飞被淋得腥臭,却哈哈大笑,笑声和着桨声水声,肆意回荡在高山深峡之间,悠悠无尽。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都市小说 短篇小说 热血爽文小说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一般包括都市言情、都市灵异、都市总裁、都市美女、都市兵王等多种,北苑小说网为大家提供最新热门的都市小说,喜爱都市小说的小伙伴们不妨来看看!

查看更多>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的题材不拘一格,篇幅虽短但情节丰富,多以反映生活中的某个片段为主,非常适合闲暇的时间阅读。本站精选了很多好看的短篇美文、短篇虐文等,让你一次看个够!

查看更多>
热血爽文小说
热血爽文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热血爽文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热血爽文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