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一代衰妇之赢娃当夫

一代衰妇之赢娃当夫

一代衰妇之赢娃当夫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0-11 17:30

评语:《一代衰妇之赢娃当夫》本故事情节紧凑,内容扣人心弦。是一部文笔俱佳的故事,非常难得的好文,值得阅读,大力推荐。

标签: 都市小说
完结版小说《一代衰妇之赢娃当夫》主角是赢希,小湘,是由作者佚名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没错,她就是来赌场翻桌!上回将自己当赌注,想赢个男人当贴身奴仆,可咋想,莫名就输给个隐藏着神秘身份的乞丐!她堂堂丞相千金,沦为他专属的“乞丐婆”!嘿,虽她已人财失守,但哪跌倒就在哪爬起!豪气地变卖所有家产,再将这暴脾气相公洗干净,典当给了个富婆!哇,弃夫于千里,抱住白花花的银子,逍遥泡赌场……

精彩章节

“所以你一定要乘胜追击!”南风做了个,“奋斗……”的手势。

“可是……”头一低,“人家没本钱了。”

“本钱嘛!”南风一拍胸脯,“我有!”我的钱啊。

“真的?”赢希眼中发出金光。

“恩!”南风含恨把身上的钱全部给了她,呜咽着说道,“赢了可要多还一点给我哦!”混蛋,竟然这么晚还不出现,我的钱啊。

赢希接过他手里的前‘这家伙很可爱嘛!’。

“怎么是你?”赢希下巴都快掉了。

李孝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指着她,“小希?”说完开心的笑了‘总算出现了,还担心你不来呢!’。

“孝哥哥。”赢希激动地拉起他的手,“我不是在做梦吧?”好有男子汗气概,比以前更威武了。

李孝皮笑肉不笑地拍拍她的头,“这是真的,小丫头,长大了呢,听说你成亲了?”摆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还真便宜了那个乞丐,这么水灵的一个小妞竟然被他给糟蹋了!爹也真是的,把她嫁给我多好,一石二鸟!’。

听了这话,赢希努努嘴不做回答,眼珠滴溜溜地转着‘孝哥哥竟然回来了,呜……,要是他早点回来就好了。我现在已经娶了南风,以后还要娶太子,我怕还没来得及娶他,他就嫁人了……’甩甩头,眼睛一眯‘不行,我得赶紧下手。太子哥哥有钱,孝哥哥有权,恩,只要把他们两个娶进门,我离赌神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李孝望着双眉挤成一团的她,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这丫头,以前对我颇有好感,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一听赢希跟眼前这赌神是老相识,刚才那些骂她的人立刻赔笑,“原来赢娃跟赌神认识啊,那实在太好了,那么大家都是朋友了!”

赌徒们已经把李孝当成了赌神。

“对对对,既然都认识,那就是朋友!”

“……”其他人赶紧奉承。

小湘看着这群人‘大家变的也太快了吧,不过,没想到李少爷竟然回来了。而且还在这里出现,更重要的是他竟然擅长赌博了,如没记错,他以前根本就不碰赌的。还有,我总感觉他讨厌小姐,可……’小湘仔细观察着李孝的一举一动‘希望是我想太多了吧。以前小姐就对他有好感,现在看来姑爷危险了。’一想到南风,小湘忍不住担心起来。

赌云(兰桂坊老板)见赢希竟然认识李孝,很是意外。一咬牙,“赢娃,该你押注了,如果没钱,我可以借给你。”只要不再输钱,要我干什么都愿意。

赢希望着他,兴奋的问,“真的吗?”

“当然!”赌云裂开嘴笑道,“要借多少我都借。”这口气简直就是在求她,只差没跪下来了。

李孝不屑的说道,“有我在,小希还需要向你借钱吗?”

“就是。”赢希昂首挺胸的说道,“我有钱,才不用向你借呢!”平时对我不好,现在想要我帮忙,想得美,哼,刚才只是个开始,接下来要输死你,我可是赌神!

李孝笑望着赢希,“小希,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她。然后指着桌上的钱,“这些都是你的,你想押多少就押多少。”

望着桌上白花花的银子,赢希咽咽口水,双眼发亮,“这真的是给我的吗?”孝哥哥对我真好,为了报答你,我一定会娶你的。

“恩。”李孝笑着点点头‘赌吧,尽情的赌,这样的日子你也过不了多久了’。

赢希搓搓双手,抓起一锭十两的银子。就在她打算下注的时候,李孝一把抓住她的手,“等一下。”

赢希不解地望着他‘不会是嫌我一次押的太多了吧?真小气,刚才还觉得他大方呢。’嘴一嘟,表情微微变了变。

大家都望着李孝,只见李孝冲赌云说,“你先摇色子。”

赌云犹豫地端起碗,然后很不情愿地摇动色子,足足摇了三分钟才把碗放下,然后非常不爽地说道,“押!”赢娃从来都没赢过,只要是她下注就不怕。赌云不断地安慰着自己。

赢希举起手,但不知道该押什么才好。

虽然赌云非常自信她会输,但还是担心,望着她那只在空中来回摆动的手,忍不住冒冷汗!

“啪……”的一声,“大!”赢希最后还是决定押大。

见她押了大,赌云吐了口气。李孝嘴角一扬,抓起两锭银子往,“大……”上一丢,“我也押大!”

赌云脸色一变勃然大怒道,“小子,你是故意找茬的吧!”

李孝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此话怎讲?”

赌云冷哼一声,“谁都知道,只要是赢娃下注的时候,其他人都不可以下注,你这不是在找茬吗?”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哦?”李孝一抿,“还有这种规矩?”狐疑的望向其他赌徒。

那些人点点头,好心提醒道,“确实有这个规矩,赌神,你还是别跟他们硬来,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

“我们下把再押,这把就算了,别去惹老板……”

“……”

看着李孝紧皱的眉头,赌云觉得总算是小出一口气了‘他M的,竟然敢来我场子赢这么多钱’。

“哼……”李孝邪恶一笑,“这把我还就押定了!”口气甚是坚定,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一直误会你了。”赢希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我以后再也不赶你走了。”

“恩!”南风的心是那个痛啊。

为了表达自己的友善,赢希从小湘怀里抱过情人,然后郑重宣布,“你帮我照顾她。”

南风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望着黑糊糊的情人,眉头一皱,犹豫地伸出双手。

赢希大方地把狗一放,“放心吧,情人很温柔的,不会咬你的。”

南风盯着情人‘我讨厌狗’。

“吧唧吧唧……”情人舔舔他的脸。吓的他把头往后仰,“我看……”还是你们来抱她吧。但一转眼,赢希跟小湘已经不见了。

南风抱着情人返回赌场,顺着赢希高亢的声音,很快就找到了二人。不过看情形似乎十分不利。只见赢希双拳紧握,咬紧牙关。

‘我就知道会这样,这女人什么时候能赢一局就好了。不但蠢,而且还衰,难怪赌场的老板在她赌的时候不允许别人下注。’南风看着桌上的钱就心痛。

“叮叮当当……”一阵响亮的色子声过后,赌场的小马仔喊道,“押!”

赢希瞟了一眼,“大……”

“小……”二字。最后眼睛一闭,把所有的钱都砸向,“大。”

‘不要啊!’南风的心狂跳。

“啪……”的一声。

“买定离手!”

“大……”南风紧张的望了望赌场门口‘再不赢,今天恐怕只能到此为止了’。

“开了。一一二,四点小!”马仔正式宣告赢希玩完。

“啊!”赢希尖叫一声。差点没把赌场的屋顶掀开,“你们这群骗子,我以后再也不来了。”冲出人群,破门而出。

“小姐。”小湘急忙追上去。

“哎,还一直以为她赌品很好,没想到……”抱着情人离开了赌场。出了门,发现赢希正一脸怒气地仰望着,“兰桂坊……”的招牌。

“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小湘发觉自己的声音小的不能再小了。

“我以后再也不要来这里了。”指着牌匾,赢希就是一阵大骂,“骗子!我再也不来了。”

三人渐渐远离兰桂坊,赢希的气也消了不少,“那个……”停下脚步,望着南风。

“有什么事吗?”南风心情也不太好‘钱是输了,那个混蛋竟然还没来’。

“是你自己说我会赢的……”所以钱没得还了。

眼珠一转,“是的。”这女人肯定是不想还钱。

“所以……”你懂的,我就不说出来了。

“其实我一直坚信你会赢,真的。”欲哭无泪啊。

“真的吗?”赢希坏坏一笑,眼珠转了转。

“你……”丫的,又想干什么?

赢希望着他怀里的情人,“呜……”情人把头埋进南风的怀里。

搓搓手,赢希,“嘿嘿……”奸笑两声。

“小姐。”小湘回想起刚才还信誓旦旦着说再也不进赌场的赢希,感觉自己脑袋在抽筋‘这也变的太快了吧!’。

“你想干什么?”南风吞吞口水。

赢希热情地把手搭在他肩膀上,“跟你说个事……”

来到当铺前,赢希转过身对南风说,“你先等等,我进去跟老板说个价钱。”

“呜……”情人可怜的望着她走进当铺。

南风摸摸她的头,“乖。”

一分钟不到,赢希就沮丧地走了出来。

南风瞪着她,“怎么样?”

她扁着嘴点点头,“好了,一两银子。”重重吸了吸鼻子。摸着情人的头,“对不起哦,姐姐一定会回来赎你的。”

“小姐你……”

“恩!”赢希点点头。

“哦。”还好不是把姑爷当了。

“你抱她进去吧。”赢希擦擦鼻涕。

“既然不舍得,又何必当掉她呢?”南风很不喜欢她这一点。

“没办法,谁叫我没赌本。对不起,不要怪姐姐哦。”

南风抱着情人进了当铺,当见到老板娘那恶心的笑容时,打了个颤‘还好只是把狗给她,如果要我跟她呆在一起,还不如杀了我’。

老板娘眼睛不停地眨啊眨,想电倒南风,但这却让南风觉得更恶心。笑着把一两银子给了南风,南风在接过钱的时候,她还故意摸了一把他的手,“哎哟!”捂住嘴得意的笑起来。

迅速收回手,把手放到衣服上擦了又擦,“狗给你。”

老板娘一脸茫然的望着他,“给我干什么?”

南风身体一颤,“什么意思?”

老板娘搓搓手,吞着口水,“你媳妇,已经把你当给我了。”

“什么!”混蛋。南风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回想起之前赢希说的话。突然无奈的笑了‘南风啊南风,你竟然连她的话都相信。’一眼瞪向老板娘。

老板娘的心,“咯噔……”一下,脸上的笑僵持了三秒,然后傻傻说道,“这次可是你自愿的了吧?你连钱都收下了,可不能再说我是拐卖人了。”

南风握着手心里的银子。

“呜……”情人在他怀里发出一阵低鸣。

“小姐!”小湘看着赢希满脸贼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赢希吸吸鼻涕,“怎么了?”

“你又把姑爷当了?”天啊,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着感激的话,转眼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连我都会被她当掉。

“这不是当。”赢希双掌一合,眼珠一转,“我只是暂时把他放在那里。”没错,就是这样,我可是赌神,怎么会做背信弃义的事呢。

“可是……”

“好了,走吧。这次我们一定能赢的。”带着小湘再次杀进赌场。不过一进赌场就感觉气氛不对,至于哪里不对她们也说不上来,反正跟之前不同,因为太安静了。

“开!”一个声音传来。

“开,开……”

赢希一眼望去,只见一群人围在一张赌桌前。这个待遇只有自己来才能享受到,没想到竟然还有别人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什么情况?”

“开开……”顿时呼喊声震天。

“走。”带上小湘挤进人群,“让让……”小脸都挤变形了,“卡住我脖子了。”头是挤进去了,但身体没能挤进来。伸出手就是一阵乱抓。希望能挤过人群。

但那些赌徒实在看的太认真,以至于忽略了她。受到大家的感染,赢希也变得严肃认真起来,一眼望去,只能看见一个男人的背影。看看摇色子的小二,只见他满头大汗。再看看旁边的赌场老板,他脸色更难看。

“开啊!”那个男人又开口了。

小二看了一眼老板。老板恶狠狠地使了个眼色。他才敢揭开碗,“三四六,大!”声音很小很小。

“吼吼……”赌徒们发出一阵狂欢声。

然后疯狂地从赌桌上拿钱。

“再来!”

小二看着老板。老板把他推开,自己拿起碗开始摇色子,“砰……”的一声,老板把碗狠狠撂在桌上,咬牙切齿道,“押!”

赌徒们一起笑看向那个男人,“这次开什么?”

那男人邪邪一笑,“大!”

赌徒们疯了一般把怀里的银子全部砸向大。

老板瞪着那男人,揭开碗。

“OHYE……”赌场再次沸腾。

赢希咬紧牙关挤到那男人身后。大声喊道,“我也要押!”

老板一见到她,先是一阵意外,但马上就眉开眼笑‘救星来了。’笑呵呵地搓着周说,“押,快押。”

顿时其他人都开始抱怨,“你个姑娘家来干什么?”

“走开,不要来凑热闹。”

“你来干什么?”

赢希傻愣愣地望着眼前这群人,里面不乏很多在她心里是哥们的家伙。她从没想到这些人竟然会用这样的口气对自己说话,一想到之前他们对自己客客气气,有说有笑。赢希就一肚子气‘都因为这个家伙!他抢了本来应该属于我的东西!’赢希咬牙切齿地盯着那人的背影‘我才是赌神!’。

感觉到赢希的敌意,那人邪笑着转过头。

“呃?”赢希顿时傻了。

“这么说你小子是故意找茬罗?”赌云压制住内心的喜悦‘好小子,竟然不知死活。老子不但要你把赢的钱吐出来,而且还要废了你小子!’手指轻轻一动,赌场了的小马仔立刻冲上来把李孝围住。

“赌神算了吧……”一个赌徒拉扯着他的衣服,“大不了我们去别的赌场嘛,别跟他硬来。”

“兄弟,退一步海阔天空。”有人假借关心他的名义跟他套近乎。

赢希仰望着带笑的李孝的脸,“孝顺哥哥。”声音略带紧张,‘好有气魄哦,我喜欢’。

李孝,“嘿嘿……”笑了笑。伸出手。

赌云裂开嘴,“这就对了,在这里,就得遵守我们的规矩!把你的银子乖乖……”

“哗啦……”一声只见李孝不是把下注的银子手回来,而是把桌上的所有银子全部扫到,“大……”上。银子相撞,发出一阵清脆的,“叮当……”声。

赌云的笑僵在脸上,额头上的青筋凸起,“你找死。”轻手一挥,几个蠢蠢欲动的马仔全部扑上去。赌徒们见状,立刻散开,惟恐引火上身。

“啪啪……”几身,那几个马仔全部飞了出去。

看着飞出去的马仔,本来还得意的赌云吓的面如土色。李孝冷笑一声,望着他,“哟,就这么点本事也敢开赌场?”说完尽自向赌云走去。

赌云咽咽口水,喉结上下来回滚动了好几次,哆嗦着问,“你想干什么?我告诉,如果我少一根汗毛,你会死的很惨。”

“赌神。”一个家伙走上前说道,“老板他哥是个大官,我们这些百姓惹不起。”

听了这话,李孝停下步子,望着那人,再看看赌云,“哦?”

“我们还是别跟官斗的好。”

李孝突然一笑,“说的也对。”

赌云见他似乎有所害怕,于是胆子不由大了起来,“告诉你,如果你敢碰我一下,我哥是不会放过你的。识相的就给老子跪下来磕头认错,否则你活不过明天!”越说声音越大。

李孝拿起桌上的一锭碎银,手一甩,碎银打中了赌云的膝盖。

“啊……”的一声,赌云跪倒在地。

在场的人无一不吓的手脚冰凉。

“赌神,千万别乱来啊。”

“你这样只会害了大家。”胆小的人大声叫唤道。

“虽然你帮我赢了点钱,但我可不想因为你而被杀。你快滚,这里不欢迎你。”怕遭受赌云报复的赌徒开始排挤李孝。

“老板,你没事吧?”马仔扶起赌云,赌云揉揉疼痛的脚,“混蛋,给我上,谁杀了他,我重重有赏。”

那群马仔望着李孝,吞吞口水,你看我我看你,但没谁愿意冲上去。

“还不给我上。”赌云怒吼一声。

马仔们这才慢慢地向前挪动。看着他们靠近自己,李孝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一下,然后大步向他们走去。他一进,那些人反而后退。

“没用的东西。”赌云一脚踹在一个马仔的屁股上,“给我上,杀了他,我重赏一千两。”

一听到这个数字,马仔们疯狂地扑向李孝。但不到五秒,他们全都倒在地上打滚呻吟。

“好帅!”赢希一脸花痴。

李孝一把掐住赌云的脖子,赌云浑身哆嗦,“我告诉你,我哥可是大官,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死定了。”

“刚好我爹也是官。”李孝松开手,把赌云甩到赌桌上,“就不知道是你哥的官大,还是我爹的官大了。”

见李孝有持无恐,赌云知道今天遇到对手了。李孝条上赌桌,蹲下身望着赌云,“你猜猜?”

赌云吞吞口水,“猜,猜什么?”

“猜他们两个谁的官大啊!”李孝笑着把脸凑过去。

看着他的脸靠过来,赌云不断向后退缩,“你爹是,是什么官?”

“不大,太师而已。”李孝这句话说的很平淡。

“啊……”顿时在场的人都张大嘴巴。

刚才说李孝会害死自己的那些家伙,灰溜溜地从后门离开了。

“不知道你哥是什么管呢?!”李孝邪恶地望着赌云。

赌云吓的满头大汗,不敢说话。

赢希双手合十,一脸桃花‘太帅了,不行,我得赶紧把他娶进门才行’。

李孝见赌云不吭声,于是笑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就继续赌,要么就把你哥找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你说呢?”

“赌,赌赌,继续赌!”赌云差点咬到舌头。

“那么小希下注的时候,我跟其他人能下注吗?”

“能能,大家都能下注。”赌云只差没叫他爹了。

“这就对了嘛。”李孝手一松,赌云的头撞在桌面上,“好了,大家继续赌!”

赢希傻愣愣的望着李孝发呆,口水险些流了出来,此时,李孝举手投足之间都深深的吸引着她。

“开啊。”李孝轻声一喝。

赌云吓的跳起来。

南风死死盯着小湘手里的银子‘还好这次当了十两,否则……’但接下来他的脸绿了,只见老板娘笑嘻嘻地找了小湘七两银子。

“姑爷,我们走吧。”小湘把剩下的钱放好‘这些钱就先放在我这吧,万一以后姑爷又被当掉,我也能赎他’。

南风青着脸站起来。

老板娘欢快地向他招招手,“帅锅,有机会常来哦。”

白了她一眼,南风气冲冲地走了‘我竟然只值三两?竟然比上次还便宜,赢希你这个王八蛋,我发誓,我一要你好看’。

“慢走哦,有空常来。”

走出当铺,南风瞟了一眼兰桂坊的大门。不看不打紧,一看眉头就皱的更深。只见赢希背对着自己,而李孝则一脸鄙夷地冲自己笑,那种笑仿佛是在嘲笑他一般。

虽然他看不见赢希的脸,但根据赢希在空中挥舞的手来看,不难猜到她有多激动。南风双眼一眯,嘴巴一努回想起李傲跟自己说的话,“到时候会有一个精通赌术的人出现,你好好配合他,让赢希玩的越开心越好……”南风眼神一变,“难怪不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原来是小畜生!”

看着表情古怪的南风,再看看一脸兴奋的赢希,小湘拉上南风就跑过去,“小姐,姑爷回来了……”

正说的眉飞色舞的赢希表情突然一变,整张脸跨了下来,情绪一落千丈,瞟了一眼南风,“哦……”

见她似乎讨厌南风,李孝忍不住偷偷得意。

南风白眼一翻,冷言相道,“赢了很多啊?”

赢希紧紧抱住怀里的钱,“没,没多少?”这家伙,竟然敢打我钱的主意。

南风不屑的望着她,“哦是吗?”看着她鼓鼓的小腹。

见她望着自己的钱,赢希转过身,“是真的……”

“你连说谎都不会……”南风伸出手。

“干,干什么?”赢希急了。

“还钱……”南风一副没商量的表情。

赢希嘴巴一嘟,“小气,不就是那么一点点吗?”说完从怀里掏出钱袋,小心翼翼地打开,来回找了好几遍,最后用手指捏起一颗碎银,“呐,这个给你……”

南风瞟了一眼银子,“是不是多了点?”这女人,怎么就这么扣!。

赢希无奈的摊开手,“我找不到比这更小的了……”

南风从她手里接过银子,“这点就当利息吧,把我那十两还给我……”

“十两?”赢希怒吼一声,情人吓的把头埋进南风的怀里。

周围的路人都转过身望着她。

“明明只有这么一些,你为什么说十两?”赢希玉指一横,指着他的鼻子,“你就是个骗子……”

“我是骗子?”南风望向小湘,“小湘,你最公正了,你说,她欠我多少?”

小湘为难的看着二人,赢希下巴一扬‘哼,小湘肯定会帮我的’。

李孝瞟了一眼小湘,“还不快告诉你姑爷。”

小湘低下头,偷偷看了看南风,“是,是……”

赢希立刻接嘴,“是一两对不对?”

小湘头埋的更低,“是,是十两拉。”

“什么?”赢希惊的张大嘴巴,一脸不信的望着她,“不是一两吗?”

小湘不敢看她的眼睛,羞愧地说道,“是十两。”

南风双手一摊,得意道,“听见了?”

“你这个吃里爬外的臭丫头。”李孝举起手,就是一巴掌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李孝眉头一皱,望着南风,“你这是干什么?”

南风看了一眼红肿的手,“你又是干什么?”还好着一巴掌没打到小湘脸上,否则……南风甩甩手‘小畜生下手还挺狠的’。

看着他肿起的手,小湘的心一揪‘姑爷’。

“我教训丫鬟而已。”李孝的牙发出一阵响动。

“小湘不是你们家的丫鬟,就算要教训,也轮不到你。”南风瞪着李孝,摆明了是赤裸裸地警告。

李孝眼神一变,微微颔首,那意思就是要南风等着瞧。

赢希一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在她看来,是李孝帮她狠狠的揍了一下南风。

“还钱。”南风伸出手,好象是在告诉她,“这钱今天我是要定了。”

“不就是十两银子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赢希嘟起嘴,拿起一锭十两的银子,“给你!”很不爽的把钱给了他。就在南风接过银子时,李孝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南风一痛,眉头微微挑起。

“既然这些钱是拿来做赌本的,那么我们赌一把?”李孝笑的很欠揍!

南风望着他,眼珠转了转,嘴巴一努,“好啊。”

赌云伸出颤抖的双手,揭开碗盖。只见赫然是,“三三六……”

“三三六?”赢希紧张地抓住小湘的手,“是多少?大还是小?”

“十二点大。”

“耶!”赢希举起双手,兴奋地跳了起来。

李孝嘴角微微一勾,“厉害。”

看着赢希张开双臂揽钱,她脸上的笑,刺痛了赌云的心。但赌云敢狠不敢说。

把钱揽到身边后,赢希拿起一小锭银子,眼珠在,“大小……”二字之间来回徘徊。搓搓手,紧张地问,“孝哥哥,这次押什么好?”

李孝冷眼望着赌云,“等他摇完色子再说。”

“摇,快点摇。”赢希激动的浑身发抖‘我的天啊,还是第一次赢这么多钱。’看了一眼桌上耀眼的银锭,赢希忍不住咽咽口水‘如果都是我的就好了。’然后陷入发财的痴想中。

赌云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她,然后双手端起碗,缓缓地摇起来。

“耶!我又赢了。”赢希太激动,跳跟叫已经不能表达她此刻的心情,于是她一把抱住李孝,嘴唇一扁,就准备亲向李孝的脸。见她这样,李孝好不得意,脸一侧,等着她的香吻送上来。就在赢希要亲到他的时候,一只手迅速插进两人仅剩的缝隙中。

发现亲到的是小湘的手,赢希一愣,转过头呆呆的望着她,眼睛一眨一眨,仿佛这问,“这是什么情况?”

李孝看了一眼小湘的手,然后把脸向后移了移‘死丫头,竟然坏了本少爷的雅兴’。

小湘吐了口气‘还好赶上了。’红着脸对赢希说,“小姐,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可是有夫之妇啊,跟一个男人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赢希看了一眼周围,发现大家都用异样的眼神望着自己,这才发现此刻自己还挂在李孝的身上,于是跳了下来。尴尬的笑了笑,“呵呵……”天啊,我太激动了,竟然把男女授受不亲忘记了。

偷偷的瞟了一眼李孝,发现李孝竟然也在看自己。于是她把头低下,一颗心,“扑通扑通……”乱撞。

见她脸竟然红的像柿子一样,李孝得意地笑了‘很好,看来她已经深深的爱上我了。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感受到李孝火热的眼神,赢希顿时连手脚该往哪放都不知道。抓紧自己的衣角‘孝哥哥是不是在看我?她为什么要看我呢?我……’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她想抬头证实一下李孝是否在看自己,但发现却没这个勇气。于是她望着赌云,“再摇!”

赌云带着哭腔说道,“赢娃,我已经输光了,没钱了!你就饶了我吧!”

李孝伸出手,拍拍赢希的肩膀,“好了,小希,今天就算了吧。”

“扑通扑通……”赢希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转过身,看着李孝,发现他笑的十分灿烂。于是又把头低下‘孝哥哥为什么这样看我?’。

李孝伸出手,挑了挑她的发丝,故意用指尖划过她的脸颊。这一划,赢希连耳根子都红了,呼吸变的粗浑。

小湘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那个的急啊‘不行,不能让李少爷跟小姐……’她想都不敢想下去。

看了一眼赢回来的钱,拿起一锭银子,“小姐,既然赢了,那么我们也该把姑爷赎,额,找回来了吧?”

听她这么一说,赢希才想起南风还在当铺。于是点点头,“恩,应该的。”

听了她的话,小湘拉上她就走。不过才走出几步,就感觉赢希停下来了。于是转过身,只见李孝面带邪笑地望着自己。更重要的是,他拉住了赢希的另一只手。

“啊。”小湘见李孝这么看她,心里有点慌张。

赢希羞答答的望着被李孝拉住的手,她想抽回来,但又有点舍不得,于是就这么让他拉着。

“小希,我送你回去吧,别的事就让丫鬟去做吧!”他故意把,“丫鬟……”二字说的很重,是为了提醒小湘。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啊?”赢希眼珠一转,心里一阵窃喜,“好啊。”

见她竟然答应了李孝,小湘一咬牙,“那我先走了。”说完转身就跑‘必须得快点让姑爷来才行’。

小湘急切地跑进当铺。见到她回来,南风很意外‘那女人不会输疯了吧,连小湘都要当!不过不像啊’。

“姑爷。”小湘整理了一想自己的仪容。

“你怎么来了?”

“我,我是来接姑爷的。”小湘把十两银子给了老板。

“姑爷。”小湘担忧地拉住南风的手。

南风回以一个温柔的微笑,“放心吧,没事的。”说完还拍拍小湘的手,小湘脸一红,把头低下。

李孝见他上勾,于是问道,“那你想赌什么?”

南风斜视着他,“刚才你们赌的是什么?”

“色子!”赢希得意的扬起下巴‘哼,我就知道我会赢的,就算没有孝哥哥,我也能赢’。

“那我们就赌色子好了。”南风大摇大摆地走进兰桂坊。

见到赢希跟李孝又折回来,赌云的心一颤‘这两个瘟神怎么又来了?’。

“你你你……”见到他们,赌场的马仔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李孝懒得理他们,手一伸,抓住一张赌桌,用力一拉,好几百斤重的赌桌就滑到李孝面前。

“好厉害。”赢希双手捂着小脸。

李孝手一伸,做了个个请的手势,“怎么个赌法?”

“随便你们啊。”南风看了一眼碗里的色子。

“赌大小。”赢希出主意。

“这个……”小湘见识过李孝的厉害,所以她不希望赌这个,于是开口想提醒南风,但当见到赢希那委屈的眼神,就立刻闭上嘴巴。

南风看了一眼小湘,小湘十指紧紧地缠在一起,紧张的满头大汗,“赌这个未免也太单调了。”

“?!”赢希一脸鄙视地说,“你不敢吧。”

李孝手一伸,示意她别说话,“那你想赌什么?”

赢希朝南风扮了个鬼脸。

南风嘴巴一努,“就比大小吧。”

“哼,说来说去还不是比大小。”赢希冲他吐吐舌头,“像你这么笨的人,恐怕也只会这个了。”

“两人一人丢一次色子,谁的点数大,谁就算赢。”南风拿抓色子,朝碗里一丢。等色子停下后,他念道,“二二四,八点,该你了。”

李孝突然大笑道,“就凭你这点本事也敢跟我赌?”说完抓起色子往桌上一丢,等到色子停下,赢希得意的喊道,“我们赢了……”

李孝冲南风吹了口气,“怎么样?”

南风白了他一眼,然后放肆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李孝最讨厌别人在自己面前这样笑。仿佛在嘲笑自己白痴一般。

南风冷眼望着赢希,“我是跟你赌,他赢了我你得意什么?”

“呃?”赢希一愣,傻傻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一时没反应过来。

李孝一咬牙,“我跟她有什么区别吗?”

“就是。”赢希把钱搂地紧紧的。

“你别忘了,你可是女赌神,难道还怕输给我吗?”南风开始用激将法。

“谁说我怕的。”赢希很生气。

“那就跟我赌啊。”南风送了个飞吻给她。

“赌就赌,谁怕你,才八点而已,你以为我会怕你?”赢希抓起桌上的色子,双手一合,开始摇起来,摇一会停一会,朝色子吹吹气再继续摇。

“啪……”三颗色子被丢在桌上,在桌上旋转着。

赢希跟小湘目不转睛地望着色子。南风倒是一点都不着急。他越是这样,李孝就越不爽,“区区一个八点,还不到一半,你觉得你有多大把握赢?”

南风丢给他一个冷笑,“别忘了八以下还有四五六七。”

终于,滚动的色子停了下来,“二二二,豹子通杀!”赢希终于扬眉吐气了。

南风白了她一眼,“白痴,比大小没有豹子的。三个二就是六点。”这句话如晴天霹雳般把赢希击跨了。

“不可能,明明就是豹子赢了。你这个骗子!”赢希激动的抓住南风的衣领,重重的朝他胸口锤了两拳。

南风坏坏一笑,“不信,你问小湘。”

“我不问她我也知道是我赢了。”这次赢希变聪明了,知道问小湘自己肯定输。

“那你问问你的孝哥哥!”

赢希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李孝身上,看着她那可怜巴巴的眼神,李孝顿时不知该说什么。于是转过头盯着南风,“进来之前我有说过,我们来赌一把。我们指的就是我跟你,也就是说刚才有已经赢了你。”

南风切了一声,“不好意思……”指指赢希,“你……”再指指李孝,“你,两个加起来就是你们!”

李孝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有本事就跟我赌一把,你赢了,我给你一百两,若是输了,那十两就没得还了。”

南风纠正道,“是二十两。”

“姑爷!”听了这话,小湘急了,“既然已经赌完了,又何必再……”

“臭丫头,给我闭嘴。”李孝厉声喝道。

别说小湘了,就连赢希都被吓住了。

南风见小湘吓的面色苍白,眉头一皱,抓起色子往桌上一丢。等到色子停下来,小湘一看,“四五六,十五点。”太好了,这样一来,赢的机会就大了。

李孝嘴角一扬,一拍桌子,色子飞了起来,然后落在桌面上,“四六六,十六点。不好意思了。”

小湘粉拳一握‘对不起姑爷,都怪我’。

“大你一点。”赢希吐吐舌头,“我们赢了。”

李孝把脸靠近南风,“怎么样?服了吧?”

南风不屑地笑了,“谁输谁赢,你会知道的。”说完转身就走。留下一头雾水的李孝在原地发呆。

本以为赢了他,能看到他沮丧的神情,可没想到他依旧这么嚣张,丝毫不把输赢放在眼里,更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李孝有种想杀掉南风的冲动,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杀了南风。

赢希扯了扯李孝的衣服,“孝哥哥,孝哥哥……”

李孝回过神,挤出一丝微笑,“走,我送你回家。”

“恩。”

小湘低着头跟在南风身后,而南风则一直向前走,一路很沉默,似乎在想什么事。小湘时不时的回过头去看赢希跟李孝,她很想提醒南风注意看住赢希,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自己只是一个丫鬟。

看着开怀大笑的赢希跟李孝,小湘终于忍不住了,轻声唤道,“姑爷。”

南风停下脚步,但没有看她,“怎么了?”

“你跟小姐是夫妻,你是不是应该……”小湘没继续说下去,她相信南风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她想说什么。

南风瞟了一眼举止亲密的二人,“恩哼。”然后继续前行。这可急坏了小湘,“姑爷!”

南风转过身望着她,感觉到他火热的眼神,小湘紧张地吞吞口水,“姑,姑爷……”为什么姑爷总是用这种眼神看自己,而看其他人都不是这样的。

“我跟她虽然是夫妻,但没义务粘着她吧。就算要粘,也是做妻子的粘着相公。”白了一眼赢希,“她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反正跟我没关系。

感觉到一股敌意,赢希抬头望去,只见南风在看自己,于是朝他努努嘴。

见到李孝,赢父很意外,“阿孝,什么时候回来的?”

“世伯,我前两天回来的,今天特意过来给伯父伯母请安。”

“来来来,里面请。”

李孝故意冲南风扬起下巴。南风眼睛半眯,大步踏进赢府。李孝故意追了上去,轻声在他耳边说道,“看来赢家的人喜欢我胜过你。”

南风扑哧一笑还了一句,“自作多情。”

吃饭的时候,赢希不停的帮李孝夹菜,显得非常热情,简直是热情过了头。赢父赢母隐约感觉到有点不对。

送走李孝后,赢母拉着赢希就问东问西,而赢父也没闲着,拉上南风就给他上思想课。

李孝跟李娟见到南风非常意外,但李傲却不以为然。笑道,“坐。”

南风倒也不客气地坐下。

“不知……”还没等李孝问,南风就先开口,“我今天来是找你要钱。”

李傲眉头一皱,“钱?”

李孝一拍桌子,“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来我们家要钱?信不信我宰了你!”

李傲手一伸,“要多少?”

南风冲李孝一笑,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两?”李娟脸上闪过一丝怒气,“这个乞丐竟然这么贪。”

“你当我们李家是慈善堂?就算是你的狗命都不值一百两。”李孝欲发飙。

南风晃动着手指,“啧啧……李少爷,这你就错了,不是一百两,是一千两!”

“什么!”李孝血气往上冲,一巴掌打破一张椅子。

李傲握紧手里的茶杯。

南风冷笑道,“李少爷,年轻人,火气别这么大。我说李太师,是不是该给李少爷找个媳妇了,该给他降降火了。哈哈……”说完还放肆大笑。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一般包括都市言情、都市灵异、都市总裁、都市美女、都市兵王等多种,北苑小说网为大家提供最新热门的都市小说,喜爱都市小说的小伙伴们不妨来看看!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