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鬼医

鬼医

鬼医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5-21 21:46

评语:各种情节过度感情升华都恰到好处!文笔、文章的结构、人物的描写。都把每个人写的有血有肉的。很棒

《鬼医》主角秦风,陈馨儿小说,是诡梦徒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文章主要讲述了:我叫秦风,是个棺材子,母亲下葬时我却呱呱坠地,成为血河村里最忌讳的不祥人。我的左眼眼罩之下是一颗白瞳,而眼罩上写着符咒,奶奶叮嘱过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摘下眼罩。而噬眼厉鬼,恐怖婴灵,却因为我的煞气接踵而至,父亲还娶了一个活死人,他们都是冲我来的,究竟阴命的背后,隐藏着怎样匪夷所思的真相。

精彩章节

上面都是青紫色的伤痕,看起来应该是用竹鞭子打的。

不用说,肯定是福伯打的。

福伯对瑞穗向来都非常的严苛,瑞穗做错事他必定用竹鞭子狠狠的打一顿,我曾经哭着求福伯不让他再打瑞穗,可是福伯却说女孩子不管教好,以后会害了瑞穗一生。

很早之前就听人说过,福伯领养瑞穗完全是因为瑞穗长相秀气,水灵灵的模样以后一定可以嫁个好人家。

所以,他对于瑞穗的要求一直都很严格,无非是希望瑞穗以后可以嫁的好。

在农村,一点点芝麻绿豆的小事都会被传的很难听,瑞穗和栓子走的这么近,一定会被人说闲话的。

不过看着这些伤我的火气还是上来了,生气的拉着瑞穗要去找福伯好好的问一问。

瑞穗拽着我的手腕,她知道我要去干什么,也知道我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所以变温声劝说我。

“秦风,今天你应该练了很久的字,累了吧?回房休息,我给你买了绿豆糕,就放在屋去吃吧。”瑞穗说着就带着我回了房间。

坚决不让我插手她的事情,后来冷静下来想想,自己跟福伯说怎么可能管用呢?说不定到时候我也要跟着遭殃。

想到这,我便无奈的摇着脑袋,心中想着要是奶奶还在就好了,奶奶疼我也疼瑞穗,要是奶奶开口福伯就不敢再打瑞穗了。

“啪啦”

我正想着,突然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到了院子里,我侧着脑袋朝着门外看去。

原本坐在我对面的瑞穗立刻站起身来,她略带慌张的看着我说道:“秦风,你在这慢慢吃,我出去一下。”

瑞穗说着就朝着门外走去,走出了房门还不忘回过头将这木门关上,让我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我起身踮起着脚丫子站在门后,轻轻的把门打开了一条缝隙,看着院子里的情况。

院子里的瑞穗背对着我,她左顾右盼了一番,就朝着后门走去,很快一个高大的背影就闪了进来。

我一眼就认出来的人是栓子哥,瑞穗的肩膀微微抖动着,好像是在哭,而栓子的手上则提着行李。

一副要离开的样子,他轻拍着瑞穗的肩膀安抚着瑞穗,两人谈了一会儿,就好像是被什么声音给吓到了。

福伯神出鬼没一般的出现在他(她)们的面前,在福伯的呵斥下,栓子被赶走了,瑞穗蹲在地上放生大哭,我的心理难受的要命。

如果早知道会让瑞穗如此的难过,那么我倒是宁愿他们在一起。

福伯眯着眼眸看着瑞穗,嘟囔了一句什么,就朝着喜房的方向走去了。那里面就只有刚刚过门的沈青莲,福伯这是要去见沈青莲么?

我推开门朝着瑞穗走了过去,瑞穗拭去脸上的泪痕站了起来,她哽咽让我自己玩,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样的生活就只能用百无聊赖来形容,我坐在秋千上来来回回的**着,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福伯却很是奇怪,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没有出来,他和沈青莲有这么多话要谈么?

“哒哒哒,哒哒哒。”

正想着,一阵脚步声从院子深处传来,我立刻从秋千上跳了下来,转身看着院内。

那院子阴森森的,等了许久福伯的影子才映入我的眼帘。

他的脸上带着疲惫,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了,嘴唇有些发白,看起来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福伯!”我叫了一声。

福伯看到我,吃惊的瞪大了眼珠子,浑浊的眼眸中射出了惊惧的神情,不过很快他又立刻把这惊惧之态给压制了下去。

极为僵硬的冲着我笑了笑露出一嘴的黑牙,那是因为常年抽旱烟的关系。

“秦风啊,你吃晚饭了么?要是还没吃就去饭厅里等着,瑞穗会给你送吃的。福伯现在还有事,你自己先吃啊。”福伯一边说,一边打开后院的门,神神秘秘的出去了。

饥肠辘辘的我,只能去了饭厅,可是等了许久瑞穗也没有给我送饭菜过来,我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块糕点就回自己的房里了。

因为心情阴郁,我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在chuang上趴了半天,强逼着自己闭上眼睛,却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喘不上来气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人压在自己的后背上,我睁开眼,一张血淋淋的面孔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她的脸上没有皮,那血红的肉上暗红色的血几乎要滴到我的脸上,青色的经脉在她的脖子处剧烈的跳动着。

眼珠子外凸,直勾勾的瞪着我。

“啊啊啊啊!”

我惊叫着,想要用力的把她推开,而她却双手死死的按住我的肩膀,口中拼命的叫喊着:“给我,给我,快给我。”

她歇斯底里的叫喊着,那声音几乎把我的耳*都给穿透了。

“嘭”的一声,从门外冲进来一个黑色的影子,不等我看清那人是谁,他便拖着女人出了我的房间。

女人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却在我的耳边久久的回荡着,我很想下chuang追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我做不到。

我的**发软,整个人吓的在被窝里缩成了一团,深怕那张可怕的面孔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让我把什么给她?我颤抖着,脑海里飞快的运转着。

“哒哒哒。”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我清楚的听到有人近了我的房里,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紧张的缩着身体,牙齿开始上下的打颤。

“哗啦”一声,我的被子被掀开了。

“秦风?”

这声音是父亲的?我抬起头看着父亲,果真是他,已经被吓的六神无主的我,第一次扑进了父亲的怀里痛哭着,告诉父亲院子里有鬼。

“秦风,你别害怕,那不是什么鬼,是你的后妈她······”父亲欲言又止:“她病了,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这几天你跟着我睡。”

什么?后妈?她就是那个村里人口中的美女,我的天哪,那张脸怎么会?

“她,她的脸?”我磕磕巴巴的带着哭腔,看着父亲问道。

“你早点睡吧,别问这么多。”父亲阴沉着一张脸,轻轻的将我往木chuang上一按,又为我把被子盖上,坐在我的chuang边上,看着我入睡。

我不敢违抗他,只能半闭着眼眸假装睡觉,父亲起身捡起了地上的竹篮,那竹篮应该是中午福伯给我们送饭菜的篮子。

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父亲小心翼翼的用手捧着那篮子的底部,朝着门外走去。

我掀开被子,下了chuang,拿起桌上摇曳的蜡烛仔细的朝着地上仔细的看了看,这红彤彤的,好像是血?

没错是血?那篮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流出这么多的血来呢。

“秦风,不是让你早点睡了么?”父亲的声音突然传进了我的耳中,我吓的直接就把手中的烛台都给打翻了。

父亲二话不说一把将我拽了起来:“快点去睡觉。”

“这,这,这是血?”我心中一阵的寒颤,最后还是把疑惑问了出来。

父亲的眉头一皱显然是没有打算回答我问题,他粗暴的把我往chuang边一推,就拿着抹布在仔细的擦拭着地板。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父亲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九岁的我被强大的好奇心给折磨的彻夜未眠。

今夜父亲确实是陪在我的身边,并且我从那粗重的*@声中可以感觉的到,他应该很疲惫。

不过天才蒙蒙亮,父亲就起来了,我立刻闭上眼,怕被他发现。

他昨晚连衣服都没有换,一起chuang就急匆匆的出了房门,我想他应该是急着去看沈青莲。

从这一刻起,我的心中便是惴惴不安,就连福伯进了我的房间我也完全没有察觉,直到福伯那布满了皱纹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这才猛然的抬起头来。

福伯冲着我,很是温和的笑了笑:“秦风,该起chuang了,一会儿还要跟你爹去诊所呢。”

一夜未睡的我,其实两眼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但是又不能明说,只能是乖乖的起chuang麻木的换好了衣服。

如果是平时,福伯早就出去了,可是今天他却等着我把衣服换好,眉宇紧蹙带着淡淡的犹豫。

见我看着他,福伯清了清嗓子,低声道:“那个,秦风啊,昨晚中午的事情,你应该没有告诉你父亲吧?”

“什么?昨天中午什么事情?”我茫然的看着福伯。

“咳咳咳。”福伯咳嗽了一下:“没事,没事,走,吃早饭去。”

福伯拉着我的手腕,就往外走,我懵懵懂懂的跟在福伯的身后,当我走到内院的圆门前的时候,我突然间想到了。

昨天中午,福伯可是在内院里面待了一个下午,刚刚福伯指的是这件事吗?

我抬起头盯着福伯,才一夜福伯憔悴的让人担心:“福伯,你怎么了?”

“啊?”福伯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我能感觉到福伯的手有些发抖。

他勉强的笑了一下,说没事,就领着我近了饭厅。

出乎我意料的是父亲还没有过来,一直到我吃完了早饭,也不见父亲来,最后福伯只好带着我去门外的车旁等着。

父亲比平时要晚了两个多小时,并且他和福伯一样,脸色阴暗,嘴唇发紫。

上了车,父亲一言不发的开着车,我不敢多说一句话,乖乖的坐在一边。

车子在诊所前缓缓的停了下来,父亲打开车门有些失魂落魄的下了车,我跟在他的身后,一进诊所父亲便坐在木椅上凝眉沉思着什么。

而我不敢打扰他,就搬了一把小椅子乖乖的坐在一边,静静的呆着。

不过,这样的平静很快就被打断了,村头的王婆生拉硬拽的把自己的孙女给拽进了诊所里。

她的孙女叫王菊香,今年二十六岁,长相一般,智力有些问题。

就她这个年纪,在我们村里早就应该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可是她因为智力问题至今也没有嫁出去。

而且,我看着王菊香今天好像有些不一样,那肚子似乎鼓鼓的,虽然还不是非常明显,可是和纤细的四肢搭配起来,那真的是有些奇怪。

她哭喊着,用方言说着不要,不要。

可是王婆却紧紧的拽着她的手,一脸落寞的跟父亲说着什么,因为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太低了,我听不清具体的内容。

总之是听到造孽之类的字眼,父亲的脸色变得更为的阴沉了,他撇了我一眼吩咐道:“秦风,你在这前面看着,千万别进来。”

父亲说完就带着王婆和王菊香进了里面的房间,那里面的房间原本是给病人休息的时候用。

一进去,我就听到了王菊香惨烈的哭喊声。

父亲打开门走了出来,从架子上拿了金属钳子之类的东西,还有就是一包白色的粉末。

我好奇的站起身来,朝着那屋子里看了一眼。

那屋子特别的暗,王菊香躺在白色的架子chuang上,**拼命的蹬着,嘴里反反复复的说着不要。

王婆那布满了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怜悯,低声的劝说王菊香很快就好了,父亲给那些钳子消了毒便进了房间,并且迅速的把门给关上了。

我呆呆的站在门外,一脸的茫然。

“啊啊啊!”

这是王菊香最后一声叫喊声,很快里面就没有了动静。

我的心跳的飞快,好奇驱使着我一步一步朝着那房门口靠近,这才刚贴到门边,门缝里就透出了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

这味道来的太突然了,我蹙眉眯着眼睛朝着门缝里看,可惜什么也看不到。

“嗯,好了,回去之后要好好的调养身体。”

父亲的声音在次响起,我怕被发现,心虚的闪开,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摆弄着手中的字帖。

那扇门打开,只有父亲和王婆出来,王婆说是要去找拉板车的过来,父亲想了想便热心的说要送王菊香回去。

他知会了我一声,让我好好的看店,我点了点头看着父亲扶着已经面无血色的王菊香从屋子里走出来。

王菊香额头上全都是汗水,半闭着眼眸,被塞到了车里。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悬疑小说 灵异恐怖小说 热血爽文小说
悬疑小说
悬疑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悬疑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悬疑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鬼夫大人,求放过
    鬼夫大人,求放过

    都市 / 奉天,朱莫寒

    2019/08/20 | 0 人已阅

    评分:5.0

  • 国安七号
    国安七号

    悬疑 / 周蓬蒿,伍紫衣

    2019/08/20 | 0 人已阅

    评分:5.0

  • 谜雾
    谜雾

    悬疑 / 吕次国,杨昊天

    2019/08/20 | 0 人已阅

    评分:5.0

  • 鬼夫,不可以
    鬼夫,不可以

    悬疑 / 江流一,隋今知

    2019/08/19 | 0 人已阅

    评分:5.0

  • 鬼夫宠如命
    鬼夫宠如命

    悬疑 / 宋微,沈如愿

    2019/08/19 | 0 人已阅

    评分:5.0

  • 我盗墓的那些年
    我盗墓的那些年

    都市 / 刘子强,露露

    2019/08/19 | 0 人已阅

    评分:5.0

灵异恐怖小说
灵异恐怖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灵异恐怖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灵异恐怖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热血爽文小说
热血爽文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热血爽文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热血爽文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位面穿梭者
    位面穿梭者

    短篇 / 达斯特,玄空婉儿

    2019/08/20 | 0 人已阅

    评分:5.0

  • 天神
    天神

    玄幻 / 圣魔,紫苑

    2019/08/20 | 0 人已阅

    评分:5.0

  • 问魔
    问魔

    短篇 / 云生,古柔

    2019/08/20 | 0 人已阅

    评分:5.0

  • 农医
    农医

    都市 / 赵八两,周婷

    2019/08/20 | 0 人已阅

    评分:5.0

  • 市井崛起记
    市井崛起记

    都市 / 易克,秋桐

    2019/08/20 | 0 人已阅

    评分:5.0

  • 鸿蒙古卷
    鸿蒙古卷

    玄幻 / 宋翊,宋墨秋

    2019/08/20 | 0 人已阅

    评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