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我的姐姐是杀手

我的姐姐是杀手

我的姐姐是杀手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5-21 20:16

评语:小说在一件件剧情事件和冲突里层层铺开,水到渠成地展现了故事的发展,人物关系以及伏笔的铺设。非常不错,值得推荐!

《我的姐姐是杀手》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主角是亚当斯,冷芸的小说。在上海这个大都市中,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生活而努力着,我们的女主角也和其他人一样,是个乐观,单纯,又有点喜欢占小便宜的普通女孩。也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中为了自己的所向往的美好生活努力工作。然而有一天,女主角突然接到一封信,寄信的人是从小就离开家的姐姐,对于这个有点呆的小姑娘来说,或许这是上天给予她的礼物吧?可自从她姐姐到来之后,她向往的美好生活便消失了……后来她发现,原来自己姐姐的职业是——杀手?她只能无奈的对姐姐说道:“姐姐,别闹了。”

精彩章节

每天,冷芸还是照样的上着班。在众人的期待下,公司的电脑终于寿终正寝,彻底的报废了。


“耶!”众人欢呼道。接着小雅立刻拿起电话打给了经理。

在几声嘟嘟声后,经理接起了电话:“喂……”

“喂,经理吗?对,我是小雅,那个公司的电脑坏掉了哦。”小雅悻悻地说着。

“哦?这样啊!那好吧!那叫小吴跟小芸去电脑城买一台新电脑好了。”经理说完便把电话挂断了。

挂掉电话,小雅神秘的看着小吴,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恩?为什么……这……这么……看……看着我?”小吴被小雅不停地盯着看,紧张得口吃道。

“哟,瞧你那样,真不知道经理为什么会选上你。”小雅看到小吴紧张的样子,努努嘴埋怨道。

“选我?”小吴也听得稀里糊涂。

“嘿嘿,小雅你就别卖关子了,跟大家说说吧。”阿辉开口了。

“嘻嘻!”小雅也不回答,只是把目光转向了冷芸,眼中充满艾1魅。

“小雅!到底怎么回事?”冷芸被小雅的目光盯得非常不自然,站起身疑惑的问道。

“嘻嘻,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经理说让小芸和小吴去电脑城买电脑啦。”小雅把经理的话说了出来。

“啊?”三个人同时道,脸上有着各自不同的表情。小芸是害羞,小吴是兴奋,阿辉是失望。

“怎么会这样!不公平啊!”阿辉抱着头痛苦的说道。

“喂喂,我说,对于电脑你有小吴和小芸熟么?”小雅来到阿辉身边,问道。

被小雅直接刺中软肋,阿辉顿时无话可说,只得在那埋头纠结着。

看到阿辉沮丧的样子,小雅便对小吴说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要是晚了小心我让你一个人去哈。”

“哦哦!”回过神,小吴哗啦一下把东西收好,对着小芸说道:“小芸,我们走吧。”

“哦!”冷芸听到小吴的话,应了一声跟着小吴。

“小芸,小心点!”走到楼梯口时,小雅伸出头对着冷芸叫道。

“噗!”小吴听到小雅的话,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

“小雅你在胡说什么啦!好啦!我们走了。”小芸赶紧对小雅打了声招呼后便匆匆下楼了。

坐着小吴的摩托车,冷芸一时间也不知道将手放哪里。这时,小吴突然一个急转,吓得冷芸直接抱住了小吴。

“啊……”小吴被冷芸这一抱,差点幸福得晕了过去。

一路上,小吴真是要多得意有多得意,自尊心膨胀到了一个极点。来到电脑城,冷芸和小吴来到其中最大的一间店铺中。

“您好,请问是要买电脑么?”销售员热情的说道。

“是的。”小吴答道。

“那您需要怎样的电脑呢?”

“恩,我想自己组装一个。”

“好的,请跟我来。”

说罢两人来到了摆放硬件的地方。“小芸,你看看吧。”小吴对着冷芸说道。

看着柜子上五花八门的硬件,什么显卡,内存等等的一大堆,冷芸也开始头痛起来了。过了一会,冷芸实在不知道要买哪种,只要对小吴说道:“小吴,你决定就好。”

“恩,那好吧,那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恩,然后那边那个……对,还有最上边那个……”很快,一台崭新的主机便组装完成了。冷芸看着手上的配置清单,不由得愣了下。转身对小吴道:“只是做普通的文员工作,不用配这么好吧?”

“不行,要配就一定要配最好的。”小吴坚持道。

“哦,好吧。”冷芸也点了点头。

配好了主机,两人顺便买了台显示器然后就回公司了。

来到公司,其他两人看到那台崭新的电脑,纷纷两眼放光,争着吵着要玩。看着这台电脑的运行速度,所有人都赞同的点了点头,小雅说道:“恩,这才像点样子,小吴,不错噢~”

小吴害羞的摸了摸头道:“没什么啦。”

阿辉这时拿着那张电脑清单便读了起来:

CPUAMD羿龙IIX61090T

散热器华硕SilentKnight(沉默武者)2

主板华硕M4A89TDPRO

显卡微星R6950TwinFrozrIIIPowerEdit

内存海盗船8GBDDR31600套装(CMZ8GX3M2A)

硬盘WD1TB7200转64MBCa^viarBlack(串口)

SSD海盗船CSSD-F60GB2-BRKT(60GB)

显示器戴尔ST2420L

声卡集成

网卡集成

光驱三星蓝光康宝SH-B083A

机箱酷冷至尊侦察兵

电源ANTECTruePowerNew650(TP-650)”

看完配置,阿辉在看看价格吃惊的说道:“啊?一万多?等下你会被经理杀了的。”

“啊?”小吴听到阿辉的话,也吓了一跳。

“别听他的,而且刚才经理也没说让买多少钱的吖。”小雅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呃……”看着小雅的样子,阿辉也无可奈何,只得拍拍小吴的肩膀说道:“好自为之吧。愿主保佑你!”

之后,经理看到了公司的新电脑。

“恩,这电脑不错啊!”经理看到电脑的第一感觉。

“呵呵,是啊!”阿辉应道。

“小吴,那这个电脑多少钱?”经理问到了重点。

“这……”小吴被经理一问,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来。

经理看到小吴的样子,阴沉着脸望着冷芸道:“小芸你说。”

冷芸见到经理的脸,只是举起一根手指道:“一……”

“一千多啊?恩,很便宜,不错!”经理抢过话语,高兴得说道。

“经理,是一万多……”冷芸纠正道。

“一万……”经理听到冷芸的话,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咳咳……”

“那个,经理吖,真是不好意思。对不起啊!”冷芸连声抱歉道。

“呼呼!”顺过气来,经理看着冷芸那充满歉意的脸,到嘴边的话直接咽了回去。整理了下衣服道:“算了算了,下不为例啊!”说完,经理便离开了。

“经理慢走。”就在冷芸说完这句话后,办公室的几人都欢呼雀跃起来。

“哇塞,想不到小芸你的魅力还真是好的不像话呢,居然连经理那个守财奴都迷得一愣一愣的。”小雅一开口便引来了冷芸的白眼。

“就是啊!你们刚才看到经理的表情没有,那叫一个精彩啊。”阿辉也不甘寂寞的插话道。

“你还不是一样,还好意思说别人。”小雅鄙夷的说道。

“我哪有?”阿辉再次被小雅刺中软肋,急忙辩解道。

“咦?真的?”说罢,小雅趁冷芸不注意,拉下了冷芸的衣服,露出了洁白的肩膀和隐约的峰边。今天冷芸正好穿着一件后绑式的胸.衣,结果被小雅这样一拉,直接*光乍泄。

“噗!”阿辉见到眼前的*光,鼻血如喷泉般宣泄而出,直接倒地不起。

“啊!”冷芸尖叫了一声拉起自己的衣服,羞红了脸对小雅叫道:“讨厌!”

“呃……呃……”此时小吴也处在大脑当机的时刻,就连口水滴到了桌子上也浑然不知。

小雅看到倒在地上的阿辉,直接无视了冷芸的埋怨,走到阿辉身边,蹲了下来道:“这样就晕了,还真好意思说你比经理好啊!把口水擦擦吧!看你一脸的猪哥样。”后半句是对小吴说的。

一场小闹剧后,冷芸也下了班,回到了小区。

刚走到小区门口,陈大爷叫住冷芸道:“小芸,等一下。有你的信。”

听到陈大爷的话,冷芸疑惑道:“信?”

“恩。来,给你。”

“谢谢。”拿到信,冷芸看了看封面,上面写了自己的名字和地址,然后就没有其他的信息了。

“会是谁写信给我?”拿着这一封奇怪的信,冷芸回到了家里。拆开信,看到信开头的几个字后,冷芸便呆住了。只见信的开口有五个字:亲爱的妹妹。

“不好意思如此唐突的写信给你,希望没有吓到你。我是从小被爸妈送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因为那时候你还没出生,加上姐姐住的那个地方根本就不能写信或者打电话,我也是在最近跟父母联系后才知道自己有一个妹妹的。我很高兴我能拥有你这个妹妹,后来我问了父母才知道你现在一个人在上海生活。姐姐估计过几天就会去你那哦,到时候姐姐会打电话给你的。

姐姐:冷凌”

冷芸迅速的看完了信,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是拿着信在那愣愣的坐着。许久,冷芸才回过神来。看了看窗外,冷芸叹息道:“已经晚上了么?”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姐姐,冷芸一时间根本就接受不了,而且自己的父母也没有跟自己说过。冷芸觉得自己一直被家人蒙在了鼓里。想到这,冷芸立刻拿起了电话,拨给了父母。

在父母那里了解到事情的始末后,冷芸只是说了一句:“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便挂掉了电话。

浴缸中,冷芸一直看着那封信,脑袋里涌现出母亲的话:“小芸,在生你姐姐时,你的父亲的事业正好处在低谷的时期,无奈之下,只能将你还在襁褓中的姐姐送去给了一个远房亲戚,约定父亲整顿好公司的事业后便把你姐姐接回来。可,没想到得是,当两年后我们想要去接你姐姐时,却发现那个远房亲戚已经不知道搬去哪里了,我和你爸爸花了一辈子的时间都在打听着你姐姐的下落,可是都没有一点消息。”母亲的话中透着不舍与伤心,而母亲哽咽的声音也像一根针一样刺痛了冷芸的心。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然而冷芸最生气的是,父母竟然就这样瞒着她,一瞒就是20年。想到这里,冷芸甩了甩头,一憋气躲到了水里。

这个是冷芸的一个小习惯,从小,冷芸只要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她就会憋着气躲在水中,直到憋不下去为止。

第二天,冷芸像往常一样出门坐地铁到公司上班。

来到公司后,冷芸满脑子都是有关自己那个未曾见面的事。就连小雅在旁边一直叫她她都不知道。

“小芸?小芸?你怎么了?”小雅看到冷芸的样子,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冷芸只是简单的回答着。

“真的吗?看你今天老是魂不守舍的样子,到底怎么啦?是不是生病了?”说罢,小雅还摸了摸冷芸的额头。

“哎呀,我真的没事啦,可能是昨晚窗户没关好,着凉了。”冷芸敷衍道。

“哦,是吗?那要不要先吃点药?”

“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听到冷芸的话,小雅也只好停止了询问,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看着冷芸。脸上挂满了担心。

之后,冷芸跟经理请了长假。

“喂,经理吗?”

“恩,是小芸啊,有事吗?”

“是这样的,经理我想跟你请个假,恩,最近我身体有点不舒服。”

经理也不疑有它,大大方方的给了冷芸一个星期的长假:“恩,小芸你就安心休息吧,你的工作我就交待小雅叫她帮忙的。”

“谢谢经理。”

家里,冷芸躺在chuang上,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原本冷芸简单的生活也被这封信给搅乱了。就在冷芸起身想去煮泡面时,冷芸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就让我伪装我嘴角不屑让孤独乘以更孤独的两倍……”

接起电话,冷芸原本颓废的心情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好的,我马上下来。”

来到楼下,冷芸签收了邮件。拿回房间,冷芸拆开了邮件,看到里面除了衣服外还有一封信。

拆开信,冷芸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字迹。是那个姐姐的信。

“小芸,这几天过得好么?原本我是想在今天过去找你的,但是突然有事情要推迟几天。我已经把我衣服都打包好给你寄了过去了,如果你看到后,记得先帮我把这几件衣服洗一下哦。

姐姐留”

看到这封信,冷芸叹了一口气,看着堆在地上的那衣服,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在冷芸洗完衣服刚想晾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一开门,冷芸便惊讶的说道:“小雅?你怎么来了?”

原来,小雅自从那天见到冷芸的样子后,再加上隔天冷芸便请假了,实在是很担心,所以趁下班的时候来到冷芸的家里想看看她。

“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冷芸道歉道。这件事冷芸不得不瞒着所有人,因为这个姐姐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先不说,而且这又是自己的事情,冷芸也不想去麻烦别人。

“吖,看到你没事就好了。怎么,不请我进去坐么?”小雅见冷芸已经恢复了过来,自己也开心的说道。

“哦,哦,进来吧。”冷芸招呼了一声便走到阳台继续晾衣服了。“小雅你先坐一下,我晾晚衣服就过来。”

“咦?小芸,你什么去买了这么多衣服啊?哇,露背装……这,这是比基尼……”

小雅看着冷芸晾的衣服后,大惊小怪的说道。这也难怪,因为在小雅的记忆中,冷芸的着装从来就跟xing1感不搭边,不是休闲服就是T-SHIRT加短2裙,算是最xing1感的也只有一件无肩的蕾丝裙而已。当然,小雅也只是在冷芸的衣柜中看到而已。

“吖,没有啦,这……这些不是我的……啊,不是不是,这些是我的……”冷芸支吾道。

“好啦,我又没说什么,你干嘛这么紧张?嘻嘻,来我帮你吧。”小雅看着冷芸尴尬的样子,笑着说道。

“恩,恩,谢谢。”

“哇,旗袍!”

“三点式!”

“……”

“……”

晾到最后,小雅直接抓狂道:“小芸你真的很不够朋友耶,居然有这么多漂亮衣服也不拿出来穿。呜呜,真是暴殄天物吖!”

看到小雅已经彻底的误会了,冷芸在心里把自己的那个未见面的姐姐骂了个千遍万遍,之后便直接无视了小雅。

德国,慕尼黑。

一个正坐在路边咖啡店喝咖啡的女人突然打了个喷嚏。“咦?怎么回事?”女人糊涂道。

“凌,你在这里啊。”这时,一个打扮得非常阳光的男子坐到了凌的对面。

“跟你说过不要叫我凌,再乱叫的话小心你的舌头。”凌冰冷的说道。

“哎,是是是,噬魂的第一杀手——月还是这样的冷血无情啊。”男人哈哈的笑了一声,便沉声道:“查出来了,这是目标的资料。”

“我再说一次,我现在已经跟噬魂没有任何关系了,请不要把我和那个组织扯在一起。”凌冷声道,随手接过文件看了起来。

“随你咯!”男人不在乎的说着,整个背靠在了椅子上,享受着温暖的阳光。“恩,还是在慕尼黑舒服啊。”

就在凌专心看着资料的时候,那个男人不经意的问道:“月,听说你在中国有一个妹妹是不是?”

听到男人的话,凌直接暴走,瞬间一个杯子直冲男人的面门。

“噢噢,看来我是说对了哦。”男人还是那样随意的说着。而杯子正停在他脸前,距离他的脸只有不到半厘米的距离。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除了我之外应该不会有人知道才对。”凌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对于这个男人,凌也不懂他究竟要说这些干嘛。

“恩,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我们组织查得到的,噬魂未必查不到,如果到时候噬魂突然发难的话,那你妹妹就有危险了。”男人还是摆着一副欠扁的表情,满不在乎的说道。

凌听到男人的话,也皱着眉头思索着这个可能性。“炽,我现在需要你派人帮我看着我妹妹,至少在我任务完成前。”

“哎呀,既然月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啊,毕竟现在的主要目的是要先把目标铲除,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去办好了。还有,不要叫我炽,我有名字的——我叫亚当斯,记住了。”亚当斯保证道。

我们再把镜头转回来,此时冷芸在和小雅嬉闹了一阵后小雅也告辞离开了。冷芸也专心的煮着方便面。

第二天,亚当斯的手下便以游客的身份来到了中国,根据凌提供的地址来到了冷芸居住的小区。

“唉唉,你们找谁呢?”陈大爷看到几个陌生的外国人来到小区,便拦着他们道。

“AlterMann,MissYunWarumdieK?lte?(老大爷,请问冷芸小姐在吗?)”其中一个男人问道。

陈大爷听到那几个德国人说话,直接是满头雾水。而几个德国人也不懂得说汉语,一时间几个人都只能在那干瞪眼。

“IchsagteLance,gehenwireinfachfinden?(我说兰斯,要不我们进去找吧?)”其中一个德国人不耐烦的说道。

“Nein,sagtederChef,dassdieChinesennichtüberdeutlichwerden。(不行,老大说过在中国不能太招摇。)”这时领头的德国人兰斯开口拒绝道。之后便拿起了行动电话拨给了亚当斯。

“Boss,Aktionblockiert,nichtverstehen,Chinesisch。(老大,行动受阻,不懂中文。)”兰斯开口道。

“EineGruppevondumm。(一群笨**。)”亚当斯对着电话吼道。

“Boss,dannwiemacheichjetzt?(老大,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兰斯询问着。

“Nun,SiesagtenzudemMann冷芸。(这样吧,你跟那人说:冷芸)”亚当斯直接说出了冷芸的名字。

“Uh。(呃)”考虑了一下之后,兰斯对着亚当斯说道:“JedeWeise,Chef,ichderalteMannzeigtedasTelefon,sagenSieihm。(要不这样,老大,我直接把电话拿给老大爷,您跟他说。)”

“Nun。(好吧。)”亚当斯无奈道。

兰斯把电话拿给陈大爷,用手比了个接听的手势。

陈大爷拿过电话,便开口道:“喂。”

“喂,您好。”

“哦,你好啊,请问你要找谁?”

“我想找冷芸小姐。”

“找小芸啊?有事么?”

“是这样的,我是小芸的朋友,因为现在在外国工作不方便,想拜托小芸帮我照顾下我的几位德国朋友。”

“哦,哦,是这样啊,好的好的,我这就帮你叫小芸去。”陈大爷也不疑有他,听完后对着那几个人笑道:“你们等一下啊,我帮你们叫去。”

兰斯几个人点点头,拿过电话便听到了亚当斯的吼叫:“Einiget?uschen,zumirzurückkommenChinesischlernen。(你们几个笨**,回来给我好好学汉语。)”

此时小芸正在家里看着电视,突然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你好。啊,陈大爷吖,有事么?”

“小芸啊,你有个朋友说他的德国朋友来中国旅行,说要你帮忙照顾一下呢。”

“恩?德国朋友?”冷芸听到后是一头雾水,搞不明白自己几时有德国朋友的。

“对啊,小芸难道你不认识?”陈大爷听到小芸的话,惊讶道。

“哦,没,陈大爷等一下,我马上就下去。”冷芸说道。刚才冷芸转念一想,最有可能的就是自己的姐姐的朋友了。

来到楼下,冷芸刚要打招呼,那几个人便惊讶的叫道:“Monate(月?)?”

看到几个德国人吃惊的表情,冷芸更是一头雾水了。

兰斯最先反应过来,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交给了冷芸。之后便匆匆走掉了。

“唉?唉?怎么走了?”陈大爷糊涂道。

“哦,他们有事,就先走了。”冷芸说完,拿着信便回去了。

路上,兰斯直接又一个电话拨到了亚当斯那里:“Boss,derdasM?dchenmitdenkaltenMonatenYunaussahgenannt。(老大,那个叫冷芸的女孩跟月长得好像。)”

“Oh?Istesnicht?(哦?是么?)”亚当斯听到手下的报告后惊讶的说道。

“Ja,Chef.Dassolltenwirnichtversuchen,dieM?dchen?SehenSie,wennsiek?nnen......(是的,老大。那我们要不要试一试那个女孩?看看她是不是也……)”兰斯询问道。

“Nein,dieerstenichtvorschnellzuhandeln.WennSiewissenlassenaufden?rger.(不,先不要轻举妄动。如果让月知道了就麻烦了。)”亚当斯拒绝道。

“Ja,ichverstehe.(是的,我明白了。)”兰斯应道。说完便挂掉电话,随后几个人便消失在了街口。

挂上电话吼,亚当斯躺在chuang上,手里拿着杯红酒,看着那猩红色的液体扬起嘴角说道:“跟凌长得很像么?呵呵,有趣。”

回到房间的冷芸,拆开了信,只见信上写道:“小芸,姐姐的几个德国朋友今天过去玩,麻烦你照顾一下他们好么?谢谢咯。”信的下方还留着一个电话号码。

第二天,冷芸便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你好,请问是冷芸小姐吗?”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是我。请问有什么是吗?”冷芸问道。

“哦,是这样的,我叫李鹏,我是你姐姐的朋友,因为昨天过安检的时候出了点事,所以就先让我几位朋友过去找你,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李鹏在电话里道歉道。

“哦哦,没事没事。”冷芸连忙道。

“那就好,恩,我和几位朋友明天想去参观下上海的风景,不知道冷小姐明天方便吗?”李鹏询问道。

“啊?哦哦,可以,我这几天正好休息。”

“呵呵,那可真是巧了。那我明天再给你打电话咯,再见。”李鹏说道。

“好的,再见。”

冷芸挂掉电话后,看着窗外的风景,心里突然有了一丝丝的期待,到底姐姐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场景,德国慕尼黑郊外一座庄园外的树林。

“月,怎样?发现目标没有?”亚当斯穿着特种部队的作战服,趴在凌的身边说道。

“还没,目标似乎从刚才进去后就没再露过脸。”凌还是一副冰冷的脸孔说道。

“我说月,干嘛要一直板着脸,好像谁都都跟你有仇似的。”说完亚当斯还把手搭在了凌的肩膀上。

“放开。”凌冷冷的说道。

“我说不呢?”亚当斯还是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哎呀哎呀,我说月,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盟友的?”亚当斯看着自己被冰块包裹着的手,摆出了一个无奈的笑脸对着凌说道。

“下次你再毛手毛脚就不是只被冻住手那么简单了。”凌给亚当斯下了最后的通牒。

就在亚当斯还想反击的时候,凌突然道“目标出现。”

亚当斯立即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拿起望远镜并报着数据:“距离800,风向南,风速100。目标12点钟方向可以射击。”

调整好参数后,只听见一声闷响,远处庄园已经是乱成了一团。

“Alarm!Alarm!DerFeind!(警戒!警戒!有敌人!)”在庄园的保安迅速反应过来对着麦克风说道。

“哇,月你的枪法还是那么准。”亚当斯赞叹道。

凌直接给了亚当斯一个白眼,对于这个男人,凌一直都看不透他,明明拥有非常强的实力,但是总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阔少形象。但是亚当斯在认真起来的时候却是另一个人,那时候连凌都有一种恐惧的感觉。

“撤。”凌只说了一个字,收起阻击枪准备离开。

“等等。”亚当斯似乎发现了什么,叫道。突然,亚当斯破口大骂道:“该死,那混账是个替身。”

“什么?”凌听到亚当斯的话,立刻拿着阻击枪的瞄准镜往庄园看去。

镜头中,凌看到刚才自己射杀的目标正站在那里,而地上躺着一个和他一摸一样的人。而周围的保安则围着那个人,警惕着周围。就在凌再次瞄准想开枪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丝反光的物体。

“不好,快趴下。”亚当斯比凌更快的反应过来,直接扑向了凌。

“砰”的一声爆炸后,他们刚才趴着的地方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的坑了。

“Damn!(该死!)”亚当斯骂道。

“没办法了,看来敌人已经发现我们了。”凌冷静地说道。

“恩,看来只能来硬的了。”说完,亚当斯握紧了拳头。

“走吧。”凌说道。

“恩。”亚当斯说完,两人已经消失在了森林中。

“Go!Go!GesendetamWaldaussehen.(Go!Go!派人去森林看看。”其中一个保安对着麦克风说道。这群人大多数是从军队退伍的老兵,而后被雇佣成了雇佣兵,雇佣他们的人,是德国某黑帮的BOSS。也是凌此时的目标——耶力雷诺(德国的名字跟中国的相反,名字在前,姓在后)。

就在这时候,两人已经快速迂回到了庄园的侧边了。

在比了几个手势后,两人便分开了。只见亚当斯一个轻巧的翻身翻过了墙壁,一个旱地拔葱跃上了屋顶,拿出了手枪,咔嚓一下将子弹上了膛。

“Wer?(什么人?)”一个雇佣兵听到屋顶的响声便举枪向屋顶看去。

“砰!”一颗子弹直接穿过了雇佣兵的脑袋,接着,还没反应过来的雇佣兵已经纷纷中枪倒地,眼看是活不成了。

“WersindSie?(你们是谁?)”雷诺看着出现在屋顶的亚当斯和旁边的凌,惊恐的问道。

“Siet?ten!(杀你的人!)”亚当斯直接说道。接着便举枪顶在了雷诺的脑袋上。

“Undsoweiter......eineMinutewarten,wei?tduwerichbin?(等……等一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雷诺看着手枪,强装镇定的说道。

“Wirbrauchennicht!Bye!(我们不需要!拜~)”亚当斯露出了一个冷笑,便扣动了扳机。

“砰”一声枪响过后,雷诺带着一脸的不甘去见上帝了。

“走吧。”亚当斯掰上保险,把枪收回枪套中,对着凌说道。

“恩。”凌也收起武器,然后打了一个响指。

这时亚当斯只听见几声类似玻璃破碎的声音,便摆出了个惊恐的表情,对着凌说道:“哇塞,下手不用这么狠吧?”

见凌根本就没理自己,亚当斯无奈地摇摇头吹着口哨和凌离开了。

而庄园的后面,只见到无数碎裂的冰块,冰块中夹杂着一块快人体的碎片。这几个人就是负责守卫庄园后面的雇佣兵,他们在还不知道任何事情的情况下便已经被凌动用能力给冰封起来了,成为了一个个的冰雕。而后,随着凌的响指,这几个人也碎成一块一块了。

而此时,时间也只过了3分钟而已。我们把镜头退回刚才亚当斯在屋顶射击的时候。亚当斯当时在射杀了那个雇佣兵后立即往旁边打出了几发子弹,然后马上动用自己的能力控制子弹直接把其他的人爆头。这就是亚当斯真正的实力——支配。而凌的能力则是——冰。(对于能力的由来,往后会有介绍)

地点:达豪集中营遗址的一个地下基地中。

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人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而他身旁的一个旧唱片机则在播放着贝多芬的钢琴曲。

这时候,一个黑衣人来到了男人身前,对男人说道:“Boss,derNachrichtendesMonats。(头领,月有消息了。)”

“Said。(说。)”男人摆摆手说道。

“IstnachUntersuchungenIntelligenz,undwirsindjetztaufNebenbuhlermitAdamHeathButler,geradelangeher,dasieHerrngemeinsameKraftderbeidenRenaultermordet.(是,据情报人员的调查,现在月正和我们的死对头亚当斯希特勒一起,就在前不久,他们两人联合刺杀了耶力雷诺。)”黑衣人汇报道。

“AdamHeathButler?(亚当斯希特勒?)”男人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疑惑道。

“Chiistdie?lteste。(就是炽的头领。)”黑衣人答道。

“Warsein。(原来是他。)”男人似有所悟的说道。沉默了一会,男人吩咐道:“NunlassenSiemichprüfendieseIntelligenzChiFührerundsogarseinenTagzuessen,wasichwei?auch,dassganzklar.(马上让情报部门给我查这个炽的头领,就连他一天吃的什么,我也要知道得清清楚楚。)”

“Ja!(是!)”黑衣人领命后直接退了下去。

男人见黑衣人退下后,突然捏碎了手中的杯子,顷刻间,红色的液体沾满了男人的双手,男人毫无感觉的自语道:“Siesehen,wiediesemeineHandfl?che,Monatentgangen。(看这次你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月。)”

(达豪集中营位于德国慕尼黑西北约80公里处,1933年建成,1938年扩建。它是德国纳粹建造的第一座集中营,曾被作为培训德国党卫军集中营军官的教学基地。这里先后关押过21万人,包括许多犹太平民和苏联战俘,其中近3.2万人被迫害致死或遭枪杀。1945年4月29日,集中营被解放,3万多名在押人员重获自由。)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都市小说 悬疑小说 女强小说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一般包括都市言情、都市灵异、都市总裁、都市美女、都市兵王等多种,北苑小说网为大家提供最新热门的都市小说,喜爱都市小说的小伙伴们不妨来看看!

查看更多>
悬疑小说
悬疑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悬疑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悬疑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女强小说
女强小说

女强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女强小说大全,打造女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女强小说免费阅读。看女强小说,就上北苑创意小说网。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9954号-2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