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愁心明月

愁心明月

愁心明月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5-21 17:28

评语:超级喜欢作者的构思,写的绘声绘色。很好看,情节安排的也合理,把复杂又赤忱的感情写的得真好,实力推荐

《愁心明月》主角是杨过,李莫愁的小说作者是萧睦,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李莫愁,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出墓的小龙女、断爱的小龙女、被背弃的小龙女。而小龙女,何尝不是爱情美满版的李莫愁?!她和小龙女一样,身负古墓后人终身不嫁的咒语,本要继承那守宫砂和寂寞。所不同的只是,李莫愁遇上的是负心人陆展元,小龙女遭遇的却是同样至情至性的杨过!于是忽然畅想,假如给李莫愁一个杨过,结局将会是怎样……

精彩章节

且说李莫愁离开了嘉兴府,在市场上买了一头花驴,借以脚力,优哉游哉的往湖州方向而去。

日间慢行,欣赏路上自然美景,入夜就找店入住,倒是行得不紧不慢。

途中偶有遇人失礼,总是想起甄志丙那些故事教义,倒也能压下心气。实在急了,也就将人教训一顿,倒也不会胡乱伤人性命。

如此行来,倒是心情大好。似乎不久前陆展元一事,已经让自己彻底的忘了个干净。

这一日,李莫愁照常骑着花驴慢行,只是路过一处村庄的时候,却听得村口传来一阵追打声。

“打死这个偷鸡贼,打他!”

“死叫花子,叫你偷鸡,打,给我打!”

人群闹动,李莫愁倒是好奇了起来。于是转了方向,朝着村口方向望了过去。只见一群农家人,手持扫把竹耙,群起追打一名老丐。那老丐一边躲闪,一边还啃着手里的鸡腿。身形似乎颇为灵活,身躯又似乎颇能挨打,眼看着扫把竹耙打来,却也是无甚大碍,只是一边跑着,一边吃着。

“呵,真这个贪吃的老乞丐。”李莫愁先是看着一笑,而后却慢慢赶了过去。心想,“就算是偷鸡来吃,也已经受了这番棒打,再打下去,恐怕要出人命。这老乞丐也是可怜,我当助他解围。”

李莫愁性情直率,遇强不屈,视弱却是不能不理。当下快步赶上,连连说停:“别打了别打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嘛。”其实李莫愁也大概知道了一些因果,但话头总要有个开头,这么一拦,众人倒也停了下来。

“这老叫花偷了我家的报晓鸡,不打他一顿,怎能出气。”一个农夫倒也说得实在。李莫愁再看那老乞丐时,却见他倒是无视好意,只顾一个人蹲在角落,照常吃鸡。

李莫愁微微一叹,却也是面带笑容,冲着那些村民说道:“吃都吃了,打人又能如何?这老叫花也不容易,大家就放过他吧。”李莫愁说完,见众人依旧不甘,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从自己的钱袋里掏出一锭碎银,送了过去,“这位大哥,这钱你收下,就当做再去买只报晓**。”

李莫愁一送,那人倒也不客气。老老实实收下银子,转身还说了句:“算你老叫花子运气,有这般好心的仙子帮你。”说完转身就走。

只是余人见此,却忽然再度骚乱了起来。

“姑娘,事情没那么便宜,这叫花子,前几天还偷了我家的看门狗。”

“对啊姑娘,这老头,还刨过我家的地瓜。”

“我家晒的鱼干,肯定也是被他偷吃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围着李莫愁说个不停。李莫愁心想,“原来你这个老乞丐还是个老偷啊”顿时有些不悦。但是再一想,此人看着年岁已大,必定是生活无依,才来偷盗。如此一想,倒也有了几分同情之心。

“好好好,都算我的,行了吧。别吵,一家一家来。”李莫愁连日来听了甄志丙不少故事,也懂得行善助人,虽然不确定自己此番做法究竟妥当,但此事既然让自己遇到了,那就顺手了结吧,反正钱财对于她来说,并非什么重要之物。

如此一来,李莫愁倒像是菩萨派下凡间的善财仙子,竟然在村口发起钱来。村弄们一一道谢,接过银子,都欢欢喜喜的散了去。

李莫愁打发完众人,又进村购置了一些面饼干粮,顺带打了一壶酒。李莫愁原先并不善饮酒,只是那段伤心之日,自己整日酗酒,倒也练出了几分酒量。虽说之后刻意不再沾酒,但是这一路慢行,赏景之余,倒总是会小饮几口,以助雅兴。这一壶酒,李莫愁估计能足够陪她行到湖州城了。

李莫愁出得村口,正欲前行,却瞥见适才那名老丐,还在原处。只不过此刻,这老丐正寻着一处风吹不到,太阳却晒得到的墙角,懒洋洋的闭目小憩。

“可怜之人必有可恶之处,好吃懒做。”李莫愁摇了摇头,不愿多看,转身就走。只是没走出多远,又折返了回来,直冲着老乞丐而去。

那老乞丐本是悠哉享受冬日暖阳,听得脚步近身,忽的睁开了眼睛。一看之下,却是适才的李莫愁。

李莫愁也不嫌脏,直接蹲在了老乞丐身前,将自己的钱袋取下,摸出了一些碎银。老乞丐只是看着她,并没有说什么。只见李莫愁将碎银放入了自己怀中,而将整个钱袋放到了老乞丐跟前。

“别再偷盗了,你这般年纪,经不起打了。这些钱……”李莫愁忽然停住了话,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这些钱就算给了这个老乞丐,但是老乞丐看来什么都不会,又能如何呢?但是再一想,自己已经做了想做的,也就不再计较。至于这个老乞丐如何花销,那已经不是她的事情了。

如此一想,话就没有再说下去,随即牵了花驴,照着自己的路线,离村而去。

时值隆冬,却有冬雷阵阵。

李莫愁离村而行,却不巧赶上了一场寒雨。又值天色渐暗,自己所处却是前无店后无村,心急之下只得四处找寻躲避之处。说来运气还算不错,倒让自己找到了一处土地庙。

这土地庙并不大,又颇为陈旧,泥佛早已剥落了金色,甚是丑陋。供桌上也无什么供品,倒是角落里,还有些柴火。想必是好心人有意留下,为过路客商行个方便。

李莫愁也不多想,当下取出火石升了堆火,又在墙边清出一小块空地,自己将外衫脱下,一边驱寒烘烤,一边取了吃食,垫了垫肚子,然后就靠墙而坐,将烘干的外衫穿好,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久,李莫愁忽闻庙外似有脚步声,一警觉,已经有人不请自来。这土地庙自然不是她家,来人自是不必通报。李莫愁正了正身,却依旧只是坐着不动,两眼微闭之间,偷偷瞧了瞧来人。

练武之人本就感觉敏锐,李莫愁一介好女,孤身在此,自是多生了几分警惕。只见来人长得高高瘦瘦,一身青袍。奇怪的是,外边风雨竟没能沾湿他的衣袍,脸上木无神色,似活人,又似僵尸,看到他的脸,李莫愁心里不禁再多了几分戒心。

那人进来,也是一眼便看到了墙边的李莫愁。身形瞬间顿了顿,却也不说话,自顾自在另一边升了堆火,同样盘坐养神。

李莫愁身虽不动,心内却甚是不安。此人来得不声不响,此刻又无声无息,只当李莫愁不曾存在,却又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而且此人呼吸,平稳有力,似有一身深不可测的武艺。

李莫愁不明此人心思,自当继续装作闭目养神,实则处处提防。那时,外头风雨却是更大,寒风透过破落的庙门吹进来,吹的火中木柴噼噼**的响。

如此两人各自安静,又过得许久,听闻庙檐滴水声渐渐缓慢,一场风雨应是停了下来。

忽然,青袍怪人开了口,话中口气甚是霸道:“天色已晚,我要歇息了,你,快快离开!”

李莫愁一惊,心想:这庙里只有彼此两人,这人说话,明显是冲着自己。虽然这破庙也不是自己的,但是这种赶人出去的口气,却是让人十分不爽。

李莫愁也不惧怕,开口就是反击,说道:“此夜寒风冷雨,此处郊山野地,此庙我又先来,你怎可要*一弱女子出去,真是好不讲道理。”

“哼,弱女子?你这女娃可当真谦虚的很。”青袍怪人明显是说反话,话中已然听得出一丝恼怒,“我怎么不讲道理?我若是不讲道理,适才风雨未停之时,就已经将你赶出去了。你也是练武之人,这等风雨,应该是难不倒你。”

李莫愁不禁也有些生气,但一想,江湖中有些高人自持武功,脾气甚是古怪。再一想,甄师兄常说行走江湖与人为善,自己又何必去和这种人斤斤计较。心念这么一转,便就不再还口,却也身形不动。

“怎么,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我要歇息了,你一个女子呆在这里,成何体统。”青袍怪人又是一顿催促,执意要将李莫愁赶出庙去。

李莫愁本已慢慢平息的怒气,再一次被挑了起来。明明是自己先来,却被说成这般。而“成何体统”这四个字,那日在陆家庄自己不知道已经听了多少回。如今再听,尤是刺耳。当下心内十分不悦,出口便道:“我好端端在此休息,倒是你强闯了进来,你才是为老不尊,要出去的人,恐怕是你吧。”

李莫愁话音刚落,就听到那人怒喝了一声:“无知小辈,胡言乱语什么。”

李莫愁一惊,突感一股气劲迎面袭来,赶紧侧头一躲。“啪”的一声,只见一块尚有火星的木炭击在了身后墙上,撞了个粉碎。

“喂,你这人为何这般不讲道理,还想打人不成。”李莫愁心想,要不是自己那一闪,这火炭定要毁了自己容颜。当下心火一起,出口骂了回去。“别以为年纪大就了不起,没你这般欺负人的,呸,不要脸!”

“哼,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女娃。老夫今天就教训教训你,也好让你长个记性。”青袍怪人不由分说,竟是双掌一拍地,身形一变,直接攻了过来。李莫愁早有防备之心,见那人出手,自己亦是双掌一拍地,身形腾空而起,稳稳躲过了这一击。

李莫愁身形轻盈,翩然落地。只是脚下尚未站稳,那青袍怪人第二招又攻到了身前。急无所思,李莫愁当即出手一压,双掌借力,轻功再展,又飘然从那人头顶翻了过去。没想到身体只落到一半,那人攻势却陡然回转,手型一变,直取腰身。

李莫愁原先只想闪避,不想真心和人交手。一则对方应是前辈,二则自己却也没有什么把握。只是这第三招,却是再也避不开。当下情急,只得提掌相迎。五毒神掌虽未染毒,但掌法亦是精妙。只听得“啪”的一击掌,两人竟是各自退了几步。

李莫愁暗自吃惊,适才那一掌,看似轻柔如花,实着凌厉如剑,掌劲虚实难辨,一击掌之下,只感心口隐隐作痛,当即打起十二分精神,只管全神对招,再也不作它想。

青袍怪人亦是身形一滞,口中却是不自觉喊了一声“不差”,随即说道:“女娃儿,再接我几掌如何?”言罢只将长袍下摆一甩,脚下顿时踩出了五行八卦步,掌上气一凝,再度攻来。

李莫愁也不答话,只管全神应对。只感来掌虚实变化繁复,双手翻动之间,更有一股飘逸出尘之姿,虚处有如万花齐落,实则却是狂风卷樱。李莫愁哪里敢有一丝保留,当下亦是全力施展,两世功体浑然一体,竟在不知不觉之中,与对手拆了五十余招。

“哈哈哈,真是奇了,再来!”那青袍怪人一阵狂笑,却不知是喜是怒,只道是斗上了瘾,一番身形交错之后,再起一轮攻势,只是攻势虽猛,却无取命杀招。

这边李莫愁越斗越急,心中一股不服输的念头越是明显。硬是凭着古墓派的上乘轻功,又是一番周旋。虽然短时间不落下风,却已经力有不逮,明知再这么打下去,自己必输无疑。当下心念一动,只顾全力取胜,竟在不知不觉中,将前世自创的“三无三不手”使了出来。

第一招“无孔不入”看似简单一击,实则千头万绪,瞬间向对手周身百骸**,攻击对手全身各处大穴。此招一出,竟是收到奇效,青袍怪人攻势顿时化消而去,连身形都不免滞了一滞。

李莫愁不关其它,见对手攻势消退,即刻又是第二招“无所不至”跟上,这招不再击打各处大穴,而是走得偏门,专打对手诸处偏门穴道。青袍怪人急急退守,脚下八卦步倒踩,硬是在一瞬间化解了去。

这番两招,李莫愁和青袍怪人的攻守却是倒转了过来。李莫愁此时斗得兴起,眼中尽是凌厉杀气,不等青袍怪人缓过神,第三招“无所不为”立刻跟上。

这一手最是阴险毒辣,不再点穴,而是专打眼睛、咽喉、小腹、下阴等人身诸般柔软之处。江湖人多半自称英雄好汉,哪屑于这般手段。更何况李莫愁一介女子,竟是如此打法,一时间竟是出乎对手意料,逼得青袍怪人连连退让,不敢小觑。

青袍怪人连退带守,连守带攻,终于在十余招之后,才重新稳下了身体,和李莫愁拉开了一段距离。李莫愁亦是一脸不甘,想不到对手竟在如此窘态下,依旧能够逆转颓势,重新对峙。

“女娃儿好生阴毒,我处处留招,你却想取我性命。”青袍怪人语气忽然变了一变,已不见先前那般狂傲,而换成一种少有的凝重。

李莫愁只道全力施展,已然忽略了适才战况。此刻被他一说,倒是心内多了一丝歉意,神眼也逐渐柔和了下来。只是下一瞬,她却听得青袍怪人道:“小小年纪,却有如此修为,实在让老夫赞叹。只可惜出手太过阴毒,日后必成武林大祸,不如趁今日,先让老夫了结了你!”

话落身动,形如鬼魅,脚下五行踏开,又是一掌攻来。(待续)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现代言情小说 女强小说 穿越种田小说 古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一般有很多的种类,这里为你提供现代短篇言情、总裁现代言情、现代都市言情、现代灵异言情等多种言情小说,总有一种你喜欢的,给您推荐最好的现代言情小说大全!

查看更多>
女强小说
女强小说

女强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女强小说大全,打造女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女强小说免费阅读。看女强小说,就上北苑创意小说网。

查看更多>
穿越种田小说
穿越种田小说

穿越种田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穿越种田小说大全,打造穿越种田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穿越种田小说免费阅读。看穿越种田小说,就上北苑创意小说网。

查看更多>
  • 传说睿王妃
    传说睿王妃

    言情 / 云沉水,裴凌凌

    2019/08/21 | 0 人已阅

    评分:5.0

  • 医妃独步天下
    医妃独步天下

    穿越 / 萧九安,纪云开

    2019/08/21 | 0 人已阅

    评分:5.0

  • 重回清初
    重回清初

    穿越 / 轩辕行,小雅

    2019/08/21 | 0 人已阅

    评分:5.0

  • 终待情归晚
    终待情归晚

    穿越 / 影聍,木晚

    2019/08/21 | 0 人已阅

    评分:5.0

  • 瞎女有毒
    瞎女有毒

    穿越 / 容珏,慕轻歌

    2019/08/21 | 0 人已阅

    评分:5.0

  • 制霸时空
    制霸时空

    穿越 / 林若凯,吴妍

    2019/08/21 | 0 人已阅

    评分:5.0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

古装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古装小说大全,打造古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古装小说免费阅读。看古装小说,就上北苑创意小说网。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