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盛世长歌

盛世长歌

盛世长歌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0-11 09:58

评语:盛世长歌是一本超级好看的言情小说,文笔情节俱佳的一本言情小说文,讲述了女主角和男主角之间相爱相虐、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大力值得推荐

标签:
主角是萧衍,顾长歌的小说《盛世长歌》最新完本已经上线,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她是一身荣宠笑倾天下的公主,错爱一人,亡家亡国,唯独一颗复仇的心不死。他是十岁登基睥睨天下的君主,铁血手腕,野心勃勃,唯独没有一颗恻隐之心。她被作为一件礼物,送到他的手上。自此命运纠缠,后宫天下,权谋纷争,江湖纵马,战场嘶鸣。两个人彼此融入骨血,水与火的交融,靠近会痛,离开也会痛。这乱世纷繁,到底该何去何从。

精彩章节

   “呃啊!”虽然已经尽力的忍住,但是热水漫过伤口的疼痛还是让顾长歌忍不住的叫了起来,她被一群嬷嬷扒光了衣服扔进了一个浴池里。

  长达半月的舟车劳顿,顾子音特意安排的那些人却是是对她“照顾有加”以至于现在她的身上早就没有了一块完好的皮肉。

  忍受着万蚁噬心般的痛楚,顾长歌死死的握着掌心的那块玉佩,那是七月冒着生命危险替她偷出来的,那是她受尽屈辱也要活下去的希望。

  

  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但她知道一定要忍,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你们都下去吧!”一道低沉悦耳的男声乍然响起,顾长歌浑身的肌肉瞬间的紧绷,抱着自己的身体,缩在水下。疼痛切骨而来,作为一个未出阁女子的羞辱感喷薄而出。

  

  “盛世公主?”然而那个男子完全不给她逃离的机会,他穿着衣服跳下浴池,抓住她,让她无处可逃,挑起她的下巴逼着她和他对视。

  

  黑色的华服,玉质的发冠,顾长歌大约可以猜到这个男子是谁,那个威名远扬的楚王——凌奕寒。

  

  她咬着嘴不说话,但是她清楚的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滔天的怒火和恨意,他在恨她?为什么?

  

  “呵!”他笑得冰冷,他和她贴的那么近,他身上濡湿的衣物摩擦过她裸露的肌肤,她的胸前没有受伤,那种摩擦带来的羞耻感甚至盖过了背后的伤口因为接触到冰凉的池壁而带来的疼痛。

  

  “你怎么沦落到如此的地步?绝美的容貌没了,高贵了身份没了,你所骄傲的一切都没了,你唯一美好的身体还残破成这样?这份礼物萧衍还真拿得出手?”

  

  他把她逼的紧紧的贴在池壁上,他冰冷的唇瓣擦过她没有受伤的那半边脸颊,用言语来羞辱她,让她无地自容。

  

  “我只是被送过来的礼物,拿不拿得出手,萧衍说了算,要不要收,你说了算!”顾长歌不知道这个称霸一方的男人为什么会对她有那份滔天的恨意,她甚至根本就没有见过他,但是她知道她现在不能反抗,不能惹怒这个男人,因为她想要活下去。

  

  然而这样一个近乎于委曲求全的回答还是惹怒了这个男人,他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逼着她和他对视,“失去了一切,连尊严都放下了吗?你曾经傲气呢?就这样甘愿做一件礼物?”

  

  顾长歌承受着眼前这个毫无理由的怒火,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也不知道他那份恨铁不成钢的痛心疾首从何而来,她无从所知。

  

  但是她骨子里的那份傲气被激发了出来,她失去了尊严,她任人宰割,但是不代表她连脾气都没有了,“那我能如何?楚王陛下你告诉我?我能如何?我该如何?”

  

  “这样才是你,不是吗?顾长歌?”

  

  “对!这样才是我,可是我想问楚王陛下!你真的认识我吗?知道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吗?”长歌被掐住了脖子,说话都快喘不过起来了,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抖,因为掩盖不住的羞耻感。

  

  “我知道,顾长歌可以帮我大楚的铁骑踏破嘉禾关。”

  顾长歌的瞳孔蓦然的收缩,她就说为何萧衍会把她送到楚国来,莫名其妙的送来一个亡国公主?但她现在明白了,或许是凌奕寒开口要的,是他的野心救了她一命。

  

  “咳咳!咳!”凌奕寒甩开顾长歌,往后退了一步,审视着蜷缩在角落里捂着脖子咳嗽,尽力想要缩进水里掩盖住自己裸露身躯的顾长歌。

  她狼狈但是倔强,骨子里有股傲气。

  

  “我对你这副残败的身躯不感兴趣!”凌奕寒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扔给顾长歌,让她可以勉强的遮住自己的身体。

  

  “如果不是大秦,那片土地落在你们楚人手上似乎对我而言也是一种报复,但是我一个弱质女流能做什么呢?”

  顾长歌的喉咙撕扯的疼痛,但是她的意识从未像此刻一样清明,她永远都忘不了,萧衍左手牵着她,右手持长剑刺入她父皇胸膛时的模样。

  

  “你是顾氏皇族唯一的幸存者,秦国的内政,军事部署,边疆防御,兵马粮草的调动,我想盛世公主应该都非常清楚吧?”

  

  “还有……”凌奕寒的眼睛里像是已经描绘出了一幅吞并大秦江山的盛世图景,他死死的盯住顾长歌让她无地自容,无处可逃,“你和萧衍四年的相伴,应该很清楚他的为人处世吧?盛世公主在外人看来可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女人呢!”

  

  “你想做什么?”她大概已经了解了凌奕寒的意图,她孤身一个女子,已经夺不回大秦了,那么毁了萧衍的大齐也未尝不可!

  

  “帮我归并大秦的土地!”

  

  “好!”长长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手心细嫩的皮肉里,顾长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吐出这样的一个字,秦国不可复,那就让她毁了萧衍的国。

  

  可是她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恨她?

  顾长歌蜷缩在角落里,裹着一件黑色的披风,湿漉漉的贴在身上,伤口上的痛已经麻木,她浑身狼狈不堪,只有那双星眸依旧明亮。

  “从今日起,这里就是你的寝殿了。”

  

  凌奕寒应该是很嫌弃她的,因为扭头就走的动作就好像这里是什么污秽的地方一样。

  

  那道黑色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顾长歌紧绷的肌肉才放松下来,浑身的骨头像是断了一般的散架。

  

  她活下来了……而且还获得了活下去的机会?

  

  顾长歌有些茫然的仰望着屋顶的悬梁雕刻,只留一个头仰面浮在水面上。

  

  她维持那个样子维持了好久,终于有一个嬷嬷以为她淹死了。

  

  “喂!还活着吗?”

  

  …………

  

  没有得到回答,那个嬷嬷有点慌了,皇上可是说了,不能让这个女人出事。

  

  “喂,顾长歌,你没有被淹死吧?”

  

  那个嬷嬷提着裙摆走上浴台,想要去看看她到底怎么样了。

  

  “活着呢!”顾长歌猛的坐起来,黑色的披风划开,裸露的背部上全是狰狞的疤痕,触目惊心。

  

  “哎呦喂,你是不是想吓死我,活着就别装死,死了就拖出去埋了!”

  

  那个嬷嬷啐了一口,她好歹在宫里伺候了十来年的,以往伺候的不是宠妃就是公主,今天却被派来伺候一个亡国之人,真是晦气!天底下谁不知道大秦之所以亡国这个公主功不可没啊。

  

  “我倒还不想死,嬷嬷怕是也不想我死了你还要给我陪葬吧?”

  

  虎落平阳被犬欺,半月阶下囚的日子,顾长歌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她从天上的云霞,变成了脚底污泥,任人踩踏。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忍。

  

  秦人尚水崇黑,宫殿布局华而不艳,庄严雄伟,给人以一种心灵上的震撼,让人望而生畏。

  

  可是顾长歌不喜欢,这里太压抑,是皇权,是囚笼,唯独不是家,把人压的喘不过气来。

  

  “姑娘,你要不要吃些东西?”

  

  那些嬷嬷们都瞧不起顾长歌,给她换了衣服之后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到晚饭的时候只有一个小丫头颤巍巍的过来。

  

  顾长歌发了整整一下午的呆,这会儿动一下半边身子都麻了,直接从床榻上跌了下去。

  

  “姑娘!”

  

  那个小丫头吓了一跳,赶忙的过来扶,顾长歌艰难的爬起来,只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晃动一样。

  

  “我没事。”

  

  顾长歌勉力的支撑着,仔细的看了一眼这个扶着自己的丫头,别说,和七月的眉眼竟然有那么几分相似。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是谁教你的喊我姑娘?”

  

  顾长歌身披荣宠而长大,那些勾心斗角自然惹不到她身上,但是看多了也知道不少,这个女娃娃十有八九是凌奕寒刻意放到她身边来的。

  

  既然他要放,那她就收着好了。

  

  “奴婢叫莫知,今年十四了,这宫里有了封号的称娘娘,没有封号的都称姑娘。”

  

  莫知的眸子很干净,但是看着顾长歌总有一些害怕的样子。

  

  “名字倒是有趣,只是,看你如此伶俐的样子,你上头管事的,怎么会把你分派过来给我的?”

  

  撑着莫知,顾长歌艰难的躺回了踏上,她不止皮开肉绽,怕是骨头也碎成一截一截的了,平时太过养尊处优果然不行,这点折腾都受不了。

  

  “我不够机灵,胆子小,我原本是被分派去服侍舒贵妃的,手抖打碎一个官窑的彩釉的茶盏,然后就……”

  

  莫知垂着头,很是懊恼样子,然后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的样子,猛然的抬头,“姑娘,我不是说你不好!”

  

  顾长歌看着莫知那副模样,实在是太真实了,都让顾长歌开始怀疑到底是她演的太好了,还是自己想多了。

  

  “我知道,我有些饿了,你给我准备些吃的吧,什么都行,我有些话想要问你。”

  

  以后的路怕是很难的了,不知道凌奕寒到底想要怎么做?

  

  

展开内容+
close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