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冷帝缠爱:独宠祸国妖妃

冷帝缠爱:独宠祸国妖妃

冷帝缠爱:独宠祸国妖妃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2-06 12:26

评语:冷帝缠爱:独宠祸国妖妃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书描写的场景气势恢宏情节跌宕起伏。伏笔一个接一个。保证看的你欲罢不能啊。而且作者文字功底了得,诗一样的文字描写让你沉迷剧情流连忘返。

标签:
最新精品小说《冷帝缠爱:独宠祸国妖妃》推荐给大家,主角是杨衍,萧青蕤。初见,他是踏着尸山血海而来的铁血帝王,她是命如浮萍的异世女,一夜恩泽,他毫不怜惜,她含泪相迎,于他,她不过是玩物,纵情热,郎心亦如铁,于她,他也只是活命的解药,伤身不伤心。入宫,她是位分最低的九品更衣,为了活命,于千娇百媚中夺宠,一步步成为后宫嫉恨的妖妃!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享受着她的讨好、迎合、取悦,唇边勾出薄冷的笑,眼底无波无澜,他的心入了黄泉,她再妖娆深情,比不上他所爱一根发丝。他身染瘟疫,她放血入药,他深陷敌围,她以身作饵,一日日,帝王的心一点点融化,她眸中的情越来越浓。春三月,牡丹花开,她动心动情,对他嫣然巧笑,他却揽着另一女子,欣喜盈眸:“朕终于等到你了!”一息情碎,功法反噬,命悬一线,却得不到他一眼相看!情死命生,她淹然百媚下,再无真心,无情的帝王却一日日迷惑。断崖,她翻飞如蝶:“终于能够回家了。”“不,朕不许!

精彩章节

停了停,他又说:“去年冬天,御花园梅林的红梅花开得漂亮,恰又下了场纷纷扬扬的大雪,白雪红梅,美得像画儿一般,宫里也是前一天传出万岁爷要去赏梅。结果到了那日,梅林里许多美人和万岁爷偶遇。吟诗的、吹笛的、唱曲的等等,花样多了去了,一看就是御前消息泄露了,可万岁爷非但没恼,还龙颜大悦的赏了乾清宫总管太监。所以,奴才瞧着,这消息怕是万岁爷故意透出去的。萧更衣明日尽管露脸,不碍的。”

“那去年梅林里可有人被看上?”萧青蕤问。

张富转了转眼珠,“去年那些吟诗作赋、吹笛唱曲的,万岁爷一个都没看上。反而是掖庭宫的一位宫女,穿一身薄薄的桃红纱舞衣,顶着飘飞的雪花,梅林下跳了一支舞,一下子入了万岁爷的眼,当夜就侍了寝,之后更是恩宠不衰,现在已经是正四品美人了。”

“这么说皇帝喜欢会跳舞的人?”

张富笑着回:“倒也未必,柳美人得宠后,宫里也有效仿她的,不过,却是东施效颦,惹人笑话。依奴才冷眼看着,咱们万岁爷喜欢新鲜。”

萧青蕤暗暗骂了一声,这皇帝这么无所顾忌的,也不怕落下个昏君的骂名。

但骂归骂,她还要想法子讨他的喜欢。

“刺激、新鲜。”张富走后,萧青蕤取了眉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时不时停下来凝视片刻,又涂了重画,差不多用了一个时辰才画好了。

舒了口气,萧青蕤看了看一手的黑墨,拿布巾擦了擦,便要找张富,如她所料,院门口守着两个小太监,得了她的话,答应了一声,一溜烟的跑去了。

不多久,张富赶了过来,萧青蕤把画纸展开,指着上面的图问:“张公公,能照着这个款式做一套衣裙吗?”

张富眯眼看了片刻,“这式样真新鲜,只是明儿就要用,不到一天的时间,奴才倒是能求到针工局的绣女,可这料子,却拿不到啊。”

“针工局里没有料子吗?”萧青蕤习惯了种类齐全的百货商场,还真不清楚宫里的管理制度。

“宫里一应缎匹都是内织染局管着,针工局只管奉命裁衣,所用的缎匹都是按照数量领取的,最多剩下些尺头,整块的料子是没有的。”张富解释。

“这......,张公公我那里还有些银两,你看看能不能买些?”再严格的管理都有漏洞,更何况是这家大业大的宫里,张富既然能和针工局的人联系,难道就不能和内织染局的人买料子?

张富苦笑:“萧更衣,这真不是银子的事。咱们这位万岁爷英明着呢,虽说后宫宫务交给了德妃娘娘,可万岁爷早立下了规矩,四司、八局、十二监,内宫二十四衙门的职责,划定的清清楚楚,出了事,一查就查出来是谁的差错,万岁爷使得又是雷霆手段,早前的几桩案子,胆子小得吓都吓死了。为了点银子,没人敢冒风险。”

萧青蕤有些吃惊,以前看史书,好些生在深宫的皇帝,根本都不懂物价,吃个鸡蛋,手底下侍候的人敢报一两银子一个,更不用说其他的了。

听王医女说,本朝开国都近百年了,这位建昭帝竟这么难糊弄。

“奴才之所以敢求针工局的绣女,是因为针工局不惹眼,也不管钱物进项,盯着的人少。可内织染局是个要紧衙门,不仅管着宫内应用缎匹,还掌着染造御用衣料。掌印太监是正四品的内臣,现在的掌印马太监,是乾清宫御前出身,除了陛下,连德妃娘娘都不大管他的。”

宫里的形式这么复杂,人家是正四品的掌印太监,当然不会在乎她这么个九品的不得宠的更衣了,萧青蕤叹了口气,走了几步。

事情是难办,但总要想到法子,萧青蕤转了一圈,看了看身上青碧色的长裙,有了办法,“可以拿我这件长裙改一下,张公公,你去找针工局的人,按照我画的样子,把这件裙子改了。至于上面的短衫,倒好办,只要是白色的就行,料子好坏无所谓,你找针工局的秀女要件白色的中衣,照着画样子改。”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想出了法子,还立时下了决断,张富看她的眼神多了丝敬重,“这倒是是个好办法。”

萧青蕤进了内室,脱下了长裙,只是宫规深严,她进宫时只有身上穿的一套衣裙,安宁长公主府准备的那些锦衣华服都带不进来。

幸好还有一套长衣长袖的中衣,裹得严严的,只要不出门,萧青蕤觉得也无所谓,不算衣衫不整。

换下来的长裙,萧青蕤叠好放在了帘子旁边的凳子上。

显然,张富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他拿包袱包住裙子后,又放下了另一个包袱,“萧更衣,这是一套宫女的衣衫,您别嫌弃。”

等他离开,萧青蕤打开包袱,里面果然是一套襦裙,只是质料、做工和她身上的差远了。

第二日,天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张富就已经小心翼翼的托着个包袱进了小院。

“您瞧瞧可还行?”

萧青蕤打开包袱,里面一件乳白色的小衫,短短的,窄窄的,领口是按照她画得样子,改成了大敞领,只看一眼,她就点了头。

又拿出长裙,果然改成了她要的样子。

张富见她满意,面上也堆了笑,“从掖庭宫到太液池要大半个时辰,您放心,奴才已经安排好了小轿,误不了您的大事。”

萧青蕤笑着道了声谢,张富连说不敢,但心里很受用,他是个机灵的,知道她要换衣梳洗,便行礼退了下去。

先换上那件小衫,然后用一块宽大的棉巾罩上,再淡扫娥眉,慢慢化妆。

胭脂水粉、眉黛口脂,萧青蕤对这些化妆用的物品不甚满意,将就着画了个清透的淡妆,又将一头浓厚的长发绾了个极简单的云髻,只斜斜插上那支碧玉蝴蝶钗,对着铜镜来回看了看,虽然不甚完美,但也达到了她的预期。

展开内容+
close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9954号-2联系QQ:268052358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