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 首长,早安!

首长,早安!

首长,早安!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2-06 11:28

评语:首长,早安! 是一本超级好看的言情小说,文笔情节俱佳的一本言情小说文,讲述了女主角和男主角之间相爱相虐、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大力值得推荐

《首长,早安!》作者酸辣牛肉倾力创作,作者把主角皇甫权,黎一宁之间发生的故事描述的很是细腻。五年前,她拒绝了他,选择了他的弟弟。五年后,他强势回归,让她家破人亡,也让她承受了最深的背叛!在她的世界之中掀起惊涛骇浪。他用尽一切手段,只是为了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原本以为是最痛的报复,哪里知道会成为最深的爱情。皇甫家太子爷,堂堂华夏最年轻的特战队首长,在外人眼中俨然冰山天神,但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分明是干柴,只能被名叫黎一宁的烈火点燃。

精彩章节

整个过程,皇甫权都在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视线已经转为柔和。

“都这样了,还这么不放在心上,你想要你这个肩膀都废掉吗?”

黎一宁一边用镊子捏住医用棉球,动作熟练麻利的给他清理伤口,一边吐槽。

皇甫权并没有说话,就只是这样看着她。

很快,黎一宁就给皇甫权重新上好了药,并且包裹上新的绷带。

“好了,这次要小心点,不要再用力过度,总是裂开,伤口会恶化。”

她职业化的叮嘱皇甫权。

却并没有得到皇甫权的回答,黎一宁也不在意,并不是每一个病人都会乖乖回答医生的叮嘱的。

她低着头,收拾好药箱,又弯下腰去,跪在地上,整理换下来的绷带,并且将地板上沾染的血迹擦干净。

做这一切的时候,皇甫权忽然有一种幻觉,那就是她真的很像一个妻子,给他收拾东西,清理家里的地板,这不正是一个妻子该做的事吗?

“我脸上有东西吗?”

收拾好东西的黎一宁注意到皇甫权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脸上,忍不住问道。

皇甫权眨眨眼睛,回过神来,干咳两声掩饰自己的走神。

“我以为你会害怕这种类型的伤口。”

毕竟看上去太恐怖了。

黎一宁笑了:“皇甫权……权少,就算你恨我也没关系,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随意质疑我的专业。”

“给我一个不质疑的理由。”

“别忘了,是你非要把我弄进来成为军医的,如果你弄进来的军医专业技术不够好,你说,丢脸的人是谁?”

皇甫权唇角向上勾起一道邪魅的弧度:“哼,伶牙俐齿。”

黎一宁深吸一口气,坐的离开他远一点,靠太近,他身上那种傲人的凌厉的气息,让人很不舒服。

“和有些人打交道,总是要小心点的。”

皇甫权没有再说什么,看看外面的天色,起身自己进了书房,关上门之前,他丢下一句:“另外,我在书房工作的时候,不准进来打扰我。”

黎一宁点点头:“知道了。”

她巴不得见不到他才好,眼不见为净。

既然不用去训练,黎一宁发现自己在这里无事可做了。

毕竟是部队里的宿舍,虽然依旧戒备森严,却并不像卧阳山庄他的私人住所那样夸张,每一道门都有指纹锁。

因此黎一宁可以随意走动。

“把我一个人放在这里,还真放心啊……”

随即她又想到,这里是部队,貌似他把自己一个人扔在这里,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吧?

卧房里有电脑,还有许多藏书,黎一宁无聊的要命,随意的翻着他书架上的书来看。

想不到,皇甫权虽然是个军人,却也非常具有艺术家的品味。

他的书架种类驳杂,通古至今什么都有。

黎一宁取下来一本很厚的哲学论,随意的翻动着,书里好像夹着一张照片,被她飞快的翻过去。黎一宁正要翻回去看看是谁的照片的时候,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响起来。

她合上书放回原位,跑出去犹豫着要不要接。

皇甫权刚说了不要去打扰他,可是她又怕有什么重要的电话,万一错过了,那就不好了。

想了半天,黎一宁还是走到书房门口,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皇甫权阴冷的声音:“不是说了不准来打扰我吗?拿我的话当耳旁风?”

黎一宁一撇嘴,就知道。

“那个,有电话,你要不要出来接一下?”

“不用,你接,重要的电话不会打到家里的座机。”

黎一宁哦了一声,返回去接电话。

原来只是询问皇甫权要不要给他送晚餐的电话。

竟然到了要吃晚餐的时间了吗?黎一宁看了看时间,又瞄了一眼厨房,回话说不用了。

厨房里什么都有,黎一宁是担心送来的东西只够皇甫权一个人吃的。

与其这样,她还不如自己动手做晚餐。

想到这里,黎一宁挽起袖子,钻进厨房。

她虽然是个千金小姐,但从小被培养自立自强,厨房里这些东西,她基本上什么都会。

虽然并不想要和皇甫权有夫妻之实,但一起生活,她总要有个过日子的样子,不然岂不是白白埋葬了自己的婚姻。

她才不会蠢到以为皇甫权哪天玩够了一开心就放她自由。

黎一宁动作麻利的洗菜切肉,自己动手做了四菜一汤,又闷了一锅米饭。

不知道什么时候,皇甫权已经从书房里出来。

他是被饭菜的香气吸引出来的。

刚一开门,就看到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黎一宁身材高挑,两条大长腿被包裹在粗大的迷彩军裤里,也丝毫不能影响她纤细的腿部线条。

她如同一只欢快的蝴蝶,在厨房里来回晃悠,马尾被挽起来成一个花苞头,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多了几丝青春洋溢的气息。

似乎做菜让她觉得很开心一样,黎一宁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皇甫权听到她在哼小曲,很好听的旋律。

他目光一沉,这个女人,什么时候都会很开心,为什么唯独面对他的时候,就要摆着一副死人脸?

饭菜的香气实在是太诱人,皇甫权忍不住脚步朝厨房挪动过去。

有个女人,还是曾经爱过的女人,为自己洗手作羹汤,皇甫权觉得自己仿佛被一种叫做温馨的气氛所包围。

正在忙活的黎一宁打开锅盖,舀起一点汤放在嘴里尝了尝味道,看样子似乎很满意,她关了火,正要去喊皇甫权吃饭,却发现厨房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正斜斜的双手抱胸倚在门框上。

黎一宁吓了一跳,手一抖,勺子被扔进锅里去,溅起了一片汤汁。

她“啊”的一声,飞快的缩回手,放在嘴巴里吮吸了一下,被烫到了。

皇甫权倏然目光一沉,几个大步跨过去,一下子从黎一宁的嘴巴里抽出她的手指,拉着她放在水龙头下方冲刷着。

看着他脸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紧张神色,黎一宁只觉得心里像是有小鹿乱撞一样,砰砰直跳。

他不是应该恨自己恨的要命才对么?不是自己流年不利诸事不顺他就应该开心才对么?为什么他这么紧张?难道是错觉?

皇甫权关掉水龙头,皱眉看了一眼黎一宁手上被烫到的地方,红红的,但幸好没有起水泡。

“真是蠢到家,这都能被烫到。”

黎一宁抽回手指,一时间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才好。

皇甫权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太过紧张她,冷了脸说道:“别以为我担心你,我是担心你会影响到明天训练的整齐度。”说完他转身回到餐厅坐下:“还愣着干什么?等着饭菜冷掉吗?”

“哦,我马上收拾!”黎一宁答应道。

不就是躺到手指这样一点小伤,她才没有那么矫情好吗!

她盛好饭菜,一一端上来,摆放整齐。

四菜一汤色香味俱全,看着也是很养眼,皇甫权忽然觉得,这个冰冷的宿舍,一时间也可以称之为家了。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就被他狠狠的压下去。

什么家,不过就是他娶回来报复的女人,也配和他组成一个家?既然她愿意主动伺候自己,做饭洗衣服,那就安心享受好了。

这些,都是黎一宁那个女人欠了他们皇甫家的。

他阴沉着脸,埋头吃饭。

夹了一点醋溜土豆丝放在嘴里,一瞬间,皇甫权的动作顿住。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做菜竟然这么好吃。

黎一宁见他这个样子,还以为他不满意,忍不住解释了一下:“虽然你喜欢吃辣,但是你现在肩头有伤口,不能吃辣的,所以我只是醋溜,没有做成酸辣的味道。”

皇甫权垂下眼帘,没想到时隔五年,她竟然记得他喜欢吃辣。

他咀嚼了几下咽下去:“食不言寝不语,我讨厌有人在我吃饭的时候弄出声音。”

黎一宁闭上嘴,心里吐槽这人毛病真多。

皇甫权吃东西的样子非常优雅,但是速度非常快,这是一个军人的特质。

黎一宁看着他明显的变化,心里忍不住抽了一下。

记得从前的他,吃什么都喜欢细嚼慢咽,他说这样才能够品出味道。

现在却不得不用最快的速度将食物送进肚子,不然赶不上这种高强度的军营生活节奏。

黎一宁忍不住自己也加快了吃东西的速度,其实她没什么胃口,就是吃一点,打发晚餐而已。

没想到四菜一汤,竟然全都被吃了个精光,基本上都是皇甫权在吃。

他放下碗筷,抽了一张纸巾擦拭嘴唇。

“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黎一宁点点头:“女孩子总要会一点才行。”

说完却发现皇甫权已经起身离开了餐桌,回到书房了。

她吐槽自己,他不过就是随口一说而已,又怎么会真的关心这些东西,自己闲的没事多什么嘴……

一边洗碗的时候,黎一宁忍不住又想起自己曾经在家里的生活。

那时候她还是黎家的大小姐,养尊处优,虽然会做饭会做家务,但这些东西,却从来都轮不到她亲自动手。

现在……她苦笑了一下,大概从此开始就要沦为煮饭婆了吧?

皇甫权那个心态,绝对不会让自己在他身边过的舒服的。

书房里,皇甫权面对这电脑,手指飞快的敲打着代码,制定作战方案。

可是注意力却始终无法集中起来。

满脑子都是刚才黎一宁被烫的发红的手指。

那个女人,估计疼也不会说出来吧!不过关我什么事?明明是她自己蠢才会被烫到。

他烦躁的合上笔记本,捏着眉心,仰头靠在了椅背上。

肩头的伤口隐隐作痛,要是以往,他才不会在乎这样的小伤,然而现在……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都市小说 虐恋情深小说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一般包括都市言情、都市灵异、都市总裁、都市美女、都市兵王等多种,北苑小说网为大家提供最新热门的都市小说,喜爱都市小说的小伙伴们不妨来看看!

查看更多>
虐恋情深小说
虐恋情深小说

虐恋情深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虐恋情深小说大全,打造虐恋情深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虐恋情深小说免费阅读。看虐恋情深小说,就上北苑创意小说网。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9954号-2联系QQ:268052358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