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 无相风云录

无相风云录

无相风云录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2-06 07:02

评语:非常值得看的一本书,本故事情节紧凑,内容扣人心弦。是一部文笔俱佳的故事很喜欢作者写文的这种调调,给力给力,强力推荐!

标签: 虐恋情深小说
《无相风云录》是由馥抒创作的武侠小说,主角是杨青峰,悯无双小说讲述了日月愈见晦涩,乾坤似将倒悬,辉煌了数百年的大明王朝,渐至病入膏肓风雨飘摇。朝廷昏暗,民不聊生;总有不甘势屈之人,欲要冲破黑暗牢笼;总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欲要为天下谱写正义篇章。在天朝之北,悄然而起一支劲旅,做虎狼之窥。民族危亡,家国天下,身为汉民好儿女,自不会袖手无视。激情飞昂,碧血溅洒。何为义?何为侠?何为牵?何为情?募然回首,早已凄然泪下。

精彩章节

杨公公心内算计,智颠神智癫狂,正是要引他与佘正乾拼斗,眼见智颠果是出杖,心内窃喜,面上却做假意大惊失色,口中叫道:“大师小心,此人身负无相神功绝迹,大师不是他的对手,莫要使他杀人灭口!”

佘正乾眼见智颠横杖杨公公身前,当下收刀作揖,口内说道:“大师切不要听这人胡言乱语,在下也在追查佛经下落,如有得获,当于第一要时送归少林,以慰我师在天之灵,怎敢居为已有?”

智颠尚未答言,却听杨公公道:“大师不要听他狡辩,如要查证佛经下落,大师只需出手,一试他身所负武功,他如不慎使出佛经之上所载神功的一招半式,一切便自是昭然清楚。”

智颠底头思索一会,似有所悟,说道:“不错,老僧只需迫你使出那无相神功,一切当自明了。”

佘正乾闻听智颠要和自己比试武功,心中大惊,抛刀于地,叩头不止,道:“弟子怎敢与大师动手?智禅师父虽不收在下为徒,与在下却实有恩师之实,大师为智禅师父师弟,即是在下师叔,在下身负武功之源亦出少林,弟子怎敢行那欺师灭祖之事!”

孙大人也在一旁忙道:“智颠大师且不可听人蛊惑,佘将军身在江湖之时,一身豪然正义,人所敬仰,入于行伍,尽忠尽职,一心为民,此正为人之范典,怎会如屑小之人谗言所说,且不可入人圈套自相残杀,老夫敢以身家性命担保,佘将军决不是如此之人。

杨公公一边只不住口冷笑,说道:“想当日,智禅大师为救空闻方丈,在北镇抚司衙门自绝经脉而逝,其景何等惨烈,其因就在一部佛经,如若大师在天有灵,得见佛经正是入于当日自己身授武功的爱徒之手,不知作何之想,唉,可悲啊可悲,实是可悲至极。”

一席话激得智颠和尚气血翻涌,早是理智不清,只将手中竹杖向佘正乾当头击下。佘正乾心头一寒,眼睁睁看那杖头直抵顶心命门,不敢抵挡,也不闪避。危急之中赵九君和牟擎川双双抢入,各挺手中兵器向智颠竹杖磕去。智颠力道甚大,只听乒一声大响,赵九君长剑和牟擎川的犁头铲同时与智颠禅杖相交,长剑与犁头铲双双被震而开,只此一荡,那杖头却也失了准向,贴佘正乾肩头直落而下。智颠一击不中,不待竹杖落定,杖头外摆,再向佘正乾拦腰扫来,佘正乾双膝跪地,仍是不击不避。牟擎川双手一绞,将手中犁头铲竖起横击,直向智颠禅杖迎去。此次牟擎川使出了十成力道,杖铲相交,各各荡开,智颠原地未动,牟擎川却被大力所震连退三步。二人交手之瞬,赵九君见有机可乘,身形一转,绕身智颠身侧,剑交左手,右手变掌,向智颠肩头拍下。赵九君心知这智颠是少林老僧,因智禅大师之故失却心智,心内不忍伤他太重,掌上只使出了力道之中的六成,殊不知掌落至肩,智颠只是肩头微微一颤,浑若无事一般。赵九君心内大惊,脚下疾移,向左而趋,左手之剑不及还交右手,智颠荡开的杖头已顺势撞向赵九君前胸。赵九君虽是迅疾,却那杖头来势如风,两步之外的牟擎川来不及相救,智颠竹杖杖头已是结结实实击中赵九君左胸,虽只一根小小竹杖,去势却有千斤之力,赵九君一声大叫,向后仰天倒地,口内鲜血狂喷而出。沈鸿儒大惊,正要纵前抢扶,眼前白影一闪,一条手臂伸出,将赵九君后倒之身抱在怀中。

沈鸿儒顾不及其它,抢前而视,见二弟脸色煞白,口内鲜血兀自狂喷不止。那人盘膝坐地,将赵九君置在身前,右手伸掌直抵其背,内息缓缓注入赵九君体中。时间稍长,赵九君内息渐趋平稳,口内狂喷鲜血渐止。

沈鸿儒心中稍稍放心,方始拿眼去看那人,只见他白衣着体,发髻细梳,面如冠玉,一柄精钢铁扇斜插腰间,儒雅之中透着难以掩隐的勃勃英气。

沈鸿儒正要向那人称谢,只听场内又是一声大响,眼光急向场中望去,只见牟擎川披头散发正与智颠狠斗,一柄犁头铲挡砸刺挑削荡,上下翻飞,左右疾舞,自将一身武功发挥的淋漓尽致。牟擎川原本农夫,天生劲力,偶遇江湖游方异人授艺,后自勤修苦炼,又用精钢依照犁铧之形打铸一只犁头铲,后连长杆亦用精钢所铸,重愈八十斤,常人便是拿在手中也觉吃力,牟擎川所使却是得心应手。无奈智颠武功已至登峰造极之境,心智又失,功力更见狂猛,少林武功本就天下独步,智颠修习六十余载,自是无人能敌,一枝竹杖施展开来虎虎生风,渐渐将牟擎川犁头铲压制。

沈鸿儒眼见三弟牟擎川频遭凶险,心内大急,想要上前助战,却又担心杨公公伺机向孙大人发难,拿眼向佘正乾望去,见其依然双膝跪地,目光呆愣。沈鸿儒知佘正乾不欲与智颠过招,于人落下欺师灭祖之说。然自眼下之危已是迫至眉睫,牟擎川搏命与智颠相斗,激得智颠癫性更狂,出手不留余地分豪,招招夺命,此时再不想法化解,后果不堪设想。当下高声说道:“佘将军,咱们此行是为护孙大人周全,行那仗义之事,功过德理,世人自会分别,切不可中了奸人心计,毁了此行初衷,晚则后悔莫及,将军当即时明辩!”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佘正乾呆愣之间,顿悟杨公公正是想要假借智颠师叔之手除去众人,再行刺杀孙大人,心念至此,不由全身惊出一身冷汗。抬目之间,见牟擎川正举犁头铲砸向智颠,智颠双臂挥圆,力达十成,劲鼓抡杖,向牟擎川迎去。铲杖相交,牟擎川拿捏不住手中之器,犁头铲直飞上天,人自噔噔噔噔噔连退五步,方始稳住身形。智颠竟不赶追,却将竹杖丢去一边,双目恶瞪,劲灌双掌,竟向佘正乾头顶击下。佘正乾心内已然清明,当下不及闪躲,仓促之间起掌相迎,心内终是顾虑,留有情份,只使出力道之中的八成,一声大响而过,地下尘土飞扬,两人各退三步,方能立稳脚跟,双双口内鲜血涌出,两人俱已受伤不轻!

“嗬嗬嗬嗬—”,众人耳听一阵阴冷狂笑响彻夜空,杨公公从地上一跃而起。

先前杨公公被佘正乾掌击前胸,佘正乾手下留情,只使出了力道之中的四成,杨公公虽口吐鲜血,却是受伤不重,他本就功力深厚,经过一时的运功调息,身已无大碍,功力已然复至八成,眼见智颠和佘正乾相斗俱已受伤,正如他自己心中所愿,心内如何不喜?当下大步逼进孙大人之峰。沈鸿儒与牟擎川各挺手中兵器,一左一右护在孙大人之前。佘正乾勉强平息翻涌奔腾的内息,想要上前接战,双臂一展却觉绵然无力,当即咬牙也将身向孙大人身前一挡,口中说道:“不知羞耻的阉狗,今日就拼个你死我活,看是鱼死还是网破。”

杨公公更是仰天大笑不止,道:“好好好,今日就让你死的明白清楚!”撮唇为哨,一声长哨呼出,但见周围暗影中又是一十二条黑影齐齐跃出,皆是锦服玉带,上绣龙头鱼尾飞翼图纹,尽如蔡长松一般的锦衣卫大内高手。

杨公公已不将众人放在眼中,左掌斜举,力蓄掌间,便要动手,宫庭锦衣卫也是亦步亦趋紧随而上,却见刚刚为赵九君注入内力疗伤的白衣青年将赵九君扶过一边,倚石坐身,腰间拨出折扇,缓步入到人群之中,向杨公公一指,道:“无耻阉徒,阴险卑鄙,信口雌黄,先让小爷斗你一斗。”

杨公公一怔,白衣青年身到之时,自己正运功疗伤,此时募然又见他横空飘至,心内虽不以为意,却是不识的他的来历,不愿冒然节外生枝,当下语声稍敛,和颜问道:“少侠何方人氏?咱家正奉宫庭密旨在此执行要务,尚请少侠一边观看,不要插手的好。”

耳听杨公公所问,也正是佘正乾一行心中所思,当下众人俱是静耳聆听。

白衣青年一声冷笑,道:“想要施展诡计阴谋,别人怕你,我却不怕,小爷山东德州武格庄少庄主武擎天的便是。”

众人心中恍然大悟:此人定然是山东德州已然消隐失踪多年的武格庄庄主穿风扶云剑武行路的儿子。

杨公公刚刚尚在口中言说三十年前少林那一部宝经是为武行路所劫,却不知武行路之子暗在一边隐身,尽将话语听在耳中,此时见他身出,心知与他相斗已是无可避免,却又见武擎天如此年轻,又不使武格庄历来成名之剑,只着一柄精钢铁扇,心内却也不已为然,右掌探出,中途化掌为爪,竟是徒手想要去夺武擎天手中折扇。武擎天一声冷笑,竟将折扇向前一递,送至杨公公手中,杨公公手掌刚刚触及折扇扇头,却见武擎天手腕一抖,唰的一声折扇扇叶打开,精钢所制的扇骨,连接着簿如蝉翼亦是精钢所制的扇叶,锋利异常,在月色之下散发出让人胆寒的冷光,每一片扇叶,便是一枚极为锋利的刃片。杨公公眼见有异,右手疾缩,尚未落稳,左掌已出,抬高斜指,食中二指直奔武擎天双目。武擎天手持折扇,先收再放,折扇在眼前一撑,如一道屏风,挡在杨公公来袭二指之前。杨公公似早已料定武擎天会以此着,在武擎天收放折扇之际,人已腾身,径跃武擎天头顶,从身后反手一掌印向武擎天后背。武擎天犹如脑后生眼,竟不转身,反手持扇后背斜指,扇头如一柄利刃对正杨公公袭来之掌正中。

二人交手数招,杨公公见武擎天年纪虽轻,武功却是不弱,自己虽功力要强于他,但要单凭一双肉掌迅疾将他打败,也是不易。当下将手一招,一名锦衣卫双手奉过杨公公的绣春刀,杨公公抬手去接,仰目之际,不由愕然惊异,只见前方半空之中,一笼熊熊燃烧的火团正自缓缓飘向头顶。一时众人也尽都眼见,俱是瞠目结舌。原来那团燃火是围在一个硕大的灯笼之内,飘在空中,灯笼之下却吊一个人影,只见那人手举一柄大扇不住扇火,火势愈旺,那灯笼便越是起升,又随风飘移,渐渐便至坪地上空众人头顶,那人方始止手不动,笼内火势渐弱,灯笼便自渐渐下落,至众人头顶十丈之处停了。那灯笼之下吊着的人影焦躁不已,探手去灯笼之中将那燃着的器物一条一条尽取了出来直丢而下。那燃着的东西却原来是松明子,连带着燃烧的火焰从空中呼啸而下,惊得底下人群四散奔逃躲闪,却听半空中吊在灯笼之下的那人道:“哎哟乖乖,不得了,烧起来了,小爷要去见阎王爷了。”原来是他手取灯笼之中的松明子下扔之时,不慎将那灯笼燃着了。那人嘴里说话,手却不闲,怀里取出器物一挥,割断身上连着灯笼的身索,在半空中翻了几翻,人已落地,一阵手忙脚乱的拍打,眉毛头发俱已是烧去几片,反手向后背一摸,嘴里不住口的叫苦,连道:“亏了本了,亏了本了!”

原来他衣服后背也被火烧着一个大洞。

佘正乾一怔,眼见此人着实年轻,麻衣斜披,后背之上绣一道八卦图形,却已被火烧出一个大洞残缺不全,头发虽被烧去数处,所剩依然丝丝四散飘立,眉浓眼醒,脸方额正,背上斜背的长剑剑穗随风张扬。这不正是日落之前在道上迎面而来,向自己头顶袭掌的张狂少年吗?

那人好一阵手忙脚乱,方始拿眼向四围一瞧,顿时喜笑颜开,口内笑说:“呵呵,好热闹,我那牛鼻子老道师父果真是没有骗我,嘻嘻!”

众人一愣,这人竟然称他自己的师父为牛鼻子老道,再看此人后背之上绣着的八卦图案,不由恍然大悟,呵呵,原来是一个口无遮拦、玩世不恭、性格张狂的小道士。

杨公公此行奉魏忠贤九千岁之命刺杀孙大人,眼见佘正乾和赵九君都已受伤,已方却有一十二名锦衣卫绝顶高手,已是胜券在握,不曾想白地里走出一个武行路的儿子,更是诡异之处,那天上凭空落下一个小子,心中不敢大意,当下住手不与武擎天相斗,上前向那人道:“这位少侠怎么称呼?刚听少侠提及尊师,咱家在此斗胆相问仙号,不知少侠可否见告?”

张狂少年嘻嘻而笑,口内连叫:“好说好说,客气客气,本少侠是武当第十一代弟子,人称剑屠啮狗英雄无敌的杨青峰杨大少侠,至于本大少侠的师父嘛,师父说过叫我不要太过张扬,不要随口告诉别人,因他老人家名头实在太大,不过本大少侠看你年纪甚高,定是德高望重之人,不过再看你的眼睛嘛,有点……,嘻嘻,好似有点贼眉鼠眼,好象不是好人。唉唉算了算了,就说了告诉你吧,你可不要再说了告诉别人,我师父就是当今名震江湖的武当派第十代掌门人玉虚道长的师弟本大少侠的师父空虚道长。”一语说出,在场人众听他所说,人人都自禁不住好笑,却听他话语说完,俱是又人人止不住心头一震,武当派在当今武林可是和少林并驾齐驱领袖群伦的江湖大派,掌门玉虚道长,武功高深莫测,冠绝武林,其师弟空虚虽入武当之门较玉虚为晚,可是若论功夫造诣,比师兄玉虚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杨公公听闻张狂少年自称武当空虚道长之徒,心中大震,继而眼目一沉,暗暗四下探视,见这少年却只是孤身一人,心内稍觉宁定,眼珠一转,向少年问道:“少侠既是武当空虚道长高徒,今晚在此现身,却只少侠一人,怎不见令师空虚道长呢?”

少年一拍脑门,好似忽然惊醒,道:“哎哟哟,我倒差些忘了,我师父本是和我一起,在路上偏要和我比拼脚力。师父他老人年纪大了,怎比得过我,我一路疾走如飞,到了山下又借助大灯笼带我上山,就先行一步到了这里,师父他老人家嘛,应该一会儿就到,一会儿就到!”

杨公公哈哈大笑,说道:“杨少侠真会说话,尊师空虚道长,几十年前便已踏草不弯,一身轻功独步天下,无人能及,如今应是更上层楼,如若不及其徒,让人实是难以相信。”

少年好似被人看穿谎言一般好一阵扭捏,忽然凑嘴近了杨公公耳边,杨公公掌内暗蓄劲力,却听杨青峰悄悄说道:“实话都给你说了吧,我师父跟我比拼脚力,在路上我悄悄在他饭里下了泻药,一路之上他都在拉肚子,怎么比得过我呢!嘻嘻,我只告诉你一人,你可不要说了给我师父知了哦。”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虐恋情深小说
虐恋情深小说
虐恋情深小说

虐恋情深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虐恋情深小说大全,打造虐恋情深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虐恋情深小说免费阅读。看虐恋情深小说,就上北苑创意小说网。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9954号-2联系QQ:268052358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