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司命大人的追妻之路【完结】

司命大人的追妻之路【完结】

司命大人的追妻之路【完结】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1-08 09:10

评语:超级喜欢作者的构思,写的有血有肉的。很好看,情节安排的也合理,文笔流畅,看得出来是在用心的写,不错,值得推荐。

由一路风景依旧创作的短篇小说《司命大人的追妻之路【完结】》,主角是颐垣,绿玦小说讲述了他们的第一世何其悲惨,而他为求保护她一个人扛下所有罪责,第二世他终于得求亲近,而她却全都不记得了,又在一场大战找回了从前的记忆。

精彩章节

  二月二龙抬头,是个适宜播种撒芽的好时候,几只尚未化成人型的仙鹤拨开厚厚的白色云雾,看见昔日仙气缥缈的指尖峰如今更是龙气大盛,腾云驾雾的仙人或是百发捻须的老头或是容颜姣好的小仙娥都从四面八方而来,大伙都愿意凑一凑指尖峰百年一见的举礼仪式,可谓是隆重至极。

  一行身着白衣的弟子整齐排列,将双手交叠至于腰间,在举礼仪式开始之间,所有弟子作为启动仪式之主导要叩拜师尊以表礼节。

  “师父”众人齐齐跪倒在地,头自点地代表对师父的尊重。

  端坐在腾云殿正上方的师父微微颔首,弟子们低着头却心领神会似的齐齐站起身来要走。

  “小幺,过来”师尊扬扬手,队尾最末的小弟子默默站定,然后下定决心似的过来。

  “师……师父,弟子……”小幺心里有些虚,昨日她才偷喝了几口师父陈酿多年的玉泉,被师兄逮个正着。

  不会吧……她也太不走运了。

  “昨日之事为师不与你计较,虽你并非自小养在为师身边,不过你天资颇高悟性极佳,为师自然是中意你的”师父笑眯眯的望着她,不时点头赞许很是看得出他很是喜爱这个关门弟子。

  “那小二十便不走了,留在指尖峰陪您”她挽住师父的臂弯,像孙女对待自己的祖爷爷般撒娇。

  “胡闹,谷丘女帝非你想推便推的”师尊弹了弹她的脑门,眼底尽是藏不住的喜爱之情。

  若绿玦是自己的继承人他便也不必如此忧心了,叶素作为自己的接班人天资虽也不低却也不敌眼前的小幺。

  师尊心中也是满满的担忧,自己年俞过百,指尖峰掌门的位置也是没法坐稳了,他倒是没指望叶素能将指尖峰发扬光大。

  他只是有些惋惜,绿玦这天资颇高的孩子却要去继承谷丘帝位,真真是可惜了。

  “爷爷!到底谁是您的孙女!”一声怒斥,让师徒两人都有些惊了。

  绿玦松开挽住师尊爷爷臂弯的那只手,向远方的师姐怯生生的行了行弟子礼,气氛微微有些凝结。

  “师妹在此作甚,举礼仪式将要开始了,还不去准备,难不成又想挨门规!”叶素冷言冷语,语气也是严厉的很。

  “是”绿玦微微一拜,脚步也有些抖抖的。

  这位高高在上的师姐她是有些发怵的,自五万年前她便受父命拜师指尖峰门下,这五万年来却也没少受这位师姐的挤兑和管教,稍有不慎便丢去山顶吊着,没吃没喝,有时还会被不知从哪里来的秃鹫啄食,少则几日,多则几个月都是有的。

  曾记得她那时刚入门派,还尚未领教这位师姐的做派,偷偷下山去农家讨酒喝,回门之后被师姐发现,先是生生抽了上百鞭,又是被吊在指尖峰山顶足足挂了一个月,下来之时她已然是奄奄一息,全身的肌肉都酸软难支,腿脚也是麻木的连动都动不得,师姐也未尝有心疼之态,只是淡淡一句,女儿家家就是娇贵。

  绿玦虽有些迟钝,但师姐的排挤也是实打实的藏不住,她自小便不是个与人争锋相对的性子,更何况自己的确是做错,绿玦虽心有抱怨,但几日过去她也已然忘个干净,一样的与人和睦。

  师姐作为指尖峰唯一一个孙子辈的小丫头,长辈能总是格外优待些,肆意惩罚门下弟子,只要不做的过分,指尖峰的元老一般是不愿意多事的。

  “爷爷,孙女拜过”叶素委身一拜,全然没了刚才的盛气凌人。

  “绿玦总归是女帝,不可如此放肆,那些礼法怎的还要爷爷亲自教你?”师尊有些恼,语气却依旧温和。

  “亏爷爷还知道绿玦是谷丘之主,我前几日听的师兄说爷爷属意将掌门之位传与绿玦,可是真的?”叶素瘪嘴,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二十顽劣,怎能与我孙儿比”师尊捻捻胡须,笑眯眯的。

  叶素也没了方才的郁闷,笑弯了眉眼,拉着师尊爷爷的衣袖也似方才绿玦一般的撒娇。

  外头举礼钟声宽厚而沉重的响起,指尖峰顶中央盘踞着一只四方金樽宝鼎,宝鼎下方隐约弥漫着紫黑色的雾气,将宝鼎举起,身着白衣的指尖峰弟子四四方方将宝鼎层层围住,所谓举礼,便是将百年以前宝鼎所吸之污浊之气用众仙气斩断,以示净化四方消灭邪恶之功效,指尖峰乃极净极纯之地,二月二也是播芽长根之好时节,此时举礼是再好不过的。

  钟响三次,举礼开始,众弟子将自己的佩剑高举至四十五度角,纯白色的仙灵之气徐徐然挥洒出来,在宝鼎之上凝成一团巨大的白色光圈,重重注入宝鼎之中,乌黑之气从宝鼎中缓缓散出。

  不可预见的是,举礼进行至一半,一只魔爪从保定中伸出,一把将其凝聚的仙气拧碎,瞳孔赤色周身乌黑的魔兽从宝鼎中现出,一把抓住了还在一边愣神的大师兄,各路弟子众位仙家也从未见过如此局面,连站在队伍最外圈的绿玦也一瞬间有些失神。

  怎会?这举礼节自开展至今从未有过事故。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绿玦手中现出一只晶莹剔透的玉箫,她飞身上去,给予那只魔兽重重一击,魔兽似发怒了一般,将大师兄猛地甩在地上,一副捶胸顿足的模样,她接住旋转飞回的玉箫,还未做出攻击,自己便被一捆铁锁牢牢束缚住了,她回神一看,师姐正得意洋洋的看着她。

  “你是没有资格消灭魔兽的!等着挨门规!”叶素化出一柄冷剑,试图飞至魔兽上方,却还未近身便被重重弹开到地,生生吐出几口血来。

  “师姐!放开我!”她声嘶力竭的喊道。

  这魔兽若是不除,任由它存活于世,世间便再无生灵可言。

  “我说了!你没资格!众弟子听令!做昆仑阵,消灭魔兽!”叶素草草擦了擦嘴角的血痕。

  弟子们多数从未见过此场面,呆的呆,慌的慌,跑的跑,如今所剩弟子依然不多了,草草五六个弟子,纵是连个圈都圈不起来,叶素举着剑站在队伍前端,强行启动昆仑阵,强大的灵力气流冲的她险些有点站不住脚,众弟子也只得纷纷效仿帮衬着这位大师姐,指尖峰山顶顿时间盘绕着巨大的仙泽,好似一场暴风雨的前奏。

  “强行启动昆仑阵你会被反噬!”她被捆着,想找德高望重的长老来消灭这恶兽,环顾四周却也未见一位长老,师尊也不知去向,她只得用尽她全身的力气喊着,希望能遏制这场原可以避免的伤害。

  “闭嘴!”叶素引领着众位弟子,却还能抽出空来回她一句嘴。

  昆仑阵法启动需得拥有强大的仙力支持,且主领人必得是位列仙班之人才可,叶素修行万年不过神女,且仙力微弱,若是强行开启可能会导致参与阵法之人骨裂剧痛而死。

  她未能拜托那捆铁锁,眼见着一道强光自阵中涌来,魔兽未有受到一丝伤害,而阵中之人皆被一道强大的仙泽狠狠弹出来,七窍流血,满身伤痕,有几名已然是直接被弹下山巅,一通撕心裂肺的喊叫之后,云端再无任何声音。

  “师姐!叶素!放开我!”

  “莫要再言语,你没资格!”叶素眼眶里泛着血,将瞳孔染成了赤红色,可她眼神里的怒火和愤恨一如往昔。

  眼见着魔兽越发强盛,它每走一步山峰都要结结实实的震动一番,绿玦极力摆脱,却依旧是于事无补。

  她眼见一道金光自天边射出,将魔兽牢牢罩住,一道纯白色的影子忽闪而来入金光之中,剑气灼人,寒光伶伶,魔兽震破金光,碎片散落一地,她只是稍微恍惚,猛地便被人抱起来,腾跃在空中。

  “你这丫头技术不行啊”耳边的男声冷冰冰的响在她的耳边。

  “帮我解开铁锁!”她倒是没工夫再与他争辩,急切的说道。

  若非这道铁锁将她周身的仙气法力封了个干净,那区区百年魔兽又何尝是她的对手,早就跪在地上求饶了!

  “让开!”她重重推开身边紧贴着自己的白影,手中玉箫化为一柄冷剑,恶狠狠的刺入魔兽的胸膛,那魔兽竟毫无还手之力。

  随着魔兽一声震慑山巅的怒吼,它缓缓凝固成顽石,又迅速分裂开来,化为一块一块冰冷的巨石,散落在指尖峰的地面上。

  绿玦微微松了口气,将玉箫收在腰间,环顾四周查看举礼仪式损害状况,地面以巨石为中心龟裂蔓延,深深的沟壑延绵至山的边缘,七零八落的尸体散落四周,跌坐在中央的叶素狼狈的擦拭着眼角的血迹,微微有些发抖,似乎是体力难支。

  绿玦想上前去扶一把,但是一想到方才师姐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也是实在让她难以放下心中的埋怨。

  “你就等着挨门规吧!”叶素恶狠狠的瞪着她,瞳孔放大,暗黑色的血痕蔓延在眼睛的周围显得格外骇人。

  “师姐自作主张强行开启昆仑阵,引得法力反噬害死几位师哥,师姐的罪怕是要比我更重”绿玦也出言反击,她一向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师姐之前所做之种种她皆可以不放心上,可是这次可是活生生几条人命,若非方才有人相救,恐怕她现在已经葬身在那魔兽脚下了。

  她忍无可忍了。

  “还未请教这位姑娘?”一旁的男子默默开口。

  “指尖峰长须长老门下弟子二十,谷丘未来女帝,唤我绿玦便是”她礼节性的拱手。

  “本君乃南极长生大帝座下,掌管人间情爱纷奢命薄的司命星君,唤本君颐垣便好”对方也是毫不气短。

  绿玦这才抬起眼,仔仔细细端详着眼前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救他的少年。

  一身白衣覆体,眉眼间也是得意洋洋的少年风采,肤白也丝毫不输那些刚出生的小娃娃,只是她原以为天宫里的司命星君是一个顶着大红脑门拄着千年朽木拐杖的老头,却不想是一个看上去比她年长不了多少可能还实实在在小了她几万岁的少年。

  这让她着实有些惊呆了。

  “刚才你为何说我技术差劲?”她放下供着的手,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堂堂女帝却被一个小小神女用捆仙索捆住,难道不是因为技术太差劲?”司命一丝情面也未给她留,只是自顾自的说着,手里的折扇虚晃着,他这闲散的模样倒像是谁家的富贵公子调戏良家妇女一般。

  这个小子,年龄不大口气不小,真真句句话都捅到她的雷点,着实让她有些恼火。

  “素儿!”师尊不知何时来的,拄着拐棍一瘸一扭的奔向叶素。

  “爷爷!绿玦这个贱人,害死了师弟!你要为他们报仇啊!”叶素扑倒在师尊的脚下,哭的声嘶力竭,与方才盛气凌人的模样大相径庭。

  绿玦傻站着,眼见着她手染鲜血跪倒在地哀求的模样,一时间语塞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这个女人,倒是阴险毒辣的很,若非她方才亲眼所见叶素的判若两人,大概也会深信不疑是这一切的惨状都是自己造成的。

  毕竟自己周身完好,而叶素被震的浑身是血瘫倒在地,纵是谁,都会更加愿意相信弱者的说辞。

  “二十?这一切竟都是你做的?!”绿玦眼瞧着师尊的眼里居然涌出了丝丝怒火,怀里抱着虚弱的叶素,高声质问她。

  “师父,这一切都并非徒儿做的,是师姐她……”绿玦解释的语无伦次,相比起叶素的逻辑清晰字句通畅,她可是差了远不止十万八千里。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小说 轮回重生小说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的题材不拘一格,篇幅虽短但情节丰富,多以反映生活中的某个片段为主,非常适合闲暇的时间阅读。本站精选了很多好看的短篇美文、短篇虐文等,让你一次看个够!

查看更多>
轮回重生小说
轮回重生小说

轮回重生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轮回重生小说大全,打造轮回重生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轮回重生小说免费阅读。看轮回重生小说,就上北苑创意小说网。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9954号-2联系QQ:268052358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