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女主是佚名的小说_我守义庄那些年佚名全文免费阅读

女主是佚名的小说_我守义庄那些年佚名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07-15 02:49 作者:歪少

楚剑风这时转过头来看向了我这边,见到我后,顿时目露凶光,冲我喊道:“臭小子,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还没等我去找你,就自己过来送死了吗?”

我没有跟他废话,亮出自己准备的的铜钱剑直奔他而去,这才他说:“昨天晚上你可是差点烧了我的义庄,我来是找你算账的!”

“敢找我楚剑风算账,臭小子你还真是狂妄!没了鬼官给你撑腰,你以为我还会怕你嘛?”楚剑风话一出,手上突然就多出了八张灵符,在我快要靠近他的时候,八张灵符同时向我飞了过来。

还没等我认清那八张灵符纸上所画的符咒是什么,八张灵符竟然在半空中爆炸,释放出了呛人的白烟,升起的雾气笼罩了我的周围,导致我眼前白茫茫的一片。

正当我小心提防楚剑风的下一步动作时,脸上莫名其妙的被某种看不见东西打了一拳,紧接着就是胸口被击中,自己受力站不住脚,只好向后退了几步。

起初我还以为是鬼魂之类的东西,便再次开启了阴阳眼,结果什么鬼也没有看到,自己不禁为刚刚发生的事情感到惊疑。

然而那看不见的东西,并没有就此罢手,很快又向我发起了第二次的进攻。受到视觉上影响,我压根就没有反抗的机会,挨了对方一记脚踢。

老是这么挨打也不是办法,我想一定是楚剑风搞得鬼,便试图用言激将法让他露出破绽:“你身为蜀山的弟子,就只会背地里耍阴招吗?”

那东西没有再次攻击我,自己反倒是听到了楚剑风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的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不过我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我那个叛徒,负伤来到这山上。所以,你还是下去陪她吧——”

楚剑风的话音刚落,那东西又向我发起了第三次进攻。比起之前的两次,第三次明显是想要我的命,找准我肩膀伤口猛踹了两脚,即使自己完全能感觉到,但也只有忍着伤口传来的剧痛。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再不把那东西给解决掉,我的这条命肯定会被对方取走。一想到这样死的不明不白,自己从古书上学到的知识瞬间涌现在脑海中。

很快,我想起了古书上记载的有关呼风唤雨的一门道术,由于这门法术算是很高级的,没有个几十年的道行根本做不到,所以当时自己特意记得当中最简单的一个步骤,算是呼风前的基础——运风。

比起呼风的难度,运风可以说是非常简单。因为风无处不在,运风只不过是把周围的风聚在一起,我只需要念一道聚风咒,然后借助符纸把聚合的风散出去便可。

趁着那东西的下一次攻击还没有来,我掏出了符纸,嘴里快速念道:“风存天地间,周聚而合,即为我用,敕——”

念完这道聚风咒后,我撒开了手中的符纸,并抛向空中。无形之间,几股风迅速向符纸聚集,我等见时机成熟,便催动符纸中聚集的风吹开了周围的雾。

当雾全部散开的时候,再看楚剑风那边,他这时的眼神中露出了丝惊讶,向我解释了刚刚那是他按照蜀山蜀道上的迷心雾阵做出的雾符。

原本迷心雾阵的本质是让人迷失本心,产生幻觉,最后永远被走不出去。但经过他的改造,使用雾符所产生的迷心雾能影响到人的神经,身上多处地方会感觉像是被人打了一样。

我这才明白,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看不见的怪东西,自己不过是受了迷心雾的影响。

然而楚剑风惊讶的是,他没想到我能在神经错乱下运风吹散雾气,换个说法来说,证明我的本心不会轻易乱。

虽然这样听上去像是在夸我,但眼下还不是得意的时候,自己还没忘记此行的目的,再一次朝着楚剑风贴去,拉进我们之间的距离。

楚剑风深知他年老体衰,和我贴身肉搏敌不过,便在这时候从帐篷门前撤离,往旁边的草丛里躲。

不过我又一次让他意外了,自己不仅是没想过跟他继续斗法,更是没想过去追他,只不过是假借势头,来到帐篷前直接就冲进了帐篷里面,准备协助郁兰还阳。

先前放下手中的雨伞,郁兰的灵魂就已经进到了帐篷里,她毕竟是已经死过的人,不像李翠翠是被人勾走的魂魄,就算灵魂回到身体里,也无法还阳,必须再烧几道请灵覆体的符纸。

时间紧迫,在我进到帐篷的同时楚剑风已然察觉,赶回了帐篷这边,自己进到帐篷内找到了装着郁兰尸体的袋子后,从里面找到了郁兰的尸体,用阴阳眼看见郁兰的灵魂浮在尸体上面,没和她说便立即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符纸,以剑指夹符火化的方式在她的天灵穴周围摇晃。

可正当我要念动符咒的时候,楚剑风气冲冲地进到了帐篷内,说了句:“好你个满肚子坏水的小鬼,竟敢唬我!就算她还阳了,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出去……”

他的话音没落,就已经拿出了三张阳火符,走出帐篷后竟然把三张阳火符丢在了帐篷上,符火瞬间将布制的帐篷烧着。

考虑到眼下是郁兰还阳最关键的时刻,肉身必须留在原地,我就没去管四周的火势,而是继续念动符咒。

但就在郁兰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帐篷塌了下来,我奋不顾身地扑到了她的身上,心中只有个保护她活下去的想法。

本来自己早就紧闭上眼睛认为这下会被塌下来的大火烧死,却不想耳边传来了鬼官爷的声音:“你个龟娃子!爷爷我又救了你一命,到时候钱可别忘了给撒。”

等我这时睁开眼抬起头一看,鬼官爷正站在我和郁兰的旁边,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是还在燃烧的帐篷。

我想应该是鬼官爷及时赶到救了我们,便带着笑容跟他道了声谢。随后我回头再看眼身下的郁兰,发现她躺在地上昏了过去,自己并没去叫醒她,而是站了起来。

正打算接下来跟楚剑风算总账,但是还没等我动手,他就先开了口,以威胁的口吻对我身边的鬼官爷说道:“按照阴间的规定,鬼官未经批准,不能插手阳间的事!可你三番两次保护这小子,插手我和他之间的事,难道就不怕我向地府报告,把你拉下十八层地狱吗?”

“你个老小子,比我懂得还挺多哈?不过嘞,我们还有条规定你知道嘛?对于扰乱阴阳两界秩序的人,必须铲除!”鬼官爷说的话倒是头次这么正派,让我对他刮目相看。

不过他这话一出口,楚剑风就算知道他私自勾人魂魄,扰乱阴阳两界,却仍然有理:“是嘛?说我扰乱秩序,可你呢?私自准许阴魂还阳,罪不可赦!”

被楚剑风指认,鬼官爷顿时没话反驳,深吸提了口气,之前的正派气势甩到了一边,扭过头来哭丧个脸对我说:“要是上面知道了,我可就完蛋嘞!你可得想办法帮我哈。”

我听后白了眼鬼官爷,心说还用得着想什么办法,直接上去把楚剑风除掉不就得了。就凭刚才楚剑风差点儿把我和郁兰活活烧死,自己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容他,动用手中的铜钱剑立即施展出了一套“道剑决”。

这是我从古书习得的,招式身法类似于太极剑,区别在于其中蕴含了不少道法真理,需要法咒配合才行,其剑光酷似道光,剑决挥下如同百张灵符爆炸,是毛家祖先传下来的,自己花费两年时间苦练才略有小成。

楚剑风还是头次见到,看我手持铜钱剑嘴念法咒,他皱起了眉头,问我在搞什么名堂。

我又怎么可能告诉他,没有跟他废话,法咒念完便右手呈剑指,在铜钱剑的剑身上从下至上快速划了一道完成剑决。

楚剑风虽然还是看不出这里面的名堂,但他还是能反应过来,掏了出两张我从未见过的墨黑色符纸,左右手两指各夹一张,互相交叉在他的胸前,也念起了法咒。

我道剑决准备完成,没等他念完就朝他的方向挥砍下去,带有法咒的剑光眼瞅着要在他的身上爆炸,他手里的那两张特殊符纸却在在这时自燃,燃起了两团巨大黑色的火焰将他全身都笼罩了进去,并企图吞噬道光。

好在我这两年的辛苦没有白费,道光的强度即使达不到如同百张灵符爆炸,但起码在快被那两团黑色火焰吞噬的时候炸开了,威力足以将两团黑色火焰炸散。

楚剑风像是受到了反噬,身上的黑色火焰消失后,他捂住胸口跪在了地上,额头上满是汗水,脸色极差,但还不忘说句:“我竟然又败给了你这个小兔崽子……”

其实这个时候说句实话,我在使出施展出剑道决后也不比楚剑风好到哪里,虚脱得脚下已经有些站不稳,要不是占了年轻有势,自己早就因为消耗过大昏躺在了地上。

我守义庄那些年

我守义庄那些年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奇热小说
  • 作者:歪少

小说写的还是很不错的,情节与文笔俱佳值得称赞的小说,强烈推荐此书,非常好看!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