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上榻(主角宇文墨言李琉璃)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上榻在线阅读

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上榻(主角宇文墨言李琉璃)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上榻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07-15 01:13 作者:叶冬

“走吧,虽然知道你不喜欢这里,但就委屈一天好了,等大典结束,我一定带你去这灵城好好的玩”宇文烈笑了笑。

琉璃点点头,站起来跟在宇文烈身后向宴堂走去。

宇文烈安排好琉璃的坐席便有事先离开了,琉璃无聊的把玩着桌子上玉打的杯盏,如今已快入了幕夜,宴堂挂满了名贵的琉璃灯,明晃晃的,刺痛了琉璃的眼。

那琉璃灯下,一个水蓝色的身影映着琉璃的暗黄衣衫渐渐融合。

琉璃伸手抹了抹眼睛,那水蓝色的身影消失在转角,琉璃站起来跟上去,刚到一条隐蔽的小巷,琉璃便听到一个男子因为暴怒而变得有些沙哑的嗓音。

“那药是不是你下的?”一人抓住了云修水蓝色的衣衫,那人全身笼罩在黑暗中,模糊不清。

云修轻轻推开那人,整了整衣衫“苏公子,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么?云某只是替公子你动手罢了”

“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了小七!那个所谓的天下第一神医墨华为了所谓的清规戒律差点杀了她!”那人更怒,琉璃趴在墙上都被那声音震了震。

墨华,这个名字她是听过的,天下第一神医。

只是,为什么在那人话中却显得如此暴戾?

云修却嗤笑,笑声如魔“你心疼?别忘了,五年前,是你亲自一步步的把她送到他身边,所以,她如今这副模样可是拜你所赐,天机府的苏公子”

那人身子一颤,显然不敢置信的往后退了退,月光下,琉璃这才看清楚那张脸,那是一张温凉如玉的俊美脸庞,此时此刻却有些跌落谷底的忧伤,他的衣衫不整,皎白的衣上是大片大片吓人的血迹,浑身血污,如此骇人。

“不是的,我不是的,我不想这样的”那人身子连连往后退着,直到撞上了墙这才停下,他愕然,是啊,是他一步步把小七推上悬崖,到今时今日这种无可挽回的地步也是他造成的。

五年前,他逃出天机府,遇见了那个小小的,眼中却噙着仇恨的她,他没想到,五年后,他却在雨夜里再次遇见倒在血泊中的她,她依旧小小的,一张小脸苍白的可怕,她向来爱穿一身白衣,为何那时她却任由那刺眼的血染红了她的衣衫。

他要是来迟这么一步,就一步,恐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那个小小的她了。

她差点死在她最爱也是最恨的人剑下。

“苏公子,何必呢,自欺欺人真的有用吗?”云修笑了笑,微微仰头,似乎在看漆黑的星空,又似乎在看巷角那盏暗淡的琉璃灯。

“墨云修!你这个变态,心理扭曲的变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你师父那肮脏不堪的感情,你用小七当试炼石,去报复你所痛恨的人!”那人大吼,一时之间竟然出口就是粗劣不堪的话语。

琉璃身子一惊

墨云修?这是他真名?琉璃向来以为他姓云。

“苏一!我警告你,不要再叫我墨云修!墨云修在十五年前已经死了!如今云修是灵城高高在上的城主!

虽然你是天机府的公子,但是,我云修还不信赔上这灵城还不能杀了你!”云修不复往日的淡然温柔,如今的他就宛如一坻杀神,渐渐的逼近苏一。

苏一此时此刻也杀意浓浓,双手还沾着已凝固暗红的血迹,看起来如此触目惊心,他徒手如利剑般向云修袭去,云修与苏一过了几招,一直处于下风。

没过多久,云修果然输的一败涂地。

苏一只手掐着云修的脖子,眼神犀利的很,仿佛像把剑直直的刺入云修的心脏。

“哦?看来提炼那该死的碎骨吟倒是让你的功力消失了大半,正好省得我花这么多力气对付你!”

苏一掐着云修脖子的手越发用力,窒息的紧迫感让云修脸色变得通红。

琉璃瞪大了眼睛,她知道自己一旦出去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可是总不能看着云修死吧。

“苏公子,要是雪小七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你布的局,你猜猜她会不会伤心欲绝,恨你一辈子啊”云修使出全身的力气嗤笑着说道,他感觉到,自己的骨头都快断了。

这人,真他妈的狠

“你这是什么意思?”苏一迟疑了,收回了手,仿佛刚才什么都未曾发生过。

琉璃想,到底是怎么一个人可以在盛怒之后又如此平静?

“咳咳,那封信还记得吧,我要真的想雪小七死,我就不会送信告诉你,雪小七在冰巅。”云修被放开以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神情里是满满的鄙夷。

苏一想起了他早上收到的那封信,皱了皱眉,又猛地走上去抓住云修的衣襟,然后又狠狠的甩开云修。

“墨云修,你最好不要动雪小七,你对墨华有什么深仇大恨不关我苏一什么事,但,雪小七,你绝对动不得!”苏一紧紧地看着云修,颇有警告意味的话飘飘摇摇的说了出来。

“你真以为雪小七傻?都五年了,她难道看不清楚你一直只是利用她?一年前,我遇见她之时,她提起你,可是开心的很啊,她说,她这辈子最信的人就是你。苏一,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是为了仇恨而接近雪小七的,最后,你会不会为了仇恨离开雪小七。”

“她,应该也很恨我吧,其实,我也不想伤害她,如果,她不是那个人的徒儿的话。

可是,又怎么可能,她偏偏就是呢”云修笑了笑,靠着墙坐着,仰头望着月亮,一只手摆弄着一根不知道那里来的狗尾巴草。

苏一顿了顿,冷冷的扔下一句“永远不可能”就转身消失在巷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墨华啊,墨华,看来我倒是错了,我以为你还有那么一点的慈悲,没想到,没想到……”云修大笑不止却在最后埋头大哭,肩膀在抽动,看起来竟如此悲凉。

琉璃转过身,五味杂陈的回到宴堂。

回到宴堂之时宇文烈已经回来了,当看到失魂落魄的琉璃的时候一张脸变得铁青。

“去哪里了!”宇文烈皱着眉,冷着脸。

琉璃自然不知应不应该告诉宇文烈刚才她看到的事情,就连忙摇摇头说“没,闷得荒,到处逛逛”

“真的?”宇文烈怀疑的问

琉璃连忙推开宇文烈“真的啦,你真烦人”

没多久,云修换了一身高领华衣过来,他嘴角依旧扬着不深不浅的笑容,仿佛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就这么自信的笑着。

琉璃不知道这种淡然到底是装出来的还是他本来就如此?

只能怪他演技太好,琉璃已经分不清真假。

云修走向琉璃和宇文烈两人,一双笑吟吟的桃花眼看着琉璃,琉璃觉得有些渗人。

“王爷”云修笑吟吟的冲宇文烈举了举酒杯,然后仰头饮尽杯中美酒,在他仰头间,琉璃看见了他颈间触目惊心的一道红色的掐痕,那痕迹连高领衣衫都未能遮挡住,可云修却这般淡然,琉璃心一跳。

不知为何,琉璃心乱如麻。

琉璃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一旁的宇文烈一皱眉,吩咐人把酒壶拿走,琉璃刚想倒酒却发现酒壶早已不翼而飞。

琉璃刚想发脾气,耳畔却再次响起熟悉的琴音,一抬头果然看见一袭白衣的黎劰正盘腿坐在台上,腿上置着一把琴,他低头弹着琴。

“黎劰?他怎么来了?”琉璃有些醉意,说起话来含糊不清。

宇文烈紧紧地皱眉看向台上“又是他?这未免太巧了?”

“幻影”宇文烈小声唤了一声,站在一旁的幻影便低下头。

“调查一下这台上的琴师”

“是”幻影点头。

吩咐完幻影,宇文烈目光转回台上那个白色的身影,似玉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檀木制的桌子,不是那种跟节奏的敲打,稳稳地沉沉的,更像是一种耐人寻味的思考。

一曲毕,黎劰抱琴下了台,当走下台时黎劰冲琉璃笑了笑,嘴角的酒窝微微扬着,像一道阳光。

琉璃也回给黎劰一个笑容,黎劰抱琴离去。

那晚大典云修说了些什么琉璃也因为喝醉了迷迷糊糊而没有听见,一整晚她都是靠在宇文烈旁边睡的,后来,参加大典的人散的七七八八了,宇文烈才叫醒了琉璃。

琉璃揉了揉惺松的双眼,看了看四周空荡荡的宴堂,一脸愕然。

“人都走光了?”琉璃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

宇文烈白了琉璃一眼“废话,走了,回客栈”

琉璃站起来,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嗯,走了”

第二天,琉璃和宇文烈在灵城走了一圈,大概是因为昨夜的冲击太多,以至于琉璃经常心不在焉。

“你怎么了?”宇文烈和琉璃走在街上,琉璃却恍恍惚惚的,跟失了魂一样。

琉璃摇摇头“大概昨天喝了酒,有点头疼”

“待会回客栈叫人帮你煮点醒酒茶吧,走,既然不舒服就先回客栈吧,明天就回南国”宇文烈轻轻地拍了拍琉璃的后脑勺,琉璃点点头。

回到客栈,喝了醒酒茶琉璃觉得好多了,一个人走到窗口,由上而下的俯视着那条平静的湖,风轻轻吹过,微微扬着涟漪。

琉璃想,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琉璃”不知何时,宇文烈已来到琉璃身后,琉璃实在是被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来的?”琉璃被吓了一跳。

宇文烈走到窗口,望着远处“刚才你一直发呆看着窗外的时候,李琉璃,你越来越奇怪了”

“哪里有,是你自己多疑了吧”琉璃愤愤反驳。

宇文烈不说话,眼睛看着远方,嘴角扬着,扬着淡淡的浅浅的笑,他向来长的好看,很英俊的那种。

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上榻

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上榻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奇热小说
  • 作者:叶冬

好精彩的小说,偶尔一处的画龙点睛之笔,写出的故事实在精彩绝伦。强烈推荐此书,非常好看!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