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梦里不知她是客萧惊堂杜温柔小说

梦里不知她是客萧惊堂杜温柔小说

发表时间:2019-12-01 03:16 作者:白鹭成双

主角是萧惊堂,杜温柔的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该小说名字叫做《梦里不知她是客》,讲述了反应过来的萧惊堂气极反笑,看了一眼狼群,下马就往湖边退,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狼群,朝身后道:"你居然装死。"...

温柔是被抖醒的。

起先以为是地震,挣扎着就想跳下chuang,结果不知道是谁一把就捞住了她的腰,低斥了一声:"坐稳了!"

什么情况?

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不是自己的粉色小房间,而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有人正带着她骑着马从树木之中狂奔而过,抖得她几乎要吐出来。

"你谁啊?!"温柔惊了,伸手抓住这人%.口的衣裳,低头却发现他穿的竟然还是古装!层层叠叠的锦绣衣襟,摸着手感还挺好。

听着她这仨字,马背上这男人倒是冷笑了:"你现在跟我玩花招还有什么用?前头就是狼林。"

狼林?眨眨眼,再眨眨眼,温柔反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啪"地一声,巨疼!

不是在做梦!她竟然被一个不认识的穿着古装的男人带在马上狂奔,听语气还不是很友善!上天作证,她温柔活了二十多年从来都是遵纪守法好公民,没有仇家的,怎么就被人绑架了?

不等她回神,身后的人突然就勒了马,马蹄高扬,吓得温柔立马抱住了身后人的腰!

"滚下去。"

平平淡淡的三个字,语气也没什么起伏,但温柔听着就感觉自己的双手像是触电了一样,跟着心脏一阵紧缩,疼得她倒吸了一口气,眼前也瞬间模糊起来。

"啪嗒。"

眼泪渗进衣裳里,温柔才发现她身上就一件白色的类似古代里衣一样的东西,薄薄的,可能是丝绸做的,质感也不错。

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竟然哭了?!

这眼泪哗哗流得跟水龙头没拧紧似的,完全不受她控制。温柔有点慌,正想问问这是什么情况,身子就被人猛地一推,从马背上翻滚下来,直接砸在了地上!

没错,砸下来的,脸朝地的那种。

这动作粗暴得一点余地也不留,简直就是没想让她活着!温柔疼得龇牙咧嘴的,却没瞎叫唤。

马背上那人身上的杀气太重了,她现在乱吼乱叫,万一激怒了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忍着疼坐起来,温柔小心翼翼地回头往四周看了看。

夜深人静,荒郊野外,面前的树林郁郁葱葱,远处的高山上隐约还有狼嚎,还真的是狼林!大半夜被扔在这儿,她还活得到天亮吗?

"这是你该有的报应,杜温柔。"

马背上的人开口了,声音清冷,带着丝丝的厌恶。跟条件反射似的,温柔的心口刺痛,眼泪跟着就唰唰流了下来。

不过,哎?他喊的名字是什么来着?杜温柔?

温柔有点懵逼,抬起脑袋看了看他,干笑了两声:"你是杜温柔的丈夫?"

"杜温柔的丈夫?"那人顿了顿,嗤笑道:"我从未承认过你是我的妻子,你又何必在这时候说这种话?"

温柔是很想跟他讲道理的,她觉得应该是产生了什么了不得的误会,这份罪不该她来受,她压根不是杜温柔!

然而,这男人的话入耳,她心口就疼得紧缩,喉咙也跟着生紧,不受控制地发出低低的悲鸣,身子都在地上蜷缩了起来。

山风凛凛,吹得她跟小白菜似的惨,然而马背上的男人根本不动容,调转马头就想离开。

我靠?温柔瞪眼,这就让他走了,那自己岂不是得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

不行!她才不要葬身狼腹!与其被狼吃,还不如选择被人杀死,至少能痛快点!

眼瞧着那人要策马了,温柔顾不得自己浑身是伤,立马一个猛扑过去吊在了人家马尾巴上!

那马估计也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出,痛极之下猛地一扬前蹄,长嘶一声就将马背上的人给甩了下去!

萧惊堂正有些走神,冷不防身子失重下坠,立刻一个翻滚落到一边,皱眉看向自己的宝驹。

马疯了?

马是无辜的,温柔是真疯了,小动物的求生本能让她连滚带爬地踩上了马鞍,使出自己高中翻墙的本事,上马拎起缰绳就狠夹马腹:"驾!"

自己不会骑马也看过别人骑马,不管怎么样,先跑了再说!

从地上站起来的萧惊堂皱眉看着杜温柔离开的方向,一时间有点傻。

这女人竟然往狼林里头冲?既然这么想死,还抢他的马做什么?报复他?那马可是从西域买回来的宝驹!

眯了眯眼,萧惊堂立马飞身朝她追过去,人死不死无所谓,马得活着!

然而他好像低估了杜温柔,这女人竟然没有坠马,速度还快得他差点追不上!

"你给我下来!"

背后响起暴怒的吼声,吓得温柔差点掉下去,连忙甩着缰绳跑得更快了。然而萧惊堂是个练家子,身如鬼魅,没跑一会儿就追上了她,跨坐在她身后,直接抢过她手里的缰绳,勒住了马。

"啊啊啊!"温柔浑身发抖,不管不顾地嚎叫起来。

萧惊堂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捂住她的嘴,皱眉看着她。

这女人怎么变得这么聒噪?

他的手掌很大,温柔的脸却很小,整个口鼻都被捂得死死的,差点窒息!

这是想直接闷死她?温柔眯眼,脑子里灵光一闪,立马装作挣扎喘不过气来的样子,胡乱抓着背后人的衣裳。

萧惊堂一愣,本想马上放开让她呼吸,谁知自己的手却被她狠命掐住了,几次想松都松不开!怀里的人挣扎不断,嘴里呜呜咽咽的不知道在说什么,惹得他有些烦躁,干脆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然而,就这一下用力,杜温柔的身子就猛地一僵,只僵了一瞬,就跟烂泥似的瘫软了下来,掐着他的手也跟失去知觉似的垂落在了两侧。

心里一跳,萧惊堂连忙松开了手,皱眉摸了摸她的鼻息。

死了?

夜晚的森林里安静得只有虫鸣,萧惊堂坐在马上抱着怀里的尸体,一时间有点茫然。

他是气急了打算吓唬吓唬她,可人要是真死了……倒是跟杜家不好交代。

正想着该怎么办呢,背后突然有些发凉,萧惊堂一凛,立马策马往前狂奔。

"嗷呜--"

绿莹莹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背后的丛林之中,萧惊堂反应极快,一手抱着杜温柔,一手狠甩缰绳,再晚一点,恐怕都得被狼给扑下马来。

狼群紧随他们身后,矫健些的公狼已经追上了半个马身,差点咬着萧惊堂的腿。

"该死的。"萧惊堂脸色很难看,抬眼看着前头的路,心想要不要先把怀里的人丢下去挡一挡。

远处有水光闪烁,似乎是一条湖,已经是到了绝路了。

"这就怪不得我了。"在湖边勒马,萧惊堂甩手就将怀里的尸体扔了下去。

狼群在四周围成了圈,看见死人应该会先扑上去,那么他就有了逃跑的机会……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

萧惊堂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闭了闭眼又睁开。

刚刚"死"在自己怀里的杜温柔,现在竟然在空中一个打挺,灵活地落在地上,然后朝着湖水就是一个漂亮的飞扑!水花四溅,那人没一会儿就在湖面上露出了个脑袋,咬牙切齿地冲他喊:

"你这没有人性的东西,自个儿喂狼去吧!"

竟然……没死?

反应过来的萧惊堂气极反笑,看了一眼狼群,下马就往湖边退,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狼群,朝身后道:"你居然装死。"

还会骂他?

梦里不知她是客

梦里不知她是客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掌文
  • 作者:白鹭成双

作者文笔出色,人物刻画立体,故事精彩,剧情丰富,跌宕起伏,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佩服佩服!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