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主角是沈君浩,罗浅萌的小说

主角是沈君浩,罗浅萌的小说

发表时间:2019-12-01 03:10 作者:凉昔挽歌

男女主角是沈君浩,罗浅萌的小说_君折江山不折美人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言情小说."这样,我先来演示一下,只有一次,看好。"墨子飞左手拿弓,右手放箭拉弦,右手上的胳膊肌肉凸起,"咻"的一下,箭飞到箭靶上,直中红心。...

"小姐,该起chuang了,侯爷已经在前厅等你了。"锦年轻轻拍着我的背,唤我起chuang。

"这才几点啊,就起chuang,不起。"我挥了挥手,接着睡。

"乓"的一声,我被吓起来,一下子坐直在chuang上,一脸的惊恐。

只见老侯爷罗擎玱推门进来,手里还拿着皮鞭。

那皮鞭红色的,血红血红的,像在血里浸泡过一样,我看见那个皮鞭之后瞬间清醒,这是要来打我吗?

我往chuang里面坐了一点,把被子蒙在头上,就开始抖,谁知道老侯爷看见我这动作开始偷笑,笑声越来越大。

"丫头,昨日爹爹都给你说了什么你记得不?"我探出头来,看着爹爹。昨日,昨日出去玩买了锦年回来,回来爹爹让我别说话了,然后就追着我跑,我就回屋睡觉了,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我皱着眉毛,看着爹爹,摇摇头。

老侯爷也摇摇头,叹了口气。

"爹不是告诉你要在府训练十天吗?你把爹爹的话放在哪了?"我又回忆了下昨日的情形,好像……爹爹好像真的说了。

"哦,想起来了,所以爹爹你现在要囚禁我去习武吗?"

"你这丫头能不能好好说话?本来爹爹想着你要是好好练习就把这鞭子给你,你要是这样就算了吧。"老侯爷拿着小皮鞭就准备往外走。

我立刻下chuang就抱住老侯爷的**。

"嘿嘿,爹,我练啊,我没说不练,你看我这不都起来了吗?嘿嘿。"我傻笑着看着老侯爷,然后手也慢慢的爬上了那个小鞭子。

"行了吧你,爹还不知道你是啥样的人儿?你要是好好练十天之后这鞭子自然是你的。"爹爹把手里的鞭子给了后面站着的白吁,白吁接手,炫耀着把鞭子在手里摇了摇。

既然鞭子现在不给我,我也就站起来了,锦年把chuang边的鞋子给我拿过来,扶着我穿上,顺便给我披一件外衣。

"今日,第一天,由白吁来带你射箭。"爹爹把白吁往前一拉,我这才看见,白吁今日穿了一身盔甲,很是帅气。

"平日里欺负白吁便罢了,今日你就好好学习射箭,现在就赶紧收拾准备去兵营,还有这十天就直接住在军营就好。"

"可是爹,军营全是男人,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去恐怕不太合适吧!"我开始撒娇,爹爹说过军营是这世界上最痛苦的地方,刑法,练武,死人什么都有,当然,也是最升官的地方。

可是我不明白,既然是习武,为何非要去军营?难道说非要让我体验一下那种痛苦?

"让你去军营,就是让你去体验一下苦,将来不管有多难的磨练你也不会退缩,爹爹也知道,你一个姑娘不适合,所以爹爹让墨伯伯的的儿子墨子飞陪你一起去,他比你大,自然照顾你。"爹爹极其认真的对着我说,我也看见爹爹的手一直掐着自己,爹爹心里也很心疼吧?

"爹爹,是我那从未谋面的未婚夫君墨子飞?"从我开始记事起,爹爹和娘亲就经常提起给我定亲的墨子飞。

墨子飞是墨府,墨武将的儿子,墨武将和爹爹关系非常好,墨伯伯也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而墨子飞却是在边塞长大的,因为墨伯伯他们一家本来就是在边塞生活而皇上非要墨伯伯来京城,他才迫不得已自己来,而妻子和那刚出生的儿子便只能远离他的身边。

"不错,你墨伯伯已经让子飞到军营生活了一阵了,刚好你去军营也和她联络联络感情。"爹爹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出去了,白吁在外等我。

锦年伺候我洗漱,今日束着男子的冠发,一身黑衣,显得格外帅气,真是应了一句话,谁说女子不如男!

本想着让锦年在府里待着,但这丫头非要和我去军营,说是也要学习一身本领,我也拗不过她,便一起去了。

"大小姐,此次去军营肯定很苦,你要做好心里准备,我会让你完好无损的回来的。而且,去军营的话不一定是由我来带你练武,所以说你要忍耐军营里的人。"

"嗯,白吁,练武我会尽力,但是,有些事情,你要帮我。"这次我也没有嬉皮笑脸,很认真的看着白吁,白吁是府里除了爹爹娘亲外最信任的人,虽然时常欺负他,但是他也知道我是极其护着他的,比如说爹爹责罚之时。

"行了,到军营之后,我需要你的时候会给你说的,走吧。"我拍了下白吁的肩膀,走在前面。

老侯爷并没有出来送我,老侯爷从小宠着我,长这么大还没离开过他,不舍离去,但又不得不走,老侯爷,我不在的时候照顾好自己。

我彻底的看了下我身后那无比温馨的府邸,心里蔓延着难受,眼泪忍着,转身一跃上了马车。

"走!"我不忍再看,再看,恐怕我就不想走了,白吁和锦年上了马车,一路无言,直奔军营。

"吁……"车夫停了马车,我掀开帘子,只见满地黄沙,还有简陋的城门。

这里是皇上特意为墨家建的军营,说是军营,不如说是一座城。只不过建的时间太久,城墙有些破陋。

我跳下了马车,四周看了看,人烟稀少,并没有太多的百姓居住在这里,黄沙上到处长着杂草,并没有人来处理。

"大小姐,这墨家军营到了。"白吁上前对我说到,他也是第一次来,但丝毫不觉奇怪,习以为常的向前走去。

锦年也拿着包裹在我身后跟着,走进军营。

进入军营,很多顶帐篷出现在眼前,军营里的人个个都穿着盔甲配着剑,一个个英姿飒爽,一股威武的气质油然而生。士兵们由将领带着训练,整整齐齐,左边训练场的士兵拿着矛,右边训练场的士兵拿着剑,都在认认真真训练中。

进入军营的第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不能退缩了现在有爹爹帮我处理我惹出来的事,可之后呢?我必须要自己保护自己才行。

跟着白吁走进军营中间的帐篷中,帐篷中有三人,站在最中间的就是墨子飞,虽然从未谋面,但从墨伯伯的口中得知,墨子飞的嘴角有颗痣,这一点非常好认。

"参见墨副将。"白吁弓腰行礼,我也不敢怠慢,也上前行礼,这毕竟是军营不是我的地盘。

"多礼了,罗伯父的人不必多礼。"墨子飞左手背在后右手托白吁起身,我也跟着起身。

"这位就是我家大小姐,罗浅萌。"白吁向墨子飞说起我,这我才第一正眼看墨子飞。

黑黑的皮肤,编着着边塞气息的辫子,下巴有着成熟男人的胡须,浓厚的眉毛,有着一双漆黑漆黑的眼睛。

有着男人应该有的气息,不愧是边塞出身的人。

"墨子飞,我想我爹也告诉你我来军营的目的,我们虽有婚约,但此刻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所以……"

"这些,不应该有你来说,你虽然是我未婚的妻子,但我也是这军营的副将,而且你这次也是来习武的,所以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都一清二楚。"墨子飞性格冷淡,从未有一个笑脸,这应该也是军营所磨练的吧。

"你们休息的地方就在隔壁,有什么事情就来这里找我就好,我下午未时在射箭训练场等着你。"墨子飞让手下拿出三件甲衣,分给我们三个。

"军营是男人的地方,女人著有不便,所以浅萌你和你的侍女都要注意些,另外我已经告诉士兵们不要没事靠近这里,晚上有专门有人守着,所以还请放心。"墨子飞送我们去我们的住所,虽然不比府里,但是却比他们住的要好多了,还多给了烧水壶和棉被,午时我,白吁,锦年随便在军营里转了转,到下午未时时便去射箭训练场找墨子飞。

"不是说好,未时在这里等我吗?为何还不来,军中副将竟这么不守时。"进了训练场地,却为发现墨子飞的身影,我不耐的道。

忽然,只见训练场四周柱子上的龙头开始飞出箭向我们射来,我迅速反应过来,往后一个翻身跳躲过朝我射来的箭,出手打掉两边飞来的箭,毫发无伤,之后我发现这些箭羽是无头箭,射中不会受伤。

而锦年就没那么幸运了,腿上挨了两下,疼的她坐在地上。白吁也毫发无伤的走过来,把锦年抱到一旁的石阶上休息。

"不错,比我想象的要灵活,只不过,光要灵活没用。"墨子飞从一旁的石柱后面走出来,手上拿着弓和箭筒。

看来这个墨子飞没有那么简单,就算是墨伯伯的儿子一朝一时也不可能就坐上副将之位。

"刚刚只是今天训练的小插曲,射箭是每个士兵都要会的,而你也必须会,过来,我教你。"墨子飞向我招手,既然他现在是老大,我也就只能听他的过去。

站在射箭台上,看着墨子飞吩咐手下把箭靶搬上箭靶台,之后把他手里的弓递了过来,我接上。

弓是好弓,弓弦强劲有力,是上好的弦。

榆木做的弓上还刻有字"浅浅东流,随之东流",看来,这墨子飞不仅有着打仗训兵的头脑,还读过很多书。

"首先,左手拿弓,右手放箭拉弦,拉开弦时,需要把胳膊上的肌肉全部用上力。眼睛看准前方所要射的东西,瞄准之后放箭。"墨子飞给我讲道,我用手也试了试,可是墨子飞皱着眉看着我,很不满意的拿走我手里的弓和箭。

"这样,我先来演示一下,只有一次,看好。"墨子飞左手拿弓,右手放箭拉弦,右手上的胳膊肌肉凸起,"咻"的一下,箭飞到箭靶上,直中红心。

不得不说,墨子飞射箭的动作非常的好看,井然有序。

"接下来你自己练习,自己摸索,场地里只会有一个人,自己练习到戍时再出来。"墨子飞把弓递给我然后喊着白吁往外走,白吁虽担忧但却不能做什么,便抱着锦年跟着墨子飞出去。

"什么嘛,让我自己练,能练出个什么?"我忍不住的抱怨。

但却没停下手,拿着箭一只一只学着刚才墨子飞的动作,射向靶子。

但是却没有很好的成绩,有些中在靶子边缘,有些直接飞出靶子,我皱着眉,为什么瞄准却也中不了?难道是拉弦的力量不够,还是根本没有瞄准?

我接着一只一只练习,后来慢慢摸着门道。首先弓一定要拿正,拉弦一定要控制好力度,瞄准时看着剪头的方向瞄准,瞄准好目标不要犹豫直接射出一箭。

终于,中在红心中间。

既然射中红心之后,突如其来的疲惫感,这才感觉到已经练习了好久好久了,天都黑了下来,箭靶台一片狼藉,全是刚练习的箭。

我放下弓,坐在地上,揉着我酸痛的胳膊,都有些微微肿起,左手磨出了茧子,拉弦的右手也是伤痕累累,挂了好几道口子,血都停止了。

"大小姐,马上就到戍时了,我们回去吧。"身后忽然传来白吁的声音,我转头,只见白吁和锦年向我走来,今年手里还拿了药瓶。

白吁到我左边坐下,而锦年拉开我的手给我处理伤口,药粉涂在伤口上疼的我直叫唤,白吁也不忍心看我的伤口,低下头,锦年帮我处理完伤口还帮我揉了揉胳膊和腿,坐在我的右边。

"我没事,你们俩别担心,虽然受了点伤,但是射箭我会了啊!"我拍了拍两人的肩膀,不小心碰到了右手的伤,一下子收回了手,忍住没喊出声。

"大小姐,如果给侯爷说了,侯爷肯定会让您回府的。"白吁抬头盯着我的眼睛一眼的难受。

"是啊,大小姐,要不就回去吧。"锦年实在看不下去受这么多伤的我,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我抱了抱锦年擦去她的泪水。

看着天空露出了我今天以来第一个微笑。

"这件事别给老侯爷说,好了,我们回去吧,我累了。"我站起来,拍了拍**上的土拉起还在那坐着的两人。

"行了,我没事,受点伤很正常,再说也只有十天,我还没那么娇贵。"我搂着他们俩的脖子就往回走。

我小时候也没少受伤。掏蜂窝被蜜蜂折了一身的包回来,脸肿的像个猪头。爬上树偷着摘桃子吃,结果没吃到一半被主人发现,拿着棍子追着我**打,回去腿上两条青印,第二天还把那家主人的桃树摘了个光。

小时候白吁带我出去玩,和街上的小乞丐打了起来,脸上被小乞丐划了好几道,回家老侯爷还说我是被猫挠了。

想到这些不由得笑了出来,小时候还真不像是个丫头,现在好像也不太像。

白吁和锦年莫名其妙的看着我笑,觉得我是练的太累了,就赶紧带我回去休息,回去的时候墨子飞还派人来送了药膏和信。

信上写了"觉悟不错,明日训练剑术,辰时去兵器库挑一把顺手的剑然后来找我,早些休息,记得上药",署名,墨子飞,看来,这墨子飞并非把我当做未婚妻子吧,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意思。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我麻烦白吁帮我盯着墨子飞。

就这样,我躺在chuang上就睡着了,可能真的是太累了吧,梦里还在想着练习射箭。

但是也没想到,第二日,墨子飞却像变了个人一样变了个态度对我。

君折江山不折美人

君折江山不折美人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掌文
  • 作者:凉昔挽歌

这部小说语言文字幽默诙谐,情节更是往往出人意料,读之令人捧腹。很喜欢作者的文笔,会继续关注他的作品的!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