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琉璃醉赵恪,欧阳静琪小说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琉璃醉赵恪,欧阳静琪小说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发表时间:2019-08-21 08:54 作者:苍天含恨

琉璃醉赵恪,欧阳静琪是由苍天含恨倾力著作,这里为大家分享琉璃醉小说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窗外淡淡的响起了一阵笛声,欧阳静琪的神情先是一阵欣喜,随即面上又带着几分疑惑。这笛声是赵毅的,难道说琳儿是赵毅安排的人。带着疑惑走出了屋子,见赵毅依然站在杏花树下,只是身侧站着平日里自己个儿朝夕相处的琳儿,一瞬间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欧阳静琪...

苏和的眼泪瞬间变得更加的汹涌,紧抱着欧阳静琪,将手里的翡翠项链握得更紧了一些。

窗外的雨水这几日里似乎堆积得更多了一些,送走了苏和,欧阳静琪便从榻上起身了。对着窗口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今日觉得身体好了许多,那些个腰酸背痛也少了不少,眼底的笑意不由得加深了许多。

“静琪姐,你怎么总是下来乱跑,你的身体还没好呢?”

琳儿一进来看着欧阳静琪就是一顿斥责,欧阳静琪瞧着琳儿不禁一笑,却让琳儿有些摸不着头脑,反而说欧阳静琪今日有些不对劲。欧阳静琪只是不语,由着琳儿推攘着自己回到了榻上坐着,这时才朝着她打听,说道:“最近几日可有人询问我?”

琳儿只是淡淡的抿唇一笑,她知道欧阳静琪想要问些什么,但是却好像故意不告诉她一般径直打着马虎眼,说道:“静琪姐说的是谁啊?来琳儿这里打听事的人每天可多了去了,不知道静琪姐说的是哪一位。”

琳儿的话说的愈发的俏皮,欧阳静琪的一张脸登时红透了,泛着滚.烫。不由得伸手捂着自己的面颊,一时之间觉得一颗心凸凸跳个不停。

琳儿见欧阳静琪脸色登时变了,便也不在逗她,笑着道:“昨个儿晚上皇上身边的刘喜总管派人来过,是给姐姐送药来着,他还带话说皇上知道宫女不能去请御医,便拿了宫中最好的药来给姐姐。”

话毕,琳儿的眼角眉梢似乎都透着几分笑意,欧阳静琪自然是知道琳儿的意思,当下一颗心跳得极快,却也带着一股惶恐。皇上这般不忌讳的送药过来就不怕宫中的人知道吗?其实有一个问题她一直还是心存疑惑,便是对于这个琳儿,琳儿跟自己来说素不相识,虽说看着性子单纯,可是为什么这般一而再,再而三的帮衬着自己,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由得朝着琳儿看去,如今一向做事谨慎的赵恪竟然会让人捎话给琳儿。朝着琳儿看着半晌,总觉得越来越不对劲。

“琳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琳儿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我怎么会有事瞒着静琪姐姐,静琪姐姐今日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总是猜忌着琳儿,莫不是琳儿犯了什么错,惹得静琪姐不高兴了?”

欧阳静琪微微摇着头,如果她真是赵恪身旁的人,就算是自己再问她几遍她也是不会说的。况且如果是他的人自己反倒是觉得有几分安心。刚喝了治风寒的药,身体又是一阵乏力,很快便睡了过去。

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了几日,到了第三日的时候自己的身体终究是好了,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也觉得恢复了神色。脸色不似之前的那般苍白,变得愈发的红润。

今个儿一早便要去向太后请安,刚到太后的门前便看到了赵恪身旁的总管刘喜此时正站在门外,不由得眼底溢出了几抹疑惑,蹙眉瞧着刘喜半晌。本来遇到这么个情况自个儿应该是要先离开的,可是奈何脚步就那么生生的在那给定格似的怎么都迈不开。

大殿之上的声音传来这里多少变得模糊不清,欧阳静琪紧拧着眉头半晌,仔细的听着从里面传来的声音。伸手传来一阵脚步声,本就神情紧张的她此时浑身惊出了一身冷汗,转眸看去发现原来是琳儿,不由得擦着额头上渗透出的汗水。

“静琪姐……”

琳儿压低了声音,随即四处看了看又拉着欧阳静琪淡定自若的朝着不远处走去。半晌才松开了一直拉着的欧阳静琪的白嫩的双手,说道:“静琪姐,你刚刚是在做什么?”

欧阳静琪只是轻微的摇着头,半晌唇间溢出一抹轻笑,说道:“没什么。”

转身便要离开,自己刚才的行径已经被琳儿看了去,如果琳儿是赵恪身旁的人那几万赵恪必回来找自己,如果不是,那便是自己多疑了。想着欧阳静琪微抿着**,眸色如水般透着一股淡然。

这深宫之中人人都在算计着,如今,就算是卑微如她这般的宫女也得小心打算着过日子。

夜色深重,欧阳静琪躺在榻上却并未将身上的衣衫去除,翻了几个身无论如何都睡不着,白天的事情一直压在身上,像是成了一个病魔一般不时的纠缠着自己。努力的抑制着自己内心此刻的心情,尽量保持平静。

窗外淡淡的响起了一阵笛声,欧阳静琪的神情先是一阵欣喜,随即面上又带着几分疑惑。这笛声是赵毅的,难道说琳儿是赵毅安排的人。带着疑惑走出了屋子,见赵毅依然站在杏花树下,只是身侧站着平日里自己个儿朝夕相处的琳儿,一瞬间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欧阳静琪静静的看着琳儿,难怪赵毅经常来自己这里却未被宫中的人发现。

“阿蛮。”赵毅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试探,似乎是担心欧阳静琪因为此事而生气一般。看着欧阳静琪的眼眸中带着几分不确定。欧阳静琪却没有理会他,一双眸子完全落在了一旁的琳儿身上,见她低垂着眼眸,整个人像是变换了一个人一般,此时神色冰冷的站在赵毅的身旁。

眸子从她的身上移开,说道:“五爷,你的安排真是周到。”

赵毅听着这话不由得一阵吃瘪,觉得话语在此时瞬间被打断。四月的风晚间还带着几分凉意,欧阳静琪的风寒还未好透,此时刚好被冷风一吹,浑身都打了一个冷颤,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衣衫。

赵毅将身上披着的大袄给欧阳静琪披上,看着她的神情中带着一抹复杂的意味。欧阳静琪抬眸看去见琳儿已经离开站在了不远处。神色依然冰冷。心中似乎有个地反在哀怨,她的琳儿好像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没想到会是你?”

欧阳静琪抿着双唇,低垂着眼眸,长睫遮掩了眸子里的神色。一旁的赵毅定定的看着她半晌,在思量着,说道:“其实这件事说来话长,阿蛮,很多事情病不像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宫中凶险,我必须要安排一个人在你身旁守着你才行。”

守着她?欧阳静琪的唇间溢出了一抹苦涩,其实她很想问为什么要守着她,她很好。

身上的大袄随即给了赵毅,欧阳静琪的神色之中透着几分清冷。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似乎是一切事情都未发生一般,靠在门扉上轻声*@着。

甚至自己在生什么气她都不敢肯定,也许她生气是因为看到的并非是她想要看到的人,不由得微低着头。

欧阳静琪,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任性。

摇着头径直躺在chuang边,不知此刻是什么时辰了,睡意来袭,刚躺下不久便进入了梦乡。第二天的时候琳儿又恢复了之前的那个人,好像昨晚自己才是在做梦一般。

令欧阳静琪没想到的是今日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却能得到皇上的召见,一时之间觉得心下一阵惶恐难当。

跟着太监刘喜来到了大殿之上,由着刘喜带着到了一旁的侧殿,此时皇上刚好在批阅奏折,刘喜将她送到这里便径直告退了。

穿着黄色龙袍的他此时正端坐在几案的一旁,一只手挥动着毛笔,一只手拿着奏折,双目仔细的盯着手中的奏折。欧阳静琪看着这样的赵恪见他的一双黑眸依旧落在奏折上。不由得抿着唇角在一侧站着许久,直到赵恪此时批阅完了奏折才朝着欧阳静琪看去。某种瞬间染上了一层温柔。

“过来。”

欧阳静琪抿着双唇,脸上依然透露出了几分谨慎。半晌来到赵恪的身前,站着的她却被赵恪拉进到了身前,一个转身已经坐在了他的**之上。只是觉得稳中有力。感觉自己的双颊此时一定已经红透了,不由得娇羞的低下了头。

“好几日没见朕了?”

欧阳静琪抿着自己的一双唇角,不知该如何回答。她都不确定现在两个人是什么关系?他这样不清不楚的艾1魅让她浑然觉得身上一阵难受,不由得抿紧了双唇想要从他的身上焦急的站起身来,却见他神色一怔终究还是放开了她。

还是那句话,说道:“请皇上自重。”

赵恪的一双黑漆的眼眸落在欧阳静琪的身上不曾离开,半晌,放在身侧的手指紧握成拳,抑制着心中蠢蠢欲动的感情,说道:“阿蛮,你什么时候才肯相信朕?朕已经去跟太后要你,可是……”赵恪拧着眉头,显然是不愿意多提此事,说道:“这件事要先压着,等过段时间再说。”

没错,她始终记得自己是罪臣之女,不配做皇上的妃子。抿紧了双唇,她也从来没有说过自己要去做。就算她是一介卑微的宫女,但是她还是有她的傲气。躬身跪在皇上的面前,欧阳静琪瘦弱的背脊此时却依然挺得笔直,说道:“皇上,静琪不过是一个宫女,不配跟皇上这样的人在一起,只怕会辱没了皇上的名声。希望此时皇上以后就当是为了让静琪好过一些也不要再在太后面前提了吧。”

赵恪的双眸此时陡然沉了下来,一双黑眸此时陡然落在欧阳静琪的身上,伸手紧握着一旁的奏折,说道:“你再说一遍?”

这话中包含着赵恪还没有溢出的怒气,欧阳静琪从中听了出来,秀眉微蹙了半晌,睁开眼眸时眸子已经如之前一般一片平静。朝着皇上磕了一个头便站起身来,说道:“谢皇上。”

身后传来一阵奏折落在地上的声音,欧阳静琪却全当是没有听见一般径直走着。轻闭着眼眸,想着这件事想必也会很快过去。宫中是非多,没有什么事会一直存在人们的脑海。

这夜色浓重,后湖边一片宁静,湖面上不时的荡起几抹涟漪。伸手抚上了脸颊,忽然触到了一阵湿润,将眼角的泪水全部都擦拭掉。看着湖面上自己的倒影,不由得自嘲。

原来自己也会哭,原来时至今日她还会哭。

“阿蛮,你这又是在做什么?”

欧阳静琪微微抿唇,好在刚才已经将眼泪拭干了,要不然这个时候被赵毅撞见说不定明早赵恪便会来见自己,到时自己在太后的面前就算是有一千张嘴也说不出清了。

“看风景。这夜色美妙,我若回去呆着不才是错过了良辰美景吗?”

欧阳静琪的声音里还带着几丝鼻音,赵毅听出了这声音,将眼底的那抹落寞给收敛了去,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只是如今却还是不能平息似的。阿蛮最终还是和三哥在一起了。

琉璃醉

琉璃醉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麦子阅读
  • 作者:苍天含恨

平凡中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可谓字字珠玑。辞藻华丽,营造氛围,实在是让人眼前一亮!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