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妻色入骨韩司宸,徐依依小说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妻色入骨韩司宸,徐依依小说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发表时间:2019-08-12 12:44 作者:大辰歌

网上看到很多小伙伴都在找主角是韩司宸,徐依依的小说,这里小编为大家带来妻色入骨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分享。某天,一个一直跟我有过节的混混抢了一个从保时捷上下来的中年男人。...

我24岁那年,被亲生父亲赶出家门。

一夜之间,我从天之骄子沦落为街边乞丐。

我恨我父亲,但我更恨那个在我母亲还在世时,就已经与父亲珠胎暗结的女人。

那个女人进韩家的十余年中,我无数次想过与她们母子同归于尽。

可惜,一次次的计划失败,令我扣上了个毒辣冷血的罪名。

我二十四岁,完成了工商管理硕士研读,正式进入公司,从底层做起。

而曾经对继母和继母带进韩家的便宜大哥的幼稚报复方式几乎以以卵击石结束,真正引起那个女人注意的是,我进入公司后,短短两个月,就从最底层做到了销售部经理的业绩。

部门同事上下对我赞不绝口,这令父亲很是高兴。

父亲的开怀,令那个女人意识到我威胁了她和她儿子的地位。

也是那时候,终于下定决心除掉我。

而我曾经的报复方式,终究换来一场釜底抽薪的反扑。

那个女人用尽手段拿出我不是韩家血脉的证据,“证据确凿”,父亲雷霆大怒,那个女人和她的儿子添油加醋。在我激烈抗拒下,父亲一顿鞭子将我抽得皮开肉绽,随后将我赶出门。

我在街边躺了三天三夜,重伤下又高烧不退。意识模糊间,我被罩进巨大的麻袋中,被人拖进了漆黑的车中。

漫长的车程比人生的路还长,长到我对自己的生命已经毫无感知。

车子终于在几天后停下来,有人将我拖下车,车子绝尘而去。

我生命意识渐渐弱下去时,听到人的声音。

“依依,你走慢点,我都快追不上你了。”

这声音传来后不久,一道亮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她俏生生的站在逆光中,浑身像披上了一层透明的金光,救世主一般出现在我的世界。我当时想,仙女也不过如此了。

她喘着气,小脸通红,正弯腰歇气。

她弯腰时看到了被丢在草丛中的我,她吓得尖叫了一声,身体像弹簧一样弹开。

紧跟着,她又小心的接近我,但再次靠近我的时候,手上拿了根折断的树枝。

她用树枝试探性的轻轻敲打在我身上,见我一动不动,她才又靠近两步。

她轻轻的声音响起:“喂,你……死了没有?”

我动了动嘴,却发现居然连动动嘴唇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将眼睛尽可能睁打,希望她能看到我的眼神。

我那时好想叫她停下来救救我,我不想死,至少不能这样死在这里。

她终于蹲下来,越来越靠近我。

看了会儿,她终于伸手试探了下我的鼻息。

而此时,我也终于发出了一个轻微的声音:“饿……”

她听见我出声,似乎又受了惊吓,吓得猛地又缩回去手,瞪大黑白分明的眼睑看着我。

好一会见我确实没有攻击能力,随后小声问:“你是不是饿了?你身上好烫啊,是病了吧?”

她边说边放下背包,将里面装的面包、巧克力和牛奶全都倒给了我。

她背包里的零食全掏空,随后又蹲着身体将满地的零食往我头边捡。

她说:“你吃吧,我和我朋友是打算绕着这旗峰山跑一圈锻炼身体来着,可这座山太大了,我们半圈都没跑下来就已经累得不行了。这些东西,我背着也累,全都给你。你放心吃吧,都在保质期内。”

我眼里透出一丝亮光,感激的望着她,干涉的眼眶中,划出两行热泪。

泪眼婆娑中,我看到她看我的眼神带着同情和怜悯。

她又移动了蹲着的身体,将放在我身边的牛奶插上吸管,随后将吸管放进我嘴里。

她小声问:“你会说话的呀,你想说什么,你告诉我,只要要求不过分,我可以帮你。”

我一口喝了大半罐牛奶,那罐牛奶,就是救活我性命的甘露。

我喘了口气之后,终于找到一丝说话的力气。

我声音沙哑难听,比即将离世的老人还虚弱。

我说:“你能帮我解开绳子吗?”

她听到了,下一秒就伸手扯开裹在我身上的麻袋。

“你被人捆着了?谁那么狠啊,怎么这样对你?”

她快速扯开麻袋,用刀子隔断捆住我双手**的绳子,随后扶着我坐起来。

我无法想象我当时是怎么样的狼狈和可怜。

但我一直很庆幸,当初我是那么狼狈,狼狈到根本看不出我长什么样,以至于在她面前才能保存最后一丝形象。

后来我有机会亲近她时,跟她说,她是我的救世主。

她却并不在意,只当我是玩笑话。

但事实上,这是真的。

没有她,我早就魂归西天了。

*

我活下来了,并且,还活得很好。

我是京都人,那帮人为了用除后患,居然将我运去了摆渡。

摆渡是我国地里版图最南边靠海的城市,从北往南,跨越数个省市,难怪我当初重伤加重病下,感觉车程像永无尽头一般漫长。

病情转好的我,不过月余,就已经掌握了在摆渡大街小巷生存的技能。

某天,一个一直跟我有过节的混混抢了一个从保时捷上下来的中年男人。

呵呵,并不是我良心未泯,而是单纯看不顺眼那地痞。

他抢,我就偏不让他得逞。

追了几条街,总算把人给按下,从地痞手上夺回了那个中年男人的公文包。

我一脚踩在地痞%.口,缓缓俯身,对他勾了勾手指:“拿来。”

地痞这回载在我手上,分外不甘心。

但还是将钱包扔给了我:“没有了。”

我接了钱包,移开脚,地痞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跑了。

我无意打开钱夹,却发现夹钱夹中的照片正是救了我一命的女孩照片。

这一看,我浑身血液都沸腾了!

我之所以混迹在大街小巷,就是因为想要找到她,哪怕远远见她一面也好。

然而,这月余来都没有半点音讯。

今天这一场巧遇,就仿佛冥冥中自有天意,老天在帮我。

她将照片抽出来,随后放进口袋中,再转身朝那个紧跟着追上来的中年男人走去。

“先生,这是你的东西,你点一下,看看有没有少?”

中年男人立马清点的东西,我还记得他第一时间看的是公文包中的东西。

后来才知道,那是他们公司全资合作的项目谈判合约,公司的未来都堵在那个大项目上,难怪他会第一时间检查公文包。

中年男人认真仔细的翻看一遍后,喘了口大气道:“没少,一点都没少,年轻人,谢谢你了。”

“没少吗?这是你的钱包,你再看看,有没有少钱或者其他东西。”我建议道。

中年男人这才接过钱包,仿佛此刻才想起来还有个钱包。

“是是,一般人是劫财抢钱,我这包里没什么钱,他抢了去也没关系,谢谢你了年轻人。”

我忍不住提醒他:“先生,你看看钱包里面,钱没少吗?”

“钱没少,只是我女儿的照片可能掉了。没事,照片我多得很,没关系。”中年男人道。

我一听,大喜过望。

那是他女儿?!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压制不住欣喜若狂的心,激动得热泪盈眶。

我压低声音道:“先生,东西没少就好,没耽误您的正事吧?您快去忙吧,以后当心一点,摆渡最近有些不太平,流氓地痞横行。”

“一些不成气候的东西,警察一出现,一个个就吓得**尿流。”

我笑笑说:“先生可能不懂那些地痞流氓的尿性,警察就算真把他们抓进去了,顶多拘留几天,至多十天半个月。时间一过,人又被放出来,而且那些人都已经疲了,死猪不怕开水烫那红,进去再出来,更加肆无忌惮。因为他们知道,就算警察,也拿他们没辙。”

中年男人面色一沉,随后上下打量起我来。

二十四岁的我,身材挺拔,体格健康,身手矫健,虽然穿得破烂,但五官端正,正气凛然。

中年男人当即道:“我看你对这边事情很了解,你是本地人?”

我摇头:“我不是本地人,但这边的大街小巷我都了解。游手好闲嘛,只能走街串巷的找活儿干。”

“没有固定工作?”对方问。

我一看有希望,立马点头,笑得客气:“是啊。”

中年男人问:“会开车吗?”

我点头,他又问:“你介不介意换个城市?我身边缺个做杂事的人,开车、跑腿之类的杂事。你要做,我会每个月定时给你发工资,绝对比你在大街小巷找零碎活儿要稳妥。”

我表现出一副惊讶且不可置信的样子来,“您是说真的吗?我不介意换城市,我就一个人,飘来飘去,去哪都成。”

“这是我的名片,你先跟我来吧,我今天要去谈一个很重要的大项目,司机跟着导航走都走错了路,现在由你来开车吧,刚好试用你。我要去华天大酒店。”中年男人话落,已经走在了前面。

我后面一步跟着,随后看了眼名片:徐振。

我轻轻挑眉,徐振啊,所以他的女儿叫徐什么?

我还记得那天跟在她后面的人,大声喊她“依依”,是她名字里面有“依”这个字吗?

从那之后,我就跟着徐振做事。

我还记得我是一星期后跟着徐振去的云都,到云都的每一天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她。

终于,在我望眼欲穿的时候,我见到了她。

她叫徐依依,十五岁的如花少女。

那天她放学,气哼哼的回来。我就在大门边站着,她越走越近,娇俏的脸一如初见般美丽。

她穿着短2裙制服,校服很合身,衬托得她整个人美丽又阳光。

她经过我的时候,抬眼看了眼我,在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就那样直观的对上了她的眼神。

我看着她,但她并没有认出我来,就那样轻飘飘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进了别墅。

我整个人如遭雷击般愣在原地,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她已经走进了房间,我下意识跟了上去。

站在玄关处,我听见她在跟徐振争吵,质问徐振为什么干涉她跟谁交朋友的事情。

徐振振振有词道:“付立杰家我让人查过了,他家生意近年来连年走下坡,根本就没有好转的迹象。就那种人家的孩子,也想跟我女儿做朋友?依依啊,这些事情你不懂,爸爸得告诉你,你是我亲生女儿,我不想别人利用你的单纯达到某种目的。听话,这个事情就别再闹了。”

“好,我以后不跟付立杰他们做朋友,但你也没必要让学校劝退他们呀。爸爸,你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分了?”徐依依怒问。

徐振沉着脸:“依依,这就是你对你父亲的态度?”

徐依依的气得眼泪直流,“爸爸,你太过分了,我已经上高中了,你凭什么连我交什么朋友都要管?你太过分了。”

徐振沉声道:“依依,你有没有想过,你的那些朋友为什么会接近你?”

徐依依咬牙,愤怒的看着她父亲。

“为什么?至少他们对我是真心的,我们只是朋友,没你想的那么龌龊,你以为你有钱,全世界都会在在乎你的钱。爸爸,你想多了。”

徐依依话落,徐振怒拍桌面。

嘭——

“依依!你现在是胆子越来越大了是吗?”

徐依依看着父亲,“自从丽桦阿姨和她的女儿进了这个家之后,自从你和丽桦阿姨的儿子出生之后。爸爸,您有真正管关心过我吗?您知道我中考成绩是多少吗?您知道我现在已经是高一了吗?那天你带着丽桦阿姨和她的儿子、女儿,你们一家人去看电影去吃饭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家里还有一个我?我是不是就已经成了这个家里多余的那一个?”

徐振被徐依依揭穿之前带章丽桦和一堆儿女出去约会吃饭的事,有些尴尬。

僵硬的解释了两句:“那天我倒不是没想过不带你,只是想着你在上课,课业紧张,不好打扰你,所以就没叫你了。”

“是吗?孙芸芸她有的是时间跟你们共享天伦之乐,所以,你是打算彻底忘记我这个女儿了。爸爸,现在除了我,还有弟弟也叫你‘爸爸’,所以这个家里,有我没我也就没关系了,对不对?”徐依依眼眶瞳孔,眼泪哗啦哗啦的滚下来。

徐振无奈:“依依,不是爸爸不关心你,你想要什么,你可以跟爸爸说,爸爸什么时候没给你了?你前段时间放暑假,说要跟同学去摆渡玩儿,那么远,我不也同意让你去了?多少家长是会拒绝你这个年纪的孩子自己出去玩的?依依,只要你想,我什么时候阻止过,是不是?”

徐依依再问:“爸爸,那你为什么个丽桦阿姨他们出去,都挑选在我不在家的时候?”

徐振一愣:“哪里是特地挑你在家的时候?是恰好你都不在家,你觉得爸爸会特地挑你在家的时候吗?那不可能啊,对不对?”

徐依依摇头,“爸爸,您已经让我伤心了,请你不要再让我恨你。我已经失去了家人,为什么还要让我失去朋友?”

徐振倍感无奈:“依依,你不要这样想……唉,好吧,爸爸现在就给你们校长打电话,勒令那几个孩子退学的事儿就此作罢,好吗?”

徐依依抬眼,随后点点头:“谢谢爸。”

徐振叹气,徐依依又低低说了几句什么,随后上楼了。

我靠在玄关,一时间心底酸楚难受。

原来,她跟我一样,也是失去了母亲,又被新进入家庭的女人和孩子欺负。

这瞬间,我对她又爱又怜。

也在这瞬间,我起了要照顾她一辈子的决心。

妻色入骨

妻色入骨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快阅小说
  • 作者:大辰歌

一部创作精良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故事中男女主角的感情纠葛像是前世注定的剪不断理还乱,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引入入胜,很喜欢作者的创作风格,大力推荐阅读,不容错过。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