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未济唐吴法小花目录_未济唐全文章节阅读

未济唐吴法小花目录_未济唐全文章节阅读

发表时间:2019-07-15 21:50 作者:十六点四十八

《未济唐》小说剧情发展行云流水般,绝对适合大家阅读,主要是讲述了主角吴法,小花之间的精彩故事。“师父,那个是...是...刮**用的。”...

李氏是一个大族,短短几年,李氏族人如雨后春笋一般,先后出生在朱梁的屠刀下。也就是从出生那一刻,李氏和朱温,就结下了不共戴天的生死大仇。

说到这儿,就要先介绍一下这个世界上独有的一个奇怪的职业——“接生客”,他们手持奇怪的血色暗金符文长刀,将那些尸首几段,“难产”人间的“新生儿”引入这个世界。

据闻,这些手持血刀的“接生客”原本是一切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来着,因为某些人心存善念,一心求善,所以他们的血刀不在杀人,而是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

苏芮正是这“接生客”里的一员,而且是当中的一个异类。

一般人眼中的接生客,乍看上去,和那些身穿红色短衫的刽子手没什么区别,都是膀大腰圆,身强力壮的汉子才能做得差事。但苏芮是一个十足的异类,单从性别上来说,她就是一个异类,一个女接生客。说来也是可怕,一个面容姣好,身体窈窕的娘子,非要承接父业,做起了帮人缝补尸体脸面的营生。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选择这个行业,但她的接生技术,在圈里是出了名的厉害,无论车裂分尸难产的,还是凌迟处死难产的。只要她经她手接生,无一例外,都会完好如初,看不到一点伤痕。

或许,是女人天生的母性和细腻,让她与那些五大三粗的接生客不同吧!

此时,苏芮孤身来到长安,一席标准的唐朝河东大家小姐的精致装扮,大红绸缎高腰裙,短褥上装,盘着高耸的发髻,穿金戴银,身后跟着两个丫鬟,三个仆从。

她们一行从安礼门进入长安城,守门卫士在看清苏芮背上那柄有暗金符文的长刀之后,不加阻拦的放行去了。血红色暗金符文刀,是接生客的标志,也是他们接生用的最重要的工具。刀上流淌的暗金符文,有一种将人断肢连接到一起的古怪魔力。所以,接生客在乱世之中,有各城出入自由的特权,况且接生客少,各城盼他们来还赶不上,更别说是阻拦了。各地州府在得知本州府有接生客入境时,往往会派出专门人手前往询问,提供给他们相应的补助。毕竟,说不得哪天就有自己的亲友,受制于难产,痛苦不已。

说来也是,没有谁希望自己出生时难产,尤其是腰斩那一类,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体被分成两半,疼痛难忍,昏死过去还是小事,倘若这一带没有接生客,那他就只能每日醒了等死,重复如此,直到满地都是他的尸体血肉,直到接生客来了,将他们身体连接到一起。

据说,南方蛮荒之地,就有一个类似腰斩之类的难产人,在深山老林里重复了三五年后,才被一个特意赶来的接生客给救了下来。从此以后,但凡从那山路过的人们,依稀都能听见一阵阵高亢凄惨的叫声,恐怖极了。

苏芮他们一行人的目的,就是这新生的长安城,对于普通人来说,这里以为这权势和生存空间,而对于苏芮他们来说,这里会有无数的难产人士,等着她妙手去救治。

入城不久,苏芮他们便被梁朝官员引入太极宫内。苏芮本想拒绝,但这城里实在混乱危险,加之那人又百般邀请,虽说梁朝气数将尽,但出生官宦世家,对政治天生有股敏锐的嗅觉,加之盛情难却,苏芮只好带着人入太极宫不说。

现在再看,这真是一个奇怪的世界了。当然,这个世界奇怪的不止这一点。说奇怪,就有不奇怪了。有些东西原本模模糊糊,而有些东西在这个世界,却明明白白。比如说生死大仇,出生下来,大体也就知道了,尤其是像李氏家族这般,从刀下出生,也就注定,他们这一生,就带着浓浓的仇恨,他们要复仇,家国仇。

于是,天下多了一群蓄势待发的李氏族人,他们咬牙隐忍,目光炯炯。虽然他们此时还屈服于梁朝朱温的**威下,每日受尽苦难折磨,但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念想。

而李柷,就是他们之中,最耀眼夺目的一个。因为他做了一件大事,目前尚只是少数人知晓,但日后,毕竟会让世人震惊的事情。一个小小少年,居然鬼使神差的把梁朝的传国玉玺给偷了。这真是天大的笑话,让世人笑掉大牙的笑话。

当然,梁朝朝廷封锁了这个可能会动摇梁朝根基的笑话,他们只是派出高手默默寻找李柷的踪迹,而李柷,就这么一路东躲西藏的跑到了新城长安城。此时的李柷,自然能猜测到外面会有多少人在找他,而他,似乎也在默默实施自己的计划。

“我们跑了就是,为什么还要回长安。”小花说。

“长安城注定是我李唐的长安城。”李柷颇有些气势的说。

“是吗?你怎么知道的?”小花问。

“史书残叶的只言片语里看出来的。”李柷说。

“史书?”吴法疑惑,这史书,究竟是正叙还是倒叙?

“真的。”李柷似乎怕吴法不相信,于是从怀中取出几根竹简,递给吴法。

吴法半信半疑的取过那几根竹简,只见那上面工整的写着:“高祖神尧大··孝皇帝上之上。武德元年戊寅,公元六·八年,春,正月,丁未朔,隋恭帝诏唐王剑履上殿,赞拜不名。唐王既克长安,以书谕诸郡县,于是东自商洛,南尽巴、蜀,郡县长吏及盗贼渠帅、氐羌酋长,争遣子弟入见请降,有司复书,日以百数。。。”断断续续的几十个字,中间有几个字看不清楚。吴法用力搓了搓竹简,确认不是泥土遮住了字。

李柷似乎怕吴法看不懂,连忙在旁解释道:“传闻,此书乃前人所做,可以预言天下权势更迭,而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上之上应该是我们李家的先辈。”

“上古?”吴法想这所谓上古,应该是未来之人。

“你这竹简哪儿找的?”小花好奇问。

“茅厕。”李柷忽然有些脸红。

“茅厕?不会是那个吧?”小花诧异,然后又见吴法正用手指在摩挲上面的文字。

李柷点点头。

“怎么了?”吴法问小花。

“我洗干净了。”李柷抢答。

“洗干净了?”吴法不解,然后疑惑的看着两个有些鬼鬼祟祟的年轻人。

“师父,那个是...是...刮**用的。”

吴法一脸黑线的把竹简丢给李柷走人了。

而李柷,却丝毫不以为意,把这竹简当成宝贝,又揣回怀里了。

“这东西,对于旁人来说,或许就是个刮屎的,但对于他李柷来说,这是信仰。”李柷坚定的想。

“起开,离我远点,恶心死了。”小花也躲着跑开了。

眼见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快步离开,李柷忽然感到莫名的开心,他第一次说出了心中的秘密。现在,他有目标,有信仰,他坚信,自己会成功的。而且,他直觉的感觉到了吴法的不同寻常,真正意义上的不同寻常。

现在,慕名前来长安城找他的人,定然不在少数,他们有些是豪阀权贵,有些则是普通百姓。现在人数虽少,但谁又知今后呢?说不定,真有一天,他能真正的做一回皇帝呢。

李柷在这破屋子里面,高高兴兴的想着,想着想着,他就忍不住抱着那几片竹简笑,屋子外,有一处更加破旧的茅屋,说是茅屋,其实就是茅厕,上面上厕所,拉下的东西喂猪,绿色环保,后人值得借鉴。。。。。。

“你不会是在这里发现那些竹简的吧?”小花见李柷的样子,忍不住问。

李柷再次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吴法虽然手中捏着树叶,但他其实是在偷听李柷和小花的谈话,听李柷将他们李家,国家什么的,看上去,这李柷还真有些想法,过去他那十九年的知识和能力当中,应该读过不少帝王书之类的,安邦治国什么的,讲的头头是道。说来也是,含着一生的知识和能力来到这个世界?又有多少人?会完全开发出自己曾经了解、拼命记着的那些东西呢?

就在这时,吴法忽然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灵力,这突入起来的一丝灵力,让他惊讶不已。这里是空界,怎么会有灵力的存在?

难道?电光火石间,吴法想到一个唯一解释,可能就是那虚无缥缈的阵眼所在?

吴法疑惑快步到房屋角落的地方,这里有一堆枯柴,吴法伸出手,将藏在手指内的灵力打出。忽然,木柴下放,一道霞光飞出。吴法定睛看,是一块扭交五龙,方圆四寸的玉玺,玉玺被吴法灵力托浮在空中,玉玺上,五龙盘旋吞吐,四散出神秘的五色霞气。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是你藏在这里的?”吴法转身问,然后,不用李柷回答,他已经从李柷脸上看出了答案。

“这是传国玉玺?从朱温手中抢走传国玉玺的人是你?”小花诧异,几日前,他听闻那兄弟五人说起过此事。说是有一大盗,从洛阳皇宫内盗走了传国玉玺。

“嗯,他不配。”李柷郑重的说着,而李柷口中的那个“他”,当然是指朱温了。

李柷身上的内力,也是因为这传国玉玺的缘故,方能精进神速。

世人传闻,得传国玉玺者,得天下。其实,传国玉玺不只是一件信物,它更是一件珍宝,可以批量制造武林高手的珍宝。而类似于此物的珍宝,天下总有六十四件。其中,最数传国玉玺珍贵。

现在,李柷努力让自己平静的看着那枚传国玉玺和那个吴法。

传国玉玺上有五条龙,但李柷从未见过这五条龙有如此异象,活过来了一样,更是口中吞吐着五彩霞光。

“他到底对传国玉玺做了什么?”李柷心中有千百个疑问,但他不敢开口问,有些畏惧,畏惧那张吴彩霞光映射出的凶悍面目,也畏惧自己心中的那丝恐惧。“如果,他要动手抢的话。”

李柷脑子飞速运转,推理整理着眼前的局势。他是个聪明人,首先,他分析这个时期的小花对自己是毫无保留的,关于吴法的能力,小花已经私下跟李柷说过了。若真按小花所说,这吴法其实也是一个传国玉玺,一个人形态的传国玉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传国玉玺的功能只是加快内力的修行和积累,这是一种量变引起质变的功能,可以说是这只是一种“笨办法”。而吴法则不同了,他能直接带来质变,本质的提升和改变。

在李柷看来,这吴法的能力完全就是鬼神级的,完全不属于这个人间。

未济唐

未济唐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落初文学
  • 作者:十六点四十八

情节转折总是让人眼前一亮,作者另辟他途,题材新颖,语言张弛有致,笔法精炼,尤显难得。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