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未济唐》吴法,小花小说阅读完结版_第二章回溯的世界

《未济唐》吴法,小花小说阅读完结版_第二章回溯的世界

发表时间:2019-07-15 18:10 作者:十六点四十八

《未济唐》主角是吴法,小花的小说阅读完结版,故事女人写的很是精彩,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半响,吴法回过神,看着尤自磕头不已的女子。这个女子的性格,他是喜欢的,他又想到自己当初拜师的场景。...

晚霞升,星河落。

万千星光,铺满天空,缓缓降落。

整整一夜,吴法如雕塑般,抬头注视这震撼一幕,一切如此真实,让他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一方大阵内,还是被丢在一道光后面传送到了另一个世界。

光柱缓缓坠落,吴法身旁,先是五道光幻化成五个男人的身影落地,紧跟着,另两道光,一大一小,一个女子化**身时连忙揽手,接着幻化出婴儿。

五男一女一婴儿,除了那婴儿,其余的六双目光齐齐开始警戒的打量四周。果然,令兄弟五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一棵树下,盘坐着一尊凶神!

那凶神只是闭目盘坐与树下,如一尊神像,横眉怒目,赤**上身,一动不动。

五人似乎感受到一股身体被撕裂的痛楚袭来,那是昨天被轰杀时,身体本能的记忆和反应。

吴法睁眼,一道凌厉目光射出。

几人被这目光扫过,如坠冰窟,浑身战栗不止。

“这是哪儿来的杀神?”那兄弟五人胆战心惊。

还好,那目光只是扫了一眼过后,那人又闭了眼,继续盘膝打坐,看来是没计划对他们兄弟再出手。

一群凡人,吴法确实不想对他们怎么样。吴法此时的心思都在研究这片天地之上,无暇他顾。毫无疑问,这是一处真实的世界,无论是人或物,都是真实有序列有灵魂的真实个体,这片天地是真实的,被一种他从未听闻的大阵笼罩,以致此处阴阳倒置,时空逆转,处处透露着一股诡异。现在,他必须尽快找到出路,赶回宗门,亦或是复仇。是呀!复仇。或许,宗门已经不保了,吴法不敢想,却又忍不住想。

且说那兄弟五人,眼见吴法只是在一颗树下,盘膝入定,不闻不问的样子。想来是昨日不知怎么得罪了这尊杀神,方才惹他大打出手。想来,今天只要保持敬畏,远远躲开,想来也是无事的,想及此,一直小心戒备的兄弟五人,忍不住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们兄弟五人放下了心,可不想,他们身后那女子,却悄悄捡起一把刀,趁他们兄弟五人失神的空挡,一刀刺入老三的后脑勺。也亏得是女子力若,而那老三反应神速,才免得被一刀刺出脑浆。

不过,后脑勺还是被刺出了殷红的鲜血,鲜血汩汩流出,很快将他后脑衣服浸染一片。于是,暴怒的兄弟几人,再不管吴法带给他们的恐慌,转身对着手中的女子就是一顿暴揍。嘴里骂骂咧咧的说些这女子不知好歹的话。

一时间,打闹咒骂哭喊不绝于耳。

正入定沉思的吴法,皱眉看了那里一眼,五个内力小有成就的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

“没道理。”

于是,吴法大手一挥,心念一动,那四人便被施了定身咒。

那女子原本正蜷缩着抵抗拳脚,忽见拳脚消失,偷眼一看,只见四人保持着张牙舞爪的姿势,一动不动,那样子,甚是滑稽。那女子看了一眼吴法的方向,虽不清楚什么缘由,但这好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想着,女子从一旁的尸体中抽出尖刀,对着一人的眼睛就****。然后立马后退一步,生怕那人忽然能动弹。

那人全身颤栗,肌肉收缩抽动。身体依旧不能动,但眼中的惊恐和不安却深深的出卖了他的内心。

女子见此情形,未见丝毫迟疑,立马抽出尖刀,再插入另一只让她厌恶的眼睛。

终于,屎尿横流,女子不屑的看着那人身下,厌恶的抽刀走到另一人身前。

女子又来到那兄弟五人当中的老二身前,双目直视,仇恨如同蛇蝎,吞噬着女子漆黑如墨的眼眸。她从眼前人的眼珠当中,看到了尖刀,看到了自己。同时,她也看到了身后老树下盘膝打坐的那人。

“原来,老天爷也不算瞎。”女人想着,一道缓缓的****。

老二被施展了定身术,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是喉咙当中,本能的咕噜着眼睛被戳穿带来的痛苦。而且,这还没完。女子又抽刀,划断老二腰绳,又一刀刀,切了他那丑陋的命根子。

做完这一切,女子深深的*@,然后,转身敛衽对着树下吴法行礼。

“多谢。”

吴法睁眼,一双血色的眸光,直视人心,恐怖异常。

女子心里忐忑不定,不敢直视那人眼睛。但转念又想,眼前之人,或能改变自己一生悲惨,这几日遭受种种,已是人间至苦,值此乱世,身如草芥,即便是错了,又能如何?打定主意,女子咬牙抬头,目光坚韧。

果然,血色眸光褪去,那人淡淡点头。

“赌对了。”女子心下暗喜,接着,便重重的磕头。“求仙人收留。”

吴法一怔,忍不住回想自己这几百年时光。想当初,自己是怎么求师的?而现在,他师父、同门师兄弟......全部生死未知,而自己,又被困于此地,毫无破阵之法。

女子不见吴法有何回应,心下些许焦虑,些许失落,如今之计,也只能拼了命的磕头了。

半响,吴法回过神,看着尤自磕头不已的女子。这个女子的性格,他是喜欢的,他又想到自己当初拜师的场景。

“你叫什么名字。”

“小花。”

“小花?”吴法点头咀嚼这个俗到泥土里的名字。

“你可是要拜我为师?”

“拜师?”小花诧异又狂喜,原本,她只是想做个仆人就知足了,这人神通广大,像是神仙中人,而自己如果能拜此人为师?

“不愿?”吴法又问,小花脸上神情变化,吴法终究不会读心术,也不愿勉强人。

“不,我愿意,我愿意。”小花狂喜。

见吴法点头。

“砰砰砰~”小花用力的磕头,光洁的额头狠狠的砸在地上。

三次之后,小花抬头,眸光闪烁,熠熠生辉。

吴法收了小花这个徒弟,他到了这个岁数和修为,做了这个时段该做的事情,尤其是他的眼中,隐藏不住对小花的欣赏,他是个粗人,他们这一脉都是粗人喜欢简单随性。而且,接下来,他或许不得不封闭自己的一身修为了。毕竟,没有任何灵力的补充,他很快就会变成一介凡人的。

拜师礼之后,小花开始介绍她怀中的婴儿。

“这是我娘,她现在年龄大了,得了癔症。时而清楚,时而糊涂。”小花说着,抱起一旁的婴儿,来到吴法身前介绍。“来了。”小花的眼中含笑,仿佛似在轻轻问候。

“你娘?”

小花从吴法错愕的眼神读出了这个疑惑。

“是呀!我娘。”说着,小花过去抱起按个婴儿,来到吴法面前。

吴法定睛看,那却是一个婴孩儿不假,皮肤晶莹明亮,眼神晶莹透彻,天真无邪。

“咦!不对。”吴法看那婴孩儿的眼睛,当中有一道光闪过,那瞬间的亮起,似乎在跟自己打招呼。

“这是什么术法?”吴法疑惑不解。

“术法?”小花听着吴法的话,满脸疑惑不解。“这是癔症,不是什么术法。”小花说。

“癔症?”吴法也听说过,凡人里,有些老人会得这种病症。但是,一个婴孩儿怎么会得癔症。

“不是我说的,是我娘说的。”小花说着,指指那边的婴儿。

“你娘?”

小花从吴法错愕的眼神读出了这个疑惑。

“是呀!我娘。”说着,小花过去抱起按个婴儿,来到吴法面前。

吴法定睛看,那却是一个婴孩儿不假,皮肤晶莹明亮,眼神晶莹透彻,天真无邪。

“咦!不对。”吴法看那婴孩儿的眼睛,当中有一道光闪过,那瞬间的亮起,似乎在跟自己打招呼。

“这是什么术法?”吴法疑惑不解。

“术法?”小花听着吴法的话,满脸疑惑不解。“这是癔症,不是什么术法。”小花说。

“癔症?”吴法也听说过,凡人里,有些老人会得这种病症。但是,一个婴孩儿怎么会得癔症。

“她多大了?”吴法忍不住问。

“八十二。”小花随口说。

“不可能。”吴法摇头,说着,手中亮起,一道符咒,被他捏着打入婴孩儿体内。

小花惊讶,眼见那道发光的东西打入娘亲体内,娘亲并没有什么不适,她也就稍微放下些心来。

“的确是八十二的岁轮,标准的八十二道岁轮,也就是说这里是的的确确的空界。”吴法皱眉沉思。

“你多大了?”吴法又问小花。

“二十一天。”小花说。

“二十一天?”吴法看着她那成年人的身躯,疑惑不已。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吴法想问,但不知道怎么开口,也就只能默默点头,打算静观其变了。反正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了,见怪不怪。

于是,这一日,吴法在一棵树下,打坐观识。而小花,则是怀抱着她的娘亲,烧火做饭,期间,她不时偷眼打量着那颗树下的吴法,心下猜测着自己的师父,究竟是何妨神圣。

这是这个世界上,最寻常不过的一天。但是,无数年后的某个清晨,小花睁眼望向世界时,总会忍不住想起这一天,一个陌生凶狠的男人,闯入了她的世界。从此,她的世界,缤纷绚烂,超凡脱俗。

这是愉悦的一天,少了那五个混蛋,小花过了简单平凡的一天,吃喝幻想。

然后,开始跟着吴法学习一些简单的术法。当中,吴法还被小花的学习能力吓了一大跳。小花学习能力之强,已经完全超过了吴法对天才这一定义的认知。

定身术、腾空术、简单的吐纳心法,这些虽然只是入门级的心法,但小花居然只看了自己一遍,听着自己的讲解,便会施展了。如果说局限的话,也就是这个空间里面没有灵力,不能支撑起这些术法。现在,唯一能让小花修炼的,就是内力了。以武入道,对天资要求极高,很辛苦,这种远古修者的法门,也就是出生大宗的吴法尚有所了解。

接下来,吴法讲了一篇内功心法,打了一套拳法、身法,这些都属于他认知里面最高端的内功心法。

只可惜,不到一个时辰,小花就眼巴巴的看着吴法了。吴法当然看出小花眼中的意思了。

“太简单。”

是的,太简单,吴法讲着,练着的功夫,小花就会了。更可怕的就是内力的生成,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很难捕捉到体内内息流动的。按着吴法的想法,自己演示完之后,是要渡一丝灵力到小花体内,帮着她衍化成一丝内力,然后引导她去捕捉这种感觉得。但是,吴法话音刚落不久,就见小花似模似样的盘腿吐息,口鼻间,隐隐有一丝淡淡的雾气。没错,那就是内息,很浅很弱,但的确是内息无疑,而且,这股内衣精纯灵动,显得格外不同

“这...”吴法想到天才两个字,但自己应该也算是一个天才,拿自己跟小花比内力这方面,似乎自己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奇才?万年不遇?”吴法想着。

半个时辰后,等小花又似模似样玩着拳法和身法的时候,吴法有那么一瞬间是发呆的。

“这小花是个妖孽?还是哪位大神转世?这学习的能力,完全秒杀了吴法的认知。”

“捡到宝了。”吴法忽然很好奇,倘若小花这种人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那将会引起怎样的风暴?这将是一颗最耀眼的星辰,刺破宇宙万古长空吧?只可惜,这方天地完全被阵法笼罩,没有丝毫灵力。

“好可惜呀,好可惜!”吴法忍不住扼腕叹息。

小花一边感受着自己如风的身形和拳脚,她已经可以将拳法融入到身法之内了。她一边玩儿着,一边偷眼打量自己师父神情的变化,那频频点头的模样又夹杂着一脸惋惜的模样,让小花一时之间捉摸不透自己这师父在想些什么。

“不错,不错。”吴法忍不住又夸奖。

“这有什么厉害的,学东西,还有第二次才能会的吗?”对于此,小花倒是比吴法更加诧异。好在,她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吴法来历非凡,似是传说中的神仙中人。如此,小花倒是跟吴法解释了下。

大致意思,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类,都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对于小花来说,学习所有的技巧和技能,基本上都是一次就会的,没有什么东西,是需要学习两次才能会得。而且,他们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带着无数的技能和知识。其实,对于他们而言,最难学会的忘记。

“忘记?”这个还用学,吴法当时不懂。接着又忍不住想,如果自己有办法能将这个世界的人带回师门几个,像小花这样的天才,不出百年,便能超脱凡尘吧?

“忘记,是一个人这一辈子最难学会的,每个人都讨厌来到这个世界,无声无息的来到这个世界,承受这个世界的苦楚。每个人都在学会忘记,忘记一身所学,忘记痛苦忧愁,忘记身边人。直到最后一刻。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然后,你就可以回去了。”

“回哪里?”

“地狱。”小花说着,低头看着怀中的娘亲。

她马上就可以去地狱安详了。

一天,很快将要过去。马上临近旁晚时,也是吴法认知的凌晨时分,小花去找了些野菜,又挑了一条罗圈腿,熟练的洗剥蒸煮之后,便是一荤一素,吴法摇头拒绝,留下小花吃的津津有味。

之后,小花又去旁边的一间屋子里,取出一些东西,其中就有几张人皮,一模一样的人皮,有一张还甚至没有干透。小花叹口气,将这些人皮丢在火里烧了。

“这些东西,留在这里,不吉利。”小花向一旁的师父解释。显然,她已经发现了,他的师父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

“到点了,我们去睡了。你呢?师父?”小花问。

“我?入定吧。”吴法说。每天夜晚,他都是这样过的,吸天地日月之精,日积月累,步步成仙。

于是,说话间,夜色渐浓,整个世界开始安详。小花也抱着她娘亲,分化两道星光,飞向天际。

隐约间,吴法似乎听到远处有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戛然而止,与此同时,一个年轻人也化成一道光,光幕中,吴法似乎看到了一个身影,和刚刚小花仍在火里的人皮,一模一样。

“身陷天地牢笼,唯一的幸事,或许是这夜空了,无人失眠。”

这是一个回溯的世界。

时空逆乱,阴阳倒置。

即便是有着“大凶”之称,见惯鬼怪的吴法,也被这一片星空给震惊了。每个人都像是一个棋子,灵魂被阵法牵制索引,按部就班。

天色渐暗之后,世间所有的人类,都会化成一道星光,高挂夜空,一闪一闪。

满天银色星河,缥缈缭绕。

美梦、噩梦,交织闪烁成诡异的星河。

人类在星空下安眠。

而落叶,在寒风中,缓缓回归树枝本体。

这是一个倒转的世界。

一切,都像是从未来,走到过去?

太阳从西边升起,红彤彤,晚霞,却生机勃勃。

吴法在树下盘膝入定一晚,体悟此间大道,参悟破局之术。

未济唐

未济唐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落初文学
  • 作者:十六点四十八

情节转折总是让人眼前一亮,作者另辟他途,题材新颖,语言张弛有致,笔法精炼,尤显难得。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