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恶少的交易美妻慕容恪,林希儿小说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恶少的交易美妻慕容恪,林希儿小说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发表时间:2019-06-17 03:03 作者:苏鱼鱼

网上看到很多小伙伴都在找主角是慕容恪,林希儿的小说,这里小编为大家带来恶少的交易美妻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分享。一丝绝望揪住了慕容恪则的心,他开着快艇向海岛上驶去,她到底在哪里?目光所及的范围,都是茫茫的海水。“告诉我,你还活着!”欧阳愤怒地大喊着,海水湛蓝,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他恍然地审视着自己的心,这种感觉为何那么强烈,不安和忧虑又是为了什么...

一丝绝望揪住了慕容恪则的心,他开着快艇向海岛上驶去,她到底在哪里?目光所及的范围,都是茫茫的海水。
“告诉我,你还活着!”
欧阳愤怒地大喊着,海水湛蓝,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他恍然地审视着自己的心,这种感觉为何那么强烈,不安和忧虑又是为了什么?他看着浑身浸透了的海水,刚才他几乎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安危,一心都是为了那个女人。
他轻轻地摇了一下头,微微地眯上了眼睛。
这种心境的解释只有一个,她是他的棋子,他们之间的游戏还没有结束!
如果她不想这么快死了,船沉下去最有可能的选择,就是游回海岛。
快艇急速地想海岛冲去,他终于远远地看到了希望,礁石上挂着一块红色的布条,那是林希儿红裙子上撕下来的。
“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停下了船,慕容恪则举步向海岛上走去,一路上,他看到了斑斑迹,如果没有猜错,那个女人还海水丢了鞋子,岩石和干枝刺破了她的脚,所以才会流出这么多的。
是他找到林希儿的唯一线索。
……
林希儿再船沉下去的那一刻,决定活下来。
她选择了游回海岛,鞋子在海水中脱落了,双臂奋力地挥动着。
船渐渐地消失在大海上,希儿满心地期待,那些人会认为她已经死了,这样她就可以伺机寻找其他的机会脱离魔掌。
剩下最后一口力气的时候,她爬上了海岸,稍作休息,她隐约地听见了海面上马达的声音,一定是慕容恪则,他会认为希儿死了吗?
不管他的结论是什么,留在海岸边是不明智的选择。
于是她转身就跑,礁石挂住了她的裙子,她回头拼命地撕扯,却惊愕地看到海面上一艘白色的快艇。
顾不得了,她撕烂了裙子,头也不回地奔跑起来,脚下的石头刺破了她的脚,她才发觉鞋子已经不见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跑出了多远,地上的杂草不断的拌着她的脚,身边时而有飞鸟飞过,一些树木知名的不知名的,看起来很古老,那沙沙的声音,不知道是自己踩草的声音,还是什么其他的声音,她已经无暇思考,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逃跑。
渐渐的,她实在没有力气,肺几乎要爆炸了,大口的喘着气,身体倚在了一棵树上,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周围。
她处于个完全昏暗的环境之中,到处都是灌木和杂草,这儿应该是海岛上海没有开垦的角落。
浑身冷飕飕地,她打了个喷嚏,有点紧张,这里不会有狼吧?
下意识地抓住了一个枯枝,手刚碰到那枯枝,感觉有些凉凉的,还有点软……那不是枯枝,她慌忙松开了手,才发现那枯枝竟然是一条蛇,那蛇吐着信子,死死的盯着她。
“啊!”
希儿捂住了嘴巴,几乎不敢喘气了。
“嗤……”蛇吐着信子……
难道她真的无法活着离开这里吗?不是被那个男人羞辱,就是死在毒蛇的毒液下。
顾不得了,希儿抓住了一块石头,刚要扔过去,就听见耳边不远处传出了一个低沉的男音。
“我来了……别动!”
希儿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好像是慕容恪则的声音,不会吧,都说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会出现幻觉,难道是真的啊。
当她抬起头的时候,终于看清楚了,那双阴郁的眼睛,高大的身影,真的是他,希儿的噩梦。
林希儿似乎看到了阴暗的生再次纠缠着她,她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那条蛇也不客气地窜了上来,一口咬住希儿的,然后飞速地消失在了草丛中。
“啊!”
希儿摔倒在了地上,慕容恪则急速地跑了过来,俯身单膝触地,鄙夷地看着她。
“我叫你别动,你聋了吗?”一声怒吼,他的声音几乎震破了希儿的耳*。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希儿的身体向后缩了一下,和那条蛇比起来,他更可怕。
身体不等退后半步,小腿就被慕容恪则拽住了,他恼火地一拉,希儿直直地被拖了过去,裙子掀起,露出了白色的底/裤,慕容恪则的膝膝盖死死地抵住了她的。
希儿羞愤难当,拼命后退,却强硬地搂住了脖子,头被拉了过去,耳边响起了阴冷低沉的声音。
“那蛇有毒,你就那么想死吗?”
“毒?”
希儿一惊,想低头看了一下,面颊却被大力地推开了,身体一个倾斜倒在了地上。
慕容恪则俯身冷笑一声,将她的裙子继续上撩,直到整条的暴露了出来。
这个时候……她已经中了蛇毒,他还不忘记他下半身的银/欲吗?
“你卑鄙……”
“哦,我从来没有说我高尚过。”
说完,慕容恪则低下头,唇碰到了希儿的根,希儿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悲愤地闭上了眼睛,也许这个家伙想在她临死的时候再次亵渎她,就算是尸体,他也不会放过。
可是那唇只是触及了蛇咬伤的部位,大力地吸/允了起来。
一口口暗红的毒吐在了灌木丛中。
希儿怔住了,她看向了慕容恪则,良久没有说话,原来是她误会了,他只是想把蛇毒吸出来而已。
“别这么看着我,我不让你死,这样做,只是想以后多听到你yin荡的声音!”
“下流!”
希儿使劲地缩着,愤恨地看着慕容恪则放在她上的手。
“你若是再动……我就马上压住你,让你现在就叫!”
慕容恪则瞪大了眼睛,大手拽住了希儿的底/裤,那种神情,似乎不止仅仅吓唬她而已。
“如果毒不吸干净,你没有几分钟就会休克,拼命地挣扎会加速了毒的流动,与其徒劳地救你,还不如再玩你一次。”
这句话果然好用,希儿不敢再动了,任由慕容恪则一口口地**着她细嫩的。
最后一口已经见了鲜红色,慕容恪则站了起来,眼睛四下看着,终于看到了一处绿色的三叶草,他将叶子拽下来,放在嘴里咀嚼着,然后将汁液连同渣滓一起覆在了希儿的腿上。
“那是什么?”希儿询问着。
“解蛇毒的……”
慕容恪则抹了一下嘴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他浑身也**了,粘糊糊地粘在身上,他甩了一下头发,皱起了眉头。
“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吗?”
“我,我只是想划船看看风景。”希儿咬住了嘴唇,知道这个借口很难让慕容恪则信服。
“看风景?哦,那船好像没有你这么好心情……我以为你要自杀呢。”
“我也不知道它能沉下去……”
希儿低下头,就算知道它可能沉下去,她也要冒险一试——
慕容恪则一把捏住了希儿的下巴,凶狠地看着她:“你想挑战我的极限吗?刚刚给你一天的好日子,你就以为自己是女皇了?”
“我从来也没有想过在这个鬼地方当女皇!”
“那就在这里等着死!”
慕容恪则突然放开了她,冷笑了一声,大步地向树林外走去,没有了船,想离开这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就不信,那是个不怕死的女人。
他扔下了她?就这样走了?
希儿坐在了地上,望着慕容恪则的背影,眨巴了一下眼睛,他之所以这样离开,说明这里肯定是险恶之地。
她没有那么坚强,她也知道害怕……
耳边响起了沙沙的声音,让希儿想到了那条毒蛇,也许这里不仅只有一条,她警觉地看着周围。
踉跄地她站了起来,双脚肿胀地刺痛着,现在选择跟着那个家伙离开吗?追上去还来得及,她倾听着耳边的风声,犹豫了,回到小木屋,回到以前痛苦的日子,不如冒险继续向树林里走。
希儿毅然地转过身,就算在这里死了,她也不会跟着这个恶魔安全离开。
林希儿咬住了牙关继续向树林走去,她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周围,生怕再有蛇突然窜出来。
走了一会儿,突然身后草丛里一阵骚动,希儿一惊,慌忙回身,发现一只大手向她抓来,还不等她明白过来,人就被大力扛了起来。
“我的耐心已经没有了!”
慕容恪则以为希儿会乖乖地跟上她,想不到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向相反的方向走去,树林深处都是潜伏的毒蛇,走进去,就别想活着出来,他别无选择,只好再次折回,将希儿强行带出。
“放开我,这个下流痞子!”
希儿张开嘴巴对准慕容恪则的肩膀,狠狠地咬了下去,慕容恪则皱了一下眉头,冷峻的面颊变得异常坚硬,他强忍着将林希儿扔出去的怒气,仍旧不停留地向快艇走去。
到了快艇边上,慕容恪则猛地将林希儿扔到了快艇上,希儿直直地摔在了快艇中,她眼冒金星,良久才清醒过来。
“我不会跟你回去的,你这个没有人的混蛋,只会用下本身生活的家伙!”
林希儿晃悠着站了起来,看向了茫茫的大海,想也没想就跳了进去,她没有奋力地挥动手臂,而是任由海水从四面八方涌来,身体慢慢沉了下去。
对不起,爸爸妈妈,她已经努力过了,可是怎么也逃脱不了这个海岛,也许最终的选择就该是这样的,让海水洗刷她身上的污浊,将她带到一个没有痛苦的世界去。
“该死的女人。”
慕容恪则甩了一下手,无奈地摇了摇头,纵身跃入了大海。
在海水的深处,他抓住了下沉的她,并将她拖出了水面,愤怒的他揪住了希儿的头发,瞪视着她。
“你是不是要一直和我反抗下去!”
“你让我死……”希儿抽泣着扭过了头。
“我让你看着我,看着我,告诉你,你不会再逃走,会乖乖地听话!”
“不,不,不……”希儿摇着头,她眼神狂乱,满是仇恨。
“不,不,不……”希儿摇着头,她眼神狂乱,满是仇恨。
“你……”
愤怒的低吼之后,他的唇疯狂地落了下来,将希儿接下来的“不”全都淹没在了狂吻之中。
他几乎撕裂了她的唇,在她试图挣脱之中,长驱**,吸住了那灵动的小舌……
海水渐渐地摸过了头顶,他任由他们的身体急速下沉,狂吻伴随着海水的涌入,带着淡淡的咸涩。
她不能呼吸,空气完全被肆虐地男人吸了过去,周身的冰冷的海水无法抵御内心的狂潮,需要呼吸的她,完全无意识地搂住了慕容恪则的脖子,试图在他的口中得到让她不感到窒息的氧气。
慕容恪则完全沉浸在那个激**的回吻中,她在他的唇上索取着,辗转着,长长的发丝飘扬着,缠绕着两个人的身体。
一股牵动心神的流过了慕容恪则的身体,他挥动着手臂,慢慢地向海滩游动着,当他们的头露出水面,身体搁浅在沙滩上时,她仍旧在他的怀中,那个吻恣意绵长的纠缠着。
希儿无法感受氧气的来源,她在他的之间找到了让身体舒畅的感觉,她置身在痛苦和仇恨之外,脑海中迸射着虚幻的火花儿。
她的思绪漂移着,似乎回到了许久以前,盛开的玫瑰园里,心爱的男人捧着一束玫瑰,向她跑来……
他轻抚着她的身体,她的长发缠绵在细沙之中,那份柔软在身前的摩擦,扰乱了他所有的思绪,他的动作由轻柔变得狂热,他紧抱着她,耳边都是希儿轻轻地呢喃和*@……
他的内心情潮激荡的时候,一声让他震怒的轻呼。
“宇风哥……”
那几乎是致命的一击,她将他当成了赵宇风,所以才会心甘情愿地接受他,没有一点反抗,而是激**的迎合。
她在想什么?想着和那个男人激**四射吗?一定是的,她的面颊潮*红,微闭着双眼带着欣慰地满足。
“人!”
一声怒吼惊醒了林希儿,玫瑰花的花瓣儿瞬间散尽,幻影消失,她睁大了眼睛,刚才的温柔热吻,那不是来自她的宇风哥的,而是那个恶魔……
“下流,恶心,你滚……放开我!”
“既然那么放/荡的想着他,为何还守身如玉,为什么不给他?难道这就是你勾住男人,让他死心塌地的手段吗?”
欲擒故纵,她也想在慕容恪则的身上尝试一下吗?可他是个例外。
慕容恪则拽住了希儿的**,将她几乎拖到了他的身上。
“你刚才的样子太恶心了,你以为我喜欢你吗?这只能让你银/荡的因子更好的展现出来……”
“无耻!”
希儿挥出了手臂,狠狠地打了过去,她也羞涩于自己刚才的回应,她是怎么了,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没有反抗的欣然接受?
“起来吧,提好你的内/裤,将你的小包起来,如果想要,我可以在让你满足,潮湿的沙滩让我很不爽。
慕容恪则什么心情也没有了,他愤然起身,一把将林希儿揪了起来,向快艇拖去。

恶少的交易美妻

恶少的交易美妻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掌书阁
  • 作者:苏鱼鱼

作者把男主写得既冷淡又深情,惹人喜爱,小说题材也很新颖,文风细腻,是功力十分深厚的好文,值得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