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法医探案实录许仲文,崔悦小说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法医探案实录许仲文,崔悦小说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发表时间:2019-04-16 00:12 作者:莫梦

法医探案实录许仲文,崔悦是由莫梦倾力著作,这里为大家分享法医探案实录小说精彩章节在线试读“:死者的男朋友找到了,可他有不在场的证明。线索暂时中断了。...

2016年3月18日。

阳光灿烂,今天的太阳似乎是最晴朗的,我开着车,一边开着,一边看着马路的四周围,人来人往的人群,互不相识在同一个年代,一直生活在一起,却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认识。

很快,我的目的地到了。

长兴大厦就在前面,它位于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这大厦已经年久失修了,已经没有居民在这里住了,只有一些经济比较困难的人才迫于无奈住在这里。

一个小时前,接到报案,长兴大厦有人堕楼身亡,我马上浮现了一个直觉。

警戒线外围着很多人,都在那里谈论是非,拍照。

我挂上证件,轻轻地一弯腰,越过警戒线,看到工作人员在那里拍照。

我戴上手套,慢慢地蹲了下去,将死者的脸掰了过来,看她的样子不会超过18岁,但是头发染了紫色加红色,两种颜色混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很奇怪,我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启志很快就过来了。我问他:死者是什么人?

死者陈欣儿,今年17岁,在一间口碑比较差的学校读高中,她经常旷课,逃学,顶撞老师,每天晚上都喜欢泡酒吧,喝酒,嗑药。她在警察局的不良记录有一本书那么厚。

原来是不良少女,我终于明白刚才的是什么直觉了。

她的家人呢?我好奇地问,出了人命。她的家人怎么没有出现。

他叹了一口气:死者的爸爸妈妈在外国做生意,她和奶奶一起生活,但是我们已经叫人通知她的奶奶了,她奶奶无论如何都不肯来。也许这个不良少女做了很多惹她生气的事。你有什么发现?

她的死状和孙哓哓一模一样,同样是趴在地上,拳头紧握,头发紊乱,双眼布满血丝,我觉得是同一个凶手,这是一宗连环堕楼事件。

凶手的动机是什么?他居然问我这个问题。

暂时还不知道,等我回去仔细检验尸体才可以有结论。

解剖室。

我用刀剖开死者的肚皮,发现她的肝严重受损,肺也不是很好,她的胃里面残留大量的酒精,她死前一定喝了很多酒。在她的胃里面好像有一些东西,我用钳子将它夹了出来。

我对助手说:拿去化验一下。

我正打算缝回肚皮,突然发现死者的##有少量的血迹。

我摘下帽子,口罩,手套。轻声对死者说:放心吧!我会抓到凶手的。

回到家里,我也没有心情写论文了,只是呆呆地看着电脑,脑海一片空白。

一阵qq的声音将拉回了现实。

崔悦上线了,我看了一下电脑右下旁,那里显示着00:00.

她还真是准时。

案子有进展了么?她似乎对我的案子很感兴趣。

虽然我心情不好,但我不会冷落她,我只好硬着头皮回复她。

今天在长兴大厦又有一个受害者堕楼身亡,死状和第一个死者一模一样。

连环杀人案?她的想法和我一样。

死者是一个不良少女,经常出入酒吧,嗑药,喝醉酒。社交圈子非常混乱。

她开始发挥自己的想像了:第一个死者和第二个死者,一个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另外一个是泡酒吧的不良少女,两个人应该没有任何的联系,也没有共通点,如果是连环凶杀,凶手的动机是什么呢?她们的成长背景一个天,一个地。凶手是如何认识她们的呢?

我突然想起了也许细节。

共通点有一个,就是她们都是处于青春期的女生,对异性有那种朦朦胧胧的好感,我在第一个受害人的家里发现了男生的气味,也就是说她是有男朋友的,她在死前还怀孕了,至于第二个,我也在她的胃里发现了残留的药渣,等化验结果一出,动机就会一清二楚了。

她又发表个人意见了:凶手应该不是报复,根据你的验尸报告,她们死前都没有被毒打的痕迹,也就是说她们是直接被推下楼而死的,凶手似乎是逼于无奈才做出这种行为,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对了,第一名受害人的日记本你找到了么?日记里面应该有很重要的线索。

我明天让警察那边申请搜查令,可是小女生的日记本都爱藏在哪里呢?你有没有试过?你一般会藏在哪里?

她发来一堆感叹号!!!!!你想套我的生活习惯?没门!

我不是要套你的生活习惯,只是女生的想法应该都差不多吧,我需要你的答案做参考,你也希望我早点找到日记本吧?现在不知道凶手是什么人,他随时还会再杀人,我没有时间了。

她好像同意了: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读书的时候,一般都会将日记藏在布娃娃的肚子里面,有拉链的那种,那个娃娃我整天抱着睡觉的,放在里面会很安全的。

我突然想要捉弄她:老实说,我也很好奇你的日记里面写了什么,将来有机会可以借给我看看么?

哼哼!她似乎很得意,你就别妄想了,我的娃娃至今还带着身上,你拿不到的。

我早晚拿得到!我恶狠狠地说。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来电显示,原来是我的助手,看来化验有结果了。

他在电话那边很疲累地说:在死者的肚子里面找到的药渣,证实是堕胎药。而她##的血水也证实了,是她的胎儿。死者生前曾经堕胎,但是刚堕完不久就死了,所以血水才会停留在##里面。

我挂了电话,打电话给启志:明天你向法庭申请搜查令,我要搜孙哓哓的房间。

我给崔悦发的最后一条消息:已经证实两名死者都堕过胎,第一个是还没有堕就已经死了,第二个已经堕了才死的。

我现在结案陈词:这是一宗情杀案!

发完这句话以后,我就下线了。

我打开我的记事本,将这案子的验尸过程记录下来……

我将我的想法告诉启志之后,他马上召集所有的探员开紧急会议,我就站在旁边听着。

各位同事,最近发生了两宗堕楼事件,原本可以当一般的自杀案处理,但我们法医的验尸结果证实了这是一宗谋杀案。

第一受害人孙哓哓,高三学生,品学兼优,是典型的乖学生,没有不良嗜好,也没有和别人结怨;第二名受害人陈欣儿,高中学生,逃课,旷课,顶撞老师,经常泡酒吧,嗑药,经常与社会上的一些不良少年为伍,是典型的问题少女。她们两个经法医检验,都有一个相同的地方,孙哓哓死前已经怀孕了,生前吃了堕胎药,可是药力还没有发挥出来就已经遇害了;陈欣儿死前也已经怀孕了,但是她将胎儿堕了以后才遇害。由于死亡时间与堕胎的时间非常接近,那颗药还残留一些药渣在里面。

现在我们可以将两件案子连在一起,这案子应该是情杀案,我们现在要调查的就是死者的男朋友,但是陈欣儿的社交圈子非常复杂,我们要将调查范围缩小,直接查孙哓哓的男朋友,我已经向法庭申请搜查令了,十五分钟后我们就出发去孙哓哓的家里搜查。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就十五分钟后出发。

我悄悄地对启志说:让我也去,我有把握可以找到那本日记。

他同意了,我马上放下了自己的工作证。搜查证物可不需要法医的。

我跟着他们来到了孙哓哓的家里,她的父母似乎很抗拒我们的到来。

她父亲很不高兴地说:你们还来这里干什么?我们知道的都已经说了。

我试图劝服他:我们要找到更多的线索才可以找到凶手。

什么凶手?她不是自杀的吗?她母亲表现得很惊讶。

启志接着说:我们只是初步怀疑她是被谋杀的,所以我们需要找到更多的线索。这是搜查令,我们要搜你女儿的房间。

她父亲正想要阻止,却被她阻止了:让他们搜吧!我也不想哓哓死得不明不白。

他们进入房间开始进行搜查行动了。

我突然想起崔悦的习惯,我问他们:孙哓哓是不是很喜欢布娃娃或者玩偶的?

她苦笑着说:那傻丫头!从小就特别喜欢玩具熊,每天晚上都要抱着睡觉才可以睡得着。

那她的玩具熊呢?放在哪里了?

一直放在我的房间,我每天晚上抱着它睡,就像抱着她睡一样!她还是忍不住放声地哭了起来。

我可以看看那只玩具熊吗?我小声地请求她。

虽然她很伤心,还是拿出来给我看。

我仔细地观察这个玩具熊,它的确很残旧了,但它却是孙哓哓最好的朋友。陪了她那么久。它的身上果然有一条拉链就在背后,我很紧张地拉开拉链……

我发现了日记本,缓缓地打开。

2016年1月3日:今天我在图书馆碰到他,他的一举一动都让我心跳不已,仿佛一切早已注定,注定我们今生一定会有故事发生。

2016年1月28日:今天下着很大的雨,我躲在屋檐下,他很突然地出现了,他将雨伞送给我,自己被雨淋着回去……

2016年1月30日:今天我去他的班级找他,将雨伞还给他,他却带了我去小树林,他让我闭上眼睛,我闭上了,他突然就吻住我了……那一刻我的心里好像装满了沙子,然后又反倒过来,又倒回去。翻天覆地大概也就如此吧……

接下来的,都是一些很甜美的回忆,我没有时间看了。我要带日记回去,可以吗?我请求他们。他们也默默地同意了。

我对启志说:我们得去一趟孙哓哓的学校,问问她的同学,就可以知道她那神秘男朋友是谁了。

重点高中就是不一样,星期六日都要上课。

启志礼貌地敲了敲教室的门: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哪位是孙哓哓的同桌?

我环顾了整个教室,突然一只手慢慢地举了起来。

你就是孙哓哓的同桌?我问她。

我和她坐了三年。戴眼镜的女孩好像有点不自然。

你知道她有男朋友吧?

我们之间是无话不说的。

她的男朋友是谁?在哪个班?

我可以不说吗?她好像不太愿意。

如果你想帮她,你就将你知道的告诉我们。

她好像还在犹豫。

关键的时候,启志吓唬她:你知情不报,后果很严重的!信不信我取消你高考的资格?

不要!哓哓的男朋友就是隔壁班的高明,我看过她们的合照。

我示意她放松点,留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到时候也许还得靠你的帮助。

她同意了。我们去隔壁班二话不说带了高明回去。

怎么样,高明有没有说什么?启志刚刚出来,我就焦急地问。

他好像一无所获。高明承认的确和两名死者有男女朋友关系,他先认识孙哓哓然后再认识陈欣儿,而且都有和她们发生过关系,但是他并不知道她们怀孕了,在她们遇害的时候,他生病了,足足病了三四天,今天才刚刚康复。这样他就不可能是凶手了。

线索断了,还有哪里我们忽略了呢?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号码,天哪!居然是她——崔悦。

虽然我们彼此都留了电话号码,但我们从来没有正式通话过,这是我们第一次通话,我很紧张地接了。

吸血鬼小姐,你不是应该夜晚才出来活动的吗?现在还是白天,怎么你不怕阳光?还是说你已经免疫阳光了?我在努力在开着玩笑,我可不想让她感觉到我很紧张的情绪。

你很紧张对吗?她的声音比我想像中的温柔多了。

好吧!我的确很紧张!我已经尽量控制声线了,你还看得出我很紧张?

人的声音的起伏是不一样的,你刚刚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很恶作剧,可是声线震动的频率还是很不寻常,我可以断定你很紧张!她好像很有自信的样子。

案子进行得怎么样?找到日记了吗?她转移话题,问案子的事情了。

死者的男朋友找到了,可他有不在场的证明。线索暂时中断了。

也许不是情杀,杀她们的人不一定是男朋友,还可以是爱慕者。她提醒我了。

一个默默无闻的爱慕者?因爱成恨?

也有可能,至少现在有了一个方向。

谢谢你!我挂了电话。

我急匆匆地跑到启志的办公室:我们去一趟死者跳楼的楼层看看。

我们来到了陈欣儿堕楼的地方。

我开始分析:这栋大厦虽然残旧,但是每一楼层都有防盗网,也就是说死者最有可能在天台被推下去的。

启志环顾四周,如何证明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呢?他问我。

我走到天台的左边,发现了很多空的玻璃酒瓶,这些酒瓶应该是死者喝过的,我们只是去了第一名受害人的案发现场看,却没有来过这里。

启志在自言自语:凶手杀人的动机在哪呢?高明没有嫌疑,就是可以排除是情杀了。难道是私人恩怨?

不!我反驳他。我依然没有排除是情杀。

我拿出孙哓哓的日记给他,你看这里:今天他又给我送早餐了,我真的觉得很苦恼,他虽然对我很好,但他真的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我真的当他是朋友,我不想伤害他!怎么办?

有人迷恋孙哓哓?他感到疑惑。

对,凶手很有可能因爱成恨。

我马上打电话给孙哓哓的同桌,天哪!还好她没有关机。

警官有什么事?!她好像很不耐烦。

我想知道,有没有人暗恋孙哓哓,或者对她很好,好到超出了朋友的界限。

她更加不耐烦了:她那么优秀,班上肯定有很多男孩子喜欢她啊!你不可能一个个去盘问吧?

凶手暗恋孙哓哓,但又没有光明正大地表白,很有可能比较害羞,文静,或者有自闭症的。

追求者里面,有没有一个是很文静,不太爱说话,就像得了自闭症一样的?

她好像一下子精神了: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班上最迷恋晓晓的,只有那个傻子了。他沉默寡言,性情古怪,之前和哓哓做过同桌,但老师嫌他性情孤僻,就将他调到角落里面了。他对哓哓真的是超级好!好到我羡慕嫉妒恨了!

他叫什么名字?我问她。

刘志明!他啊!就像沉默的羔羊一样!她狠狠地说着。

我刚放下电话,就听到启志对我说:高明的父母来警察局报案,说他失踪了。

我不得不再次给电话她。

又怎么了!警官!她好像真的生气了。

我是法医!不是警官!你知道孙哓哓平时最爱去哪里吗?

在旧的住宅区里面,有一栋已经荒废的房子,虽然残旧,但是设计得有模有样。

所有的警务人员已经集合在这里了,我奉劝他们:你们冷静点!凶手其实本性不坏,我们那么多人进去只会让他更加紧张,让我和包公进去就得了。

房子里面黑漆漆的,我们慢慢地走着,发现二楼有声音,我们马上赶了上去。

看到高明被一个其貌不扬,戴着眼镜的男孩挟持着。

刘志明!放下武器!你已经被包围了!包公用枪指着他。

我回不了头了,我一定要杀了他!这个畜生!刘志明显得很激动。

我示意他放下枪,我有把握和他谈判。

孙哓哓和陈欣儿都是你杀的,是你推她们下楼的!

他眼神里充满仇恨:陈欣儿的确是我杀的!那个jian人抢别人的男朋友!该死!

孙哓哓呢?你既然那么爱她,为何你要杀了她?

他听到之后,眼神开始变得暗淡了:我不是有意的!那天哓哓很不开心,约了我上天台,她告诉我,她怀了高明的孩子,已经吃了堕胎药了,她很不开心,说高明不肯要这个孩子,还要和她分手,她就坐在我旁边不停地哭,我坐在那里陪她,我们当时离那个窗口太近了,她就这样背着我,我想劝她先回去休息一下,她不肯,还说要死给他看!我想阻止她,想不到在挣扎的过程中,我不小心将她推了下去。

说到这里,他已经泪流满脸了。

那陈欣儿呢?你杀她,就因为她破坏了高明和孙哓哓的关系?

时她站他的眼神突然又再变得凶狠起来:对!如果不是她!哓哓就不会那么痛苦!我也要让她像哓哓一样!那天她在街上喝酒,一边喝!一边摇摇晃晃地走着,我一直在后面跟着她,跟着她上了大厦的天台,当在窗口呼叫!看到她那兴奋的样子我就很愤怒,我慢慢地靠近她,用力将她一推!

替天行道!痛快!你想不想试试?他对高明说。

高明已经被吓坏了,只是一个劲地求饶。

他用一种很可怕的语气问高明:你还记得这里吗?哓哓每次不开心都很喜欢来这里的,她和我说,这里可以给她很多安全感!你就是她的安全感!可你看看你自己做了什么?见异思迁!哓哓那么好的女孩你不要?非要选一个不良少女?你是不是疯了!这也算了,可哓哓都怀孕了,你还要和她分手?她还是学生啊!你是不是想逼死她!

原来高明知道她们怀孕的事,居然连我们都想骗。

高明哭着说:我也没有办法啊!我还小,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还要读书,出国留学,我还没有想过要结婚,现在要那个孩子,我的前途就没有了!我只好和她提出分手了,我也不想这样的!

高明手上的刀已经在蠢蠢欲动了:那好!你就下去向哓哓忏悔吧!

停手!我呼喝他!

你为了哓哓已经肩负着两条人命了,难道你还要再负上一条人命?高明和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我们会依法逮捕他的!他会受到应得的惩罚的,可是你要想想你的父母,他们那么辛苦供你读书,都是想你考上好的大学,如果你这样杀了他,你的罪名就会更加重!你杀哓哓那是意外,只能是误杀。而且你还没有成年,根据刑法最多判你进管理所,不会让你坐牢的,到时候你出来了,还可以考个理想的大学!如果你现在杀了他,你就回不了头了。

高明听着听着,眼泪就开始流了下来,他手里的刀子慢慢地放了下来,包公立刻上前拘捕他了。

包公押他走的时候,他对我说:谢谢你!

案子终于完结了。

我在我的验尸过程的右下角那里写上了一句话:

当我们被愤怒掩盖了理智之后,不妨合上眼睛试试,也许内心会变得很平和。

许仲文——

法医探案实录

法医探案实录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麦子阅读
  • 作者:莫梦

文笔朴实冷静,谜题不落窠臼也不炫技,布局谋篇层层推进,从容不迫,内容精彩,想象力很丰富,环节给人有一种想探索的结果。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