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创意—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优质推文《法医探案实录》许仲文,崔悦完本在线试读

优质推文《法医探案实录》许仲文,崔悦完本在线试读

发表时间:2019-04-15 23:47 作者:莫梦

优质推文法医探案实录许仲文,崔悦完本在线阅读是由莫梦倾力著作,剧情写的很是精彩,适合书荒的小伙伴们阅读。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金属线被剪断的声音:咔嚓!...

我一边开着车,一边不停地打着苏警官的电话,可是一直打不通,难道他已经去拆炸弹了?我总觉得有点不妥。

坐在我旁边的Amy在研究被偷拍的照片,她看了很久好像也看不出倪端。

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一接,原来是沈千良,他自我介绍完之后对我说:炸弹狂魔的预言再次提前了,现在他在戏剧院和医院同时放置了炸弹,我和苏警官刚刚拆完炸弹,现在正要去医院拆除另外一个,你赶紧过来吧!

我挂了电话,心里觉得很奇怪:就算需要法医的协助,也应该是由苏警官通知我才对,怎么会让他来通知我呢?而且炸弹狂魔的设计那么精密,第一颗炸弹怎么会那么容易拆除呢?

偏偏在这个时候塞车了,我发现她正在偷拍我,我赶紧抢过她的手机,原谅我对偷拍很反感,给我的感觉很变态。

她不高兴了:人家只是玩玩嘛!干嘛那么认真,你看你的表情那么自然,多好看啊!

我顿时睁大了眼睛问她:你刚刚说什么?

她有点害怕了:你该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不是!你刚刚说了一些话让我想到了一些东西,是什么呢?重新再说一次!我命令她!原谅我的无礼,但是我的记忆就是很短暂,听到一些很特殊的话,必须要重复,否则我就想不起来案子的关键了。

她慢吞吞地说:我说只是玩玩嘛!干嘛那么认真,你看你的表情多么的自然,多好看啊!

我激动地说:对!就是这句话!我拿过她手里的照片,开始认真地将苏警官和沈千良的照片对比了一下,没错!问题就在这里。

我终于知道炸弹狂魔为什么要引我们去那间小屋了。

还有一些疑问,他的动机在哪里呢?

我马上打给情报科:立刻帮我查查,拥有那骷髅先生小箱子的三个中国女人,分别叫什么。

我听到那边传来打字声,很快就有回应了:查到了,分别是张秀珠、陈琳、郭蓉儿。

我接着说:那你再帮我查查十年**剧院大爆炸所有遇难者的名单,看看有没有和刚才的名字相符的。

那边传来赞叹声:你真是天才!陈琳是那场大爆炸的遇难者。

还有最后一点,炸弹的设计怎么会毫无破绽呢?我拿着设计图看了很久,始终都没有答案。

我留意到她在上网看视频,原来是刚刚在戏剧院拆炸弹的沈千良,他拆炸弹的经过被记者用手机拍了下来,还上传到网上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有10万点击率了。

她真的很崇拜沈千良,将视频重复看了又看。

我的眼睛也在看,沈千良真的很有拆炸弹的经验,毫无惧色,面对威力这么大的炸弹一下子就把它给拆了!咦?慢着!有点不妥,又是那种怪怪的感觉。我将视线转移到炸弹的设计图上面,炸弹本身的线路是由右到左,而视频里面的炸弹的线路是由左到右。我随口问她:炸弹狂魔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

她一边看一边说:右撇子!

顿时之间,我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想通了,谜底终于解开了,炸弹狂魔的真正身份我已经知道了。

交通的堵塞终于疏通了,我踩尽油门,务求最快赶到医院那边。

苏警官有危险!

现场已经被警戒线封锁了,我出示工作证,进入了现场,迎面而来的是包公。

我问他:苏警官呢?

他有点不敢相信地说:苏警官在里面拆炸弹。

那沈千良呢?

他在那边,他说这外面可能还有一个炸弹,他要留在现场。

这下我心里的推理终于有了结论,我对包公说:借你的手铐用一下,他虽然不太明白我的用意,但还是借给我了。

沈千良站在警车的旁边,眼睛一直盯着医院,他的眼神让我明白了一些事情。

我向他打招呼:你好!我是高级法医许仲文,你就是沈千良吧?

我伸出手示意和他握手,他笑着伸出了手,就在那一瞬间,我将手铐将他的手铐住了,恶狠狠地对他说:沈千良!你被捕了!

我将他推到警车的后面,他笑着说:许医生!你搞错了吧?我可是执法人员,你用手铐铐着我?

我盯着他说:你是执法人员,但你同时也是炸弹狂魔!

他突然诡异一笑!手里拿出一个引爆器,一按!医院的大楼发生了小爆炸!

他疯狂地笑着,这只是开头,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医院发生了爆炸,将所有的出口都堵住了,挖掘人员很快赶到现场进行挖掘了。

Amy赶过来了,她惊讶地说:为什么会这样?!

我转过身对包公说:医院里面还有一个威力更加大的炸弹,根据设计图上面的容量来看,最起码现场所有的人都必须要离开,让挖掘人员停止工作!

沈千良丧心病狂地说:来不及了!只剩下一个小时的时间,这间医院就会夷为平地,你们的苏警官也会葬身在此!

包公不明白:为什么沈千良会是炸弹狂魔?这不可能!

我笑着说:他不是旧的炸弹狂魔,是新的。

什么意思?包公还是不明白我说的话。

就让我来说一下沈千良的故事吧!

十年前,沈千良和苏警官是搭档,沈千良是拆弹专家,苏警官则是他的上司。炸弹狂魔利用炸弹进行恐怖袭击,并在戏剧院和医院同时放置了一颗很大的炸弹,但是两者的距离相距很远,不可能同时拆除两颗炸弹,只能选择拆医院或者戏剧院的。

其实结果很明显了,医院的人数最多,也是最集中。苏警官就命令你前往医院拆除炸弹,虽然你当时是服从了命令,但是你内心很抗拒,为什么你会抗拒呢?你的职责就是要解除危机,怎么会不想救人呢?原来你不是不想救人,你是不想救医院的人,因为你老婆和两个女儿都在戏剧院,如果你不去救她们,她们就死定了,你当时也和苏警官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是苏警官不可能为了你的家人而牺牲医院那么多的人命,于是他很自然地拒绝了你的请求,你被逼赶去医院拆除炸弹,最后你成了大英雄,而你老婆和两个女儿就惨被炸死。

案子结束以后,你迅速赶去美国深造,一来为了加强你制造炸弹的能力,二来你是为了报仇。你明明已经查到炸弹狂魔逃去美国了,但是你没有告诉苏警官。

你就在美国那边杀了炸弹狂魔,本来你杀了他,大仇已经报了,可是你觉得还不够,因为害死你老婆和女儿的人不止炸弹狂魔一个,还有苏警官还有医院里面所有的人,他们每一个都有份。

于是,你潜伏在美国十年,就是为了报仇!

首先,你查到了炸弹狂魔的在中国的住处,你在他的家里找到了一套衣服,还有那个骷髅先生小箱子,可是你居然用那个箱子来装炸弹,你是故意坐在角落里面,好让我注意到你的存在。

而且炸弹的威力很小,不仅是为了给我们一个警告,最重要的是你不想完全破坏视频监控系统,你想让我发现箱子上面的骷髅花纹,故意给我线索,让我查到已经死去的炸弹狂魔的家里,让我误以为真是炸弹狂魔回来复仇。

本来你的移花接木用得很好,可是你算错三件事。

第一件:你特意在墙上粘满自己和苏警官的照片,好让我以为炸弹狂魔一直在跟踪你们,你也是受害者之一,可是你的表情出卖你了,你看!这是苏警官的照片,他的每一个行为都是非常自然的,因为有人在偷拍他,他不知道,所以就显得非常自然;但是你的照片就显得很紧张和不自在,不可能啊!你吃东西、去书店看书、出去逛街,每一个行为都很不安和不自在。如果真的是偷拍,你不可能那么紧张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苏警官真的被人偷拍,而你是请人来偷拍你自己,因为你知道偷拍你那个人的存在,而且很清楚他的位置,所以你会紧张和不安。

第一个我原来都可以忽略不计的,但是第二个就暴露了你的动机,炸弹狂魔的那个箱子,其实你完全可以用其他东西代替的,为什么你会选择那个箱子呢?除了可以引导我找到那个小屋子,更重要的是你妻子也有一个这样的箱子。所以你不允许他也有这样的一个箱子,你决心要毁掉他,但是就这样为你的犯罪埋下了伏笔,我查到那个箱子的拥有人和戏剧院遇难的人是同一个人。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妻子应该叫陈琳。

至于最后一个,我要你亲自说出口。

我拿设计图给他看,这里有两个炸弹的设计图,你可以认得出哪一个是你的吗?

他冷笑着没有说话,我恍然大悟地说:哎呀!差点忘了,炸弹又不是你设计的,你只是模仿炸弹狂魔的设计路线重新做了一个威力一摸一样的炸弹而已。

他终于生气了:你凭什么说我是模仿他的?

我递给他一支笔:写个字给我看看就知道了。

他半信半疑地接了过去,刚要写字,就被我打断了,我夺过他手里的笔说:你果然是左撇子,你设计线路的时候,由于你擅用左手,所以线路的形成就是从左到右;而真正的炸弹狂魔是用右手的,所以他设计的线路就是从右到左。

原本他的设计你可以模仿得一摸一样,但是习惯使用左手的习惯出卖了你,当我看的线路的分布的时候,我就已经可以百分百肯定,你就是最新的炸弹狂魔!

我将笔猛地扔向他。

他笑了,不停地笑。

他看着我说:无论你的推理有多么的精彩!你都救不了里面的人,我在里面放置了一个难度超级大,威力比十年前强十倍的炸弹,只要一爆炸,整个医院都会夷为平地!

我等了那么多年,就是为了等这一幕!哈哈哈!

我的手机响了,是苏警官,听他的语气好像受了重伤。

我这边的出口被堵住了,几百人都被困在这里,一直没有信号,现在终于可以打给你了,挖掘人员还有多久才可以救我们出去?

我知道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但我还是要告诉他。

听着,沈千良就是我们要找的炸弹狂魔,你那里应该还有一个威力更加猛烈的炸弹,这次需要你亲手去拆除它。

他忍着疼痛对我说:你在开玩笑吗?这么精密的炸弹,我根本就不会拆。

我安慰他:你不会拆,可是我会啊,设计图就在我手上,你按照我说的去做,一个步骤一个步骤来,就可以了。

不!我不行!

苏警官!你听着!你是警察!你看看周围有那么多市民等着你去救他们,如果连你都救不了他们,还有谁可以救。给自己一点信心,勇敢一点,这是一个生关死劫,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就要看你自己了。

他好像不害怕了:那个炸弹在哪里?

你那边有探照灯吗?周围找找,他早已经设计好了,一定在你们周围旁边。

他在那边说:还好我随身带了一个小电筒,咦?角落那边好像有一个铁盒子。

就是它了,听着,轻轻地将盒盖子打开,记住一定要轻,设计图在我这里,它应该有水平装置,不能随便乱动。

他那边没有声音了,突然他大叫一声!

发生什么事了?我问他。

没事!只是体积有点大。

我建议他:不用紧张!现在用螺丝刀轻轻地将盒子的螺丝扭开,记住一定要轻,不要碰到水平装置。

我没有螺丝刀,只有一把小刀。

也可以,慢慢扭开它。我不能催他,一急就会坏事。

大概过了五分钟,他终于打开盖子了。

打开盖子看到什么了。我问他。

他说话的语速有点慢了:有很多线条,互相交错地缠在一起,有很多的颜色。还有一个计时器,上面显示还有30分钟。

我告诉他:30分钟足够了。我在设计图上面划着电线板,那些线很简单的,先不用管它,我们先从电线板开始。

首先,你将电线板下面的线分开,但是一定要轻一点,分开之后用发夹之类的物品夹住它,隔绝导缘体,左边的线先不用管,先将右边的线路剪断,再将电线板轻轻地移出来,看到电线板上面的光孔没有,用手堵住它,再将左边的线剪断,电线板就移到一边去。看到三个输送管没有?中间有个圆圆的东西。

他颤抖地说:看到了。

你的声音在发抖,你要冷静点!我提醒他。

刚刚拆了电线板,可能有点紧张。现在要怎么做。

那个就是水平装置,中间是最关键的,你首先要保持平衡,身体扶着一边,用手扶着另外一边,将中间的导线剪断。不过要一次性剪断,不然金属线粘着线条,会产生爆炸的。

他又开始紧张了:我感到我的手心出汗了。

过了一会,他剪好了。

好,以此类推,用同样的方法剪断上下的排线。

好了没有?

他终于平静一点了:剪好了。

好,现在解除水平装置了,将管道拿开,是不是看到很多线条。

对!他焦急地说:有红色,白色,蓝色…

只要将红色的全剪了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用管。

也许是有了明确的目标,他很快就剪好了。

还要做什么?他问我。

然后?你是不是看到蓝线和红线在中间的位置?我问他。

对!要怎么做?他问我。

我幽幽地说:蓝线和红线只能剪一条。

如果剪错了呢?

整间医院都会夷为平地。

他颤抖地说:还剩下五分钟了。

你给我一点时间,不要挂。

沈千良哈哈大笑:我还以为你有多了不起,一步一步地拆解了我的炸弹,果然到了最后红线和蓝线才是决定人性的选择。

我看着他问:红线还是蓝线?

他依旧疯狂地笑着,不曾正眼看过我。

原本想读取他的微表情,看来他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电话那头传来苏警官的声音:我想和表妹说两句。

我将电话给了她,她哭哭啼啼地说:表哥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听到他在对她说:表哥答应过你爸爸妈妈要好好照顾你,现在恐怕是做不到了,如果我有什么事,你就找个人嫁了吧!当警察很危险的,我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她哭得更加厉害了。

沈千良一边狂笑一边说:你剪啊!红线蓝线随便剪一条!你倒是剪啊!时间不多了!

奇怪,按照他的性格应该安安静静地看着炸弹爆炸才对,为何会不停地催苏警官剪红线或者蓝线呢?

难道是这样?不管了,赌一次!

我将电话抢过来:你从蓝线或者红线的底下摸一下,看看摸到什么。

我好像在红线的底下摸到一条金属线。他的声音已经奔溃了。

将金属线剪掉。

你确定吗?他问我。

不知道,但如果是我,我会剪金属线。

概率有多高?

百分之六十吧!快点!只剩下30秒了。

如果我有什么事,记得帮我照顾好表妹。以后每年的初一十五记得来拜祭我。

只剩下15秒了!

我很高兴能够认识你这个朋友,只可惜我要先走一步了。

剩下十秒了!

他深呼吸:死就死!

剩下最后三秒!

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金属线被剪断的声音:咔嚓!

世界在那一刻静止了。

我赢了!

苏警官的伤势不算严重,就是左边的脚被压伤了,需要好好护理。虽然他挂彩了,但是依然还是精神抖擞。

他问我:你怎么知道剪金属线的?

他不停地催你剪,就是不想让你发现那条金属线,只要你剪了任何一条,那个炸弹都会爆炸的。

他不禁地感叹:还是你厉害!不仅会验尸,还会拆炸弹!

其实我对炸弹是一点都不懂,只是对于它的构造有一点点了解而已,我还是差点就输在红线蓝线这个重要关口那里了。

说起来真是惭愧!他叹了一口气:当年如果不是我逼着他去救医院的人,害死了他老婆和两个女儿,他的心灵也不会扭曲。

我安慰他:你不用自责,任何事情都不可以作为犯罪的借口。路是他自己选的,怨不得别人。

Amy闯了进来,扑通一下扑倒他的怀里,她在对他撒娇。

我默默地离开了房间。

凌晨两点半,我还在等崔悦,她始终没有上线。

我在电脑上写着:

毁灭者从不曾想过,他们毁灭的往往都是自己。——许仲文

法医探案实录

法医探案实录

  • 评分:5.0
  • 点击:0
  • 来源:麦子阅读
  • 作者:莫梦

文笔朴实冷静,谜题不落窠臼也不炫技,布局谋篇层层推进,从容不迫,内容精彩,想象力很丰富,环节给人有一种想探索的结果。

Copyright © 2010-2018 北苑创意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